第1542章 不留余地 - 天域苍穹

第1542章 不留余地

黑煞之君与白龙眼见变故骤临,齐齐停止了手里的活计儿,挺直身子,遥遥望着一看便知是寻衅前来的十四个人,白龙的手,更是已经悄无声息地按在了随身佩兵之上。< ?? {<? 〔 还有步相逢,他眯着眼睛,一副松松垮垮,吊儿郎当的款,但注意力也悄然聚焦到了这十四个人。 “原来是你们,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秋落缓缓的站直了身体,他的身体纵然得到治愈但这些年下来,或者是因为习惯,日常里总表现得有些佝偻,始终是许多困顿岁月过来,早已磨灭了他身上原有的锐气,给人一种人到暮年的感觉。 然而在这一刻,佝偻的身躯非但缓缓直立,反而越来越见挺拔,竟然宛如从佝偻的形象,一步步的崛起一般,化作了有如标枪一般的挺直! 整个过程,让在旁观视的叶笑等人生出一种感觉:似乎看到了秋落从没落到恢复,从绝望到希望的……全部过程! 尤其是这个过程中那份无尽的辛酸苦辣! 任谁观之在心,都会忍不住心弦为之颤动。 一股由衷的酸楚滋味,蓦然滋生。 为的灰衣人目光如同鹰隼一般盯着秋落,目光之中,充满了嘲讽,不屑的意味,背负双手,施施然走来,不断上下打量:“啧啧啧……秋落,竟然真的是你……之前常听人说,乌龟翻身很难,不过,在你身上,我又看到了一个奇迹,就是……一条垂死咸鱼,竟然也能翻身。” “秋落,看起来你如今竟然还混得不错了。”这人绕着秋落转了一圈,啧啧称奇:“就是不知道是哪位高人,居然肯下大力气治好了你身上的噬天蛊虫?又是什么人……居然敢收留你这等拿屁股当脸的烂货?” 他说着说着,戏谑的声音,逐渐变得冰寒森然,目光更是分外寒冷的抬起:“此地主事人,是谁?” 他的目光,以睥睨之姿扫过黑煞之君与白龙,抬着下巴说道:“是你们?黑煞之君?白龙?” 黑煞之君眯着眼睛冷冷道:“是我们,又如何?不是我们,又如何?苍梧剑门?桂长老?呵呵呵……看你这等威风,不知道的只怕多半以为是五大天帝的侍卫长现身尘寰了……” 那桂长老嘴角兀自挂着一分充满蔑视的冷笑,锐利的目光在黑煞之君一扫滑过,冷然道:“黑煞之君,枉你在江湖上厮混了这么多年……竟然连祸从口出的道理都不知道。今天,老夫就替你师娘教训教训你,让你多明白一点事理!” 黑煞之君正待反唇相讥之际,就听到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出声道:“怎么回事?工程正在紧急进行之中,怎么都不干活了?是不是等下连饭都不想吃了!” 众人循声看去,却见说出如此缺心眼言词之人,赫然是一白衣青年,此子面容英俊精致到了极点,正自皱着眉走来,一脸的不开心不高兴不痛快。 明明表情极为负面,但其步履飘飘,却如同云端漫步一般,充满了一股出尘脱俗的风致。 让人一见便不觉心旷神怡,暗赞一声,好一个小白脸,故老相传的古之美男子潘安宋玉大抵也就不过如此而已。 黑煞之君急忙躬身示意:“公子容禀,是苍梧剑门的人前来捣……” “捣什么捣?”叶笑皱着眉头打断了他,不满的呵斥:“管他是什么人,难道来了人你就不需要干活了?你饭可不可以不用吃?别找那些有的没的理由!快去干活儿是正经,时间那么紧,居然不知道好好工作,天天就知道陪着一些不三不四的人聊天打屁……也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再敢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下流货色勾连,别指望有饭吃!