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0章 真灵之水 - 天域苍穹

第1540章 真灵之水

“人情债最是难还,还是忘了吧,别死就好!”步相逢哈哈一笑:“我走了,你多保重。≥ ” “你也多保重。” 平山月说道。 他这句话的声音还没有落下,步相逢那边已经没有了影子。 平山月静静地坐下,目光闪了闪,轻声道:“城中,生死堂。嗯,纷乱城中心,生死堂。” 随即又闭上眼睛,再度恢复成了之前近乎全无呼吸,木雕泥塑一般的状态。 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纵使看来高高在上,如在云端,随心所欲,无所不能。 但,自家最知自家事。 正因为本身修为高,层次高,所以他们每一天所处的环境氛围,又或者应该说是需要去做的任务,也远要比一般人危险得多! 在无疆海这等地方,越是修为高的人,每一天遇到的危险,往往就越大。 若然有一个可以救命的固定所在,每一个江湖散修都会牢牢地记住! 一如步相逢所言,人活着才有资格说其他,一旦无常万事休,何来其他可言! 不管是治疗之后的条件多么苛刻,但,那毕竟是自己的命! 谁不珍惜? …… 纷乱城公认的第一客栈,正是兄弟会所属的兄弟喝一杯! 兄弟喝一杯,乃是这间客栈的名字。 这里可以吃饭,可以住宿,地方极为广阔,可说是纷乱城江湖散修的头号集散地。 步相逢的第二个目标,就在这里。 而且已经有了目标,这次的目标有三个人。 这三个人,号称连山三毒;这三人是结拜兄弟,同时也是源出同门的师兄弟。 步相逢在进入大毒的房间的时候,刻意在窗子上敲了一下,以作示意。 及至他进去的时候,三人已经齐齐聚在房中,警惕地注视着他。 三人的目光,就好像是三把出鞘的利剑,对着步相逢。 “老步,竟然是你!”大毒瞳孔一缩,浑身戒备之意更甚:“你乍然来此打算做什么?” 另外二毒,也纷纷将手伸入怀中,眼睛里面满满的狐疑,戒备。 步相逢的威名,他们自然是知道,彼此虽然不算是朋友,但还是相识的。 除此之外大家虽然再无更多交集,但现在正值兵凶战危之刻,谁知道步相逢会接什么任务?说不定就是杀自己兄弟三人的任务呢? “别紧张,我其实是来送命的,也许是一条命,又或者是每人一条命呢,端的大手笔。”步相逢哈哈一笑。 …… 半晌之后,步相逢举步离开。 “大哥,你说……步相逢这家伙说的是不是真的?”二毒沉吟着。 “步相逢的修为远在我等三人之上,他犯不着用这种事糊弄我们,于我们无损,于他更是无益。”大毒说道。 “我也觉得老步此次虽然来得怪异,但……也算是一番好意,多一个避死延生的途径纵使好事,就算代价高昂又如何。”三毒说道。 “嗯……那就记住这个地方吧。”大毒吸了一口气,道:“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有个救命的地方,总是好事。” “嗯,城中,生死堂!我记住了!” “老二,这小子……你等下把这个消息通知一下师傅师娘。”大毒说道。 “啊?通知师父和师娘……谁能伤得了他们?”二毒瞠目结舌。 “笨蛋!师傅师娘纵然用不到,但那么多师弟师妹就一定用不到么,难道你还要一个个去通知一遍?自然是通知师傅师娘,请他们老人家斟酌此事!”大毒眼睛一瞪。 “是,是,我这就去通知。”二毒垮着脸。 “救命的机会……不管条件多苛刻也好,命,比什么都重要。” 大毒看着二毒离开的身影,喃喃的说道。 “相信老步在这点上总不会骗人。” …… 步相逢前前后后通知到了三伙人,本来已经算是额完成了任务,却又感觉还不够的,就又再找了两个人,‘好心’地通知了一番,然后看纷乱城里面,自己熟识的,而且知道已经来到的人,既然已经都通知到了。 于是返回。 “真不知道这样能有啥用?”步相逢一肚子纳闷:“想要做大生意,自然该广撒网,扩大宣传面……一共就只通知这么几个人……够干点什么的呢?!若是这几个人根本没有受伤……那一切岂不等同白费!” “真不知道这小子心里咋想的。” 被人腹诽的叶笑此际正在家里背着手监工。 眼看着高高的围墙从无到有,拔地而起,而自己正是眼前建筑的拥有者,自然生出一股莫名的成就感。 其实类似的感觉基本是个人就有,只要想象一下,买下房子,监督工人装修房子时候的心情,自然就不难想象此刻叶笑的心情,大致雷同。 只是眼前的这道围墙虽然高得出奇,但也就只能防范普通人;对于但凡有些修为的人,根本就全无意义;只要一个腾身鱼跃也就过去了,更有甚至,便是稍有修为之人,举手投足也可将围墙轰倒,所以这道围墙连“防君子不防小人”都算不上。 但若是不设置这道围墙,却不免生出一种这里不是自己领地的感觉,全无安全感可言。 眼看着围墙渐趋竣工,叶笑心下不由得想起了那位传说中的叶红尘:或许当初那叶大先生建立纷乱城的初衷,以及看着整座纷乱城在自己指挥下拔地而起的时候……与自己现在的心态大抵差不多的吧? “还是将生死堂,单独立于宅院之外吧。” 叶笑遥望着距离老宅旁边不远处的那片树林子,凝目看了许久。 终于确定,还是将之单独独立出去为好,要不然自己君主阁人手越来越多的时候,许多来求救的修者还需要从大院子里面过一遍…… 实在是很不雅观啊。 主意打定,叶笑单身一人缓缓进入了那片树林之中。 及至叶笑再度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被眼前所见的物事震惊了。 因为……不管是黑煞白龙还是那些正在建筑的工人,都赫然现…… 这片树林貌似,也许或者大概是变样了?! 原本这片树林,真心不在地,所有的树木之中最粗的,也就不过是两人合抱粗细,这也难怪,安置在城中的观赏型树林,根本就不会允许树木疯长,两人合抱粗细的数目已经可算是大树。 但是…… 叶笑走进去呆了一会之后,再看过去,虽然貌似还是那些树,但怎么就好像……长高了些?树叶貌似更浓密了一些? 而又过了一会之后,白龙无意看去,触目所及,竟然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这些天里一直在构建君主阁的设施,是以地面也有专人打扫,地面上的落叶自然每天打扫的重点,留出来林间小路……但现在,刚才还很干净的地面上,居然多了一层厚厚的树叶…… 而且还不是单纯地盖住地面那么简单,堆积的树叶直接有几尺那么厚了…… 这肯定不正常,一定有变故生,但具体是咋回事呢? 凝目看去,那片树林里的树木仍自在不断的洒落树叶,偶尔一阵风吹过,随风飘落的树叶简直就好像是在下密密麻麻的树叶雨一般,按照这样的叶片落地度,这些大树,早就该已经秃了,但,现实却没有! 树枝上,兀自青枝绿叶,郁郁葱葱。 除了显得更加亮丽,更加生机勃勃之外,完全没有任何的不良状况。 白龙见猎心喜,一个纵身径自去到了一棵大树的树叉之上。 瞪大了眼睛观视着大树变化。 于是他亲眼看到了,在这棵大树的枝杈上,一枚小小嫩芽以肉眼可见的度快鼓涨出来,进而长出细枝…… 再过片刻,那细枝上不断的有树叶冒出来,从幼小到长大,然后脱落,飘落,然后再长出来,如是往复循环,而在这个过程中,那刚长出来的细细枝条,则以一种近乎诡异的度慢慢变粗,慢慢变长…… 白龙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的展变化,直到他意外察觉到屁股下面貌似有什么物事在不断鼓动,不断前进,赶紧转移,定睛细看,却见竟是另一根纸条从下面钻出来,若是自己刚才不闪开,只怕就要被爆…那啥了…… 但他随即便又现,刚才就在他面前亲眼目睹才刚刚长出来的细细枝条,此际已经长到了足有胳膊粗细的程度。 还有,地面上的落叶貌似更加厚了,很厚很厚了…… 再然后,他身躯周围,已经尽都是密密麻麻的树枝树叶,仿佛将自己整个密封在里面一般…… 白龙不敢怠慢,现在周遭可都是树枝,万一一个巧合,自己真被那啥了,那可是片刻就能爆粗的树枝,绝逼的丑闻,无可洗刷的耻辱…… 白龙急疾拨开树枝,闯出树叶包围,再回头看面前大树,粗略目测,却已经是四五个人合抱都抱不过来的粗细了…… 而且,可不止是一棵数这般,整片树林的数目尽都如此,一片参天树林,就这么巍然成型。 