本公子这里,不养闲人!” 不三不四的下流货! 苍梧剑门一边的人一下子愣了。 这位谁呀? 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动辄拿吃饭做要挟也许是其个人风格,这不足论,但无规则的地图炮,炮到我们头上可就关我们的事情了! 正待作之际,却又见—— “还有你!”叶笑转头,严厉的看着白龙:“白龙你说你都干了些什么事?什么阿猫阿狗的玩意来了,你也要陪着聊天?有这功夫不知道多干点活吗?就算有人要你陪着聊天,你不会去窑子里拽几个粉头,怎地也能将这帮傻逼陪好吧?就算有口味独特的,不喜粉头,不还有龟公么?总能满意!本公子花那么高的价钱请你们来是来陪人聊天的吗?怎地脑筋一点都不会转动,理会这么一群傻逼干什么!” 阿猫阿狗?傻逼?一群傻逼? 苍梧剑门的人真不太傻逼,还真听明白了某人的话中真意,瞬间就气懵逼了! 叶笑皱着眉,冷着脸,厉声训斥,丝毫不留情面。 似乎是训斥黑煞之君等人消极怠工了…… 但,黑煞之君和白龙却是听得分外熨帖,只感觉从头顶一直爽到了屁股根。 公子表面上在说自己等人,但,实际上谁听不出来?根本就是在骂苍梧剑门的人! 而且还是那种根本不将对方放在眼中肆意****鄙夷地痛骂! “干活去干活去,全都给本公子干活去!”叶笑不耐烦的挥挥手:“再看到你们消极怠工,你们今天的午饭就不用指望了,我连你们聊天这半个时辰工钱也扣掉!!” “是,公子。” 黑煞之君与白龙勉力忍住笑,转身指挥工人干活去了。 眼见黑白两人走远,叶笑又将怒火引燃至第三人—— “秋落,你还站在哪里干啥?”叶笑瞪着眼睛看着秋落:“怎么?老朋友来了,老朋友来了你就可以不干活了?真不是本公子鄙视你的眼光,你看看你交得都是一些个什么朋友?全都是一水的歪瓜裂枣,就没有一个顺眼,一个能拿得出手的,你这眼力啊,得练哪!”跟着公子我,眼界要开阔。 叶笑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目光看着秋落:“秋落,千万别不服气?也别说我诋毁了你的朋友!交朋友这回事,要就是要看准人嘛!你看看你这几个朋友,这都是些啥?一个个满脸晦气,凶残霸道,一看就是那种不讲道理,小地方出来的,没见过多少世面的土鳖……秋落啊,你现在做的可是修房子做工程的大事……咋还能跟着这么一群穷逼土鳖厮混,实在太掉价了!” 叶笑吐了口唾沫,鄙夷万状道:“你现在可是我的人……你交这样的朋友,这不是纯粹在给我丢脸吗?你不嫌丢人,我还觉得臊得慌呢;赶紧给他们点钱打他们滚蛋,打秋风不是事,但碍到本公子的眼,那就是大事了,赶紧的,痛快的,整利索了,整不利索不用指望吃午饭了!” 秋落此际心里爽得简直就是不要不要的,却自默契配合,黯然低头认错道:“公子,我错了,但,这些人不是我的朋友,真不是……” 叶笑原本吊着的眼睛,瞬时有了好模样:“我说呢,我看中的人怎么能那么没眼色,怎地也不该有这等不入流的朋友……管家!” 步相逢正在旁边看热闹,心底偷偷印证自己跟叶笑在嘴炮方面,到底是谁更胜一筹至极,却见叶笑背在身后的手向着自己勾了勾。 急忙走过来,凑趣说道:“公子,您有何吩咐?” 叶笑转身,以厌恶万状之姿,将手在身后摆了摆:“还什么吩咐,你都看不到么?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伙子盲流,竟然混到家里边,都影响到工程进度,你这个管家是怎么当的?还不赶紧给我赶了出去!再让他们多站在我这里一会,我这片地只怕都要臭了!你知道,我是个喜欢干净的,见不得肮脏龌龊的玩意,平白污了我的眼,今天真是倒霉……” 再让他们站在这里这片地都要臭了! 见不得肮脏龌龊的玩意! 盲流! 这几句话骂得无疑恶毒。 步相逢险些没端住,差点就要捧着肚子笑起来了。 对面,那位桂长老自从叶笑这位公子爷出来,一时间被叶笑风采所摄,一步走出,君主降临,三步迈出,如行云端,那份雍容中带着矜持的上位者风度,可不是装就能装出来的风姿…… 但,让桂长老万万没有想到,这位看起来逸脱俗一尘不染的公子爷,一开口就把那份风姿破坏殆尽,而且,那嘴巴竟然还是这么的毒! 简直已经到了舌厉如刀,利可杀人的地步! 自从他出来之后,基本每一句话都是一记响亮的巴掌,啪啪地打在众人脸上。 个中充满了不屑,无视,鄙夷的氛围……却以平淡的口吻道出,那直接就是让人气晕过去的架势…… 那桂长老在叶笑出口说出第一段话之后,就已经气得晕头涨脑了,也是这位气性有点大,一时间竟然回不过气来,始终心虚不平,太阳穴突突的跳。 “慢!”桂长老大吼一声,一张面皮通红如血,当真气得要吐血了:“你这个……” 刚要说点什么难听话,予以反击的当口,却被身边一个中年人生生拽了下衣袖。 那人的意思很明了:人家明知道咱们是苍梧剑门的人,还敢这么做,还能做得这般极端……岂能没有依仗? 对方到底是谁……总要问个清楚明白为宜……别一下子不小心,真得罪了什么大人物。 单看这位的派头……那来头就小不了啊…… 桂长老这边才要出口的难听话,被这一曳提醒,瞬时明悟涌动,一下子噎住了,勉力忍住气,沉声道:“敢问这位公子是?” 叶笑这时已经走出去三丈有余,听到桂长老的问话,全然没当回事,不但不曾停步,反而极为不耐烦的在背后摆摆手:“管家你干什么,还不赶紧将之赶出去赶出去!再不赶出去,你今天中午别想有饭吃!我扣你工资!” 桂长老闻言之下,气得一颗心脏差点儿就要喷出口腔,其他的苍梧剑门的人也都是满脸屈辱,目中如欲喷火一般死盯着叶笑渐行渐远的背影。 却见那位管家一步三晃地走了过来,这位更加直白,连淡然都不淡然一下,径自阴阳怪气的道:“你们一个个杵在这里想干嘛,滚吧……还在这里站着干嘛?这里没有饭给你们吃!难道,还没被骂够?” 这里没有饭给你们吃! 这里没有饭给你们吃!? 这句话并无一个脏字,却说得端的霸道! 直接把苍梧剑门上下人等贬低成要饭的的,这等只言片语间的微言大义,也只有口贱系的大宗师步相逢能为,叶笑刚才啪啪啪啪说了好半天,也没有步相逢这一句微言大义来得犀利霸道! 这才是真正的嘴炮宗师实力! 苍梧剑门的人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等人竟然会遇到这样的一个局面。 不久之前,纷乱城方面的眼线通报消息,秋落不见了。 掌门人吩咐关注折磨的人,居然不见了……这无疑是大事,若是秋落死在某个犄角旮旯那还好说,若是真的别有去处,那便是生出了隐患,不得不慎,再加上这段时间里以来,纷乱城里又是拍卖又是解禁的,重磅消息一个接着一个由来。 苍梧剑门作为无疆海排名前两百以内的中级势力,自然也想要来分一杯羹。所以苍梧剑门这一次也是大举来临,精锐尽出。 而这位桂长老,正是这一次苍梧剑门出动的三个小队,其中一个小队的领头人。 而当初参与围攻秋落,擒获秋落,也有这位桂长老参与其中,更是其中的领导者。 彼时的苍梧剑门少门主修为尚浅,若没有这位桂长老从中主持,却也未必就能一举擒获秋落,致令其生死两难,生不如死! 在秋落的复仇名单中,那苍梧剑门少门主固然排名居,第二的就排到这桂长老,说对其恨之入骨,绝不为过! 正因为于此,苍梧剑门方面一得到秋落失踪的消息之后,苍梧剑门少门主……现在的门主固然满心不悦,而这位桂长老更是心焦,不禁生出了只要找到秋落,一定要将之击杀,不留任何隐患的想法! 但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这边刚到了纷乱城没几天,就这么有意无意之间现了秋落的踪迹。 别人或许不认识下面那个意气风的中年人就是原本早已落魄老迈颓废的秋落,但桂长老却是一眼就认了出来,因为此际的秋落,竟与当年最意气风之时,差相仿佛,纵使修为较之当年最盛之时,尚有些许差距,但却已经令桂长老触目惊心! 这些年以来,桂长老对于秋落的状况,可说比苍梧剑门门主还要清楚,功体尽废,分明已至濒死边缘的秋落,怎么会在短短时间之内,将回最盛之时,这样的变化,岂是令人触目惊心! 至少在桂长老的认知之中,世间并无异法、神通、妙药玄奇至此! 有鉴于此,自然立即下来询问,若是能够当场击杀秋落,永绝后患自然最后,就算另有变故,也要窥破对方端倪底细,做到心里有数,却万万没有想到,事情果然向着最不好的方向展;这一下……竟当真是踢到了铁板之上? 那位不知道是什么身份来历的公子一出来之后,不论其口中言语如何的不堪入耳,但单只是那份气度,那份气焰滔天,那份骄横跋扈…… 却当真是已经去到了气吞河岳的地步! 他越是表现得骄横跋扈,桂长老反而越的不敢造次。 这样嚣张跋扈的人,会是一点背景也没有? 谁信? 苍梧剑门门派实力当然不弱,当年可以肆意的****秋落一般的神元境中阶修者便可见一斑,但这个实力不弱也得分跟谁比,若是比起无疆海那些级势力来说,仍旧是不值一提,分分钟被灭,不由分说。 即便抛开级势力,级宗门不提……这个天下,还有阶如五大天帝那个级数的存在。 也不用说五大天帝的直属实力,就算五大天帝治下的高官,将军,王侯;如苍梧剑门这样的二流门派,但凡是惹到了随便一位高官王侯家的公子,苍梧剑门就得覆灭在即! 也许旦夕之间,就能被人连根拔起。 便如当日他们可以随意杀死秋落爱人,更持续****蹂躏秋落一般! “这位管家……”桂长老吸了一口气,强行忍住心头之气,尽量维持着相对平和的口吻说道:“咱们乃是苍梧剑门门下,此次……” “什么苍?什么贱?”步相逢不耐烦打断桂长老说话,宛如赶苍蝇一般的挥手道:“赶紧度给我滚蛋是正经,要是真误了本大爷吃饭,信不信本大爷灭了你丫的口,饿死你丫的!你瞅瞅你们一个个歪瓜裂枣的,看了就倒胃口!” 嘴炮最新措辞,“灭口”新说,新鲜**出炉! 桂长老气得浑身哆嗦,大声质问道:“江湖自有江湖规条,我们门派与秋落乃属私人恩怨,无论你们出自何方势力,有什么特殊身份,也不能这么的蛮不讲理,这般横加干预,信口胡言,却是何道理?” 他这么一说话,后面的十来个人纷纷鼓噪,却是助其声威。 “住口!全都给本大爷住口!你们还真不怕本大爷灭你们的口吗?”步相逢背负双手吊起眼睛:“我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是非,现在是在我君主阁门口,本大爷就是要这么做!就这么蛮不讲理!就是要横加干预!你们能怎滴?” ………………8 </br>

上一篇   第1541章 苍梧剑门

下一篇   第154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