白龙只感觉脑海中一阵迷糊,连身子都忍不住晃了晃。 怎地就这么一眨眼的时间,却仿佛见证了沧海桑田一般的感觉。 还要是这般的真实,这把的身临其境,瞬时树芽树条树枝树干树身…… 白龙抓住黑煞:“我刚才在树上呆了多久?几年?还是几十年!” 黑煞之君用看傻逼一样的眼神看着他:“你这是被啥给上了?瞎说啥胡话呢,你一共就在那上面眯了半个时辰,怎么就几年几十年了,你以为你白龙梦蝶,还是蝶梦白龙。” “半个时辰,只得半个时辰……”白龙彻底呆滞。 他几乎以为自己在上面已经呆了数十年岁月,错非如此,树芽何能成长为胳臂粗的树干! 白龙懵比至极,黑煞之君摸着下巴,看着眼前这片树林,点头笑道:“你还真别说,公子选的这个地方,当真是不错;景色格外别致……现在这年头,可很难得在城里面见到这个样子的树林子了。” 白龙一念回神,嘴角下意识地抽了抽。 对自己这位同伴的神经大条程度不仅都有些叹为观止了。 这么显而易见,近乎天翻地复的巨大变化,敢情这位居然啥也没看出来…… 及至转身去找叶笑,想要询问一个究竟的时候,却现公子此际已经没了影子…… …… 叶笑知道自己玩大了。赶紧溜走是正经。 被质疑被询问什么的,当然是拖延一时是一时! 这一次叶笑真的是玩大了! 他在水灵空间积存的真灵之水,目前已经积存成为一个小湖泊大小。 自从来到红尘天外天以来,因为荒芜之地没有水源,他就一直喝那里面的水,久而久之,感觉身体似乎有某种微妙的变化,却又说不出来具体究竟;只是感官神识,俱都进步了许多。 偶尔一次,他用真灵之水试着浇灌空间里面的天材地宝,却意外的现,一共只得几滴水下去,被滴水的灵药瞬时容光焕,似乎还是长大了些许的样子? 然后叶笑就一直乐此不疲地进行着类似的游戏,只要看到那一株灵草不大顺眼,一副长不大的样子,就随手撒上一把灵水,反正真灵之水有的是,每天仍在增长,不用白不用,用了不白用。 于是乎整个木灵空间,现在被他已经搞得差不多跟灵药森林一般。 而自打来到纷乱城之后,尤其是研究过红尘天外天的灵药榜榜单之后,一些在红尘天外天不怎么值钱的灵药,都已经被他单独挪到了一片苗圃里面。 叶笑摆弄眼前这片树林子的初衷真的很单纯,就只是看到这片树林子真心不算是如何隐蔽。就想着,是不是能将之变得茂密一些,隐蔽一些…… 于是走进树林子,寻了个隐蔽之处,将每棵树的树根部分都用泥土围起来一圈,然后将灵水与周遭泉脉的普通泉水混合,稀释了许多倍之后……每棵树的树根上都倒了大约半桶下去。 天地良心,叶笑真的是又将真灵之水稀释了许多倍,浇灌之后,心中还在想着,若是没什么效果,明天再来浇一桶,或者可以少稀释一点。 以叶笑现在的修为,大力气固然没有,但只是做这个园丁的活儿,还是轻而易举,不过眨眨眼功夫就绕了一圈,数千棵大树,无有遗漏,全都绕了一圈,照顾了一遍。 然而等他再度直起腰来,环视周遭的时候,却即时傻了眼。 原本就在他屁股后面,有一棵长残了的小树,大抵就是那种正在成长的时候,因为某种被折断了树梢,这么多年也就只得大腿粗细。 但他这会转身一看之际,却现这棵小树现在的腰围已经比自己的腰还粗了。 这还不算完,原本上面断掉的部分,呈现出一种飞快抽枝,以肉眼可见的度,一个劲地往上冲趋势,那种度,甚至都出来了一种“刷刷”声音,清晰可闻。 叶笑立即知道:坏了! 这把被自己玩砸了,玩大了…… 这种事情,根本就无法解释的。 眼看着周围的所有大树,集体呈现出一种舒枝展叶,刷刷的往上蹿的趋势,树干也越来越粗,原本看起来颇为稀疏的树林,此际竟显得有些拥挤起来,而且这种趋势越来越严重…… 叶笑显然忽略了一件事情,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空间里面的灵草,纵使那些源自青云天域的品种,仍旧是天地间的灵根,而有些天材地宝,纵使千年岁月也未必能生长一寸。 而且绝大多数都是这个样子的。 在这样的前提下,纵使是用真灵之水来浇那些灵草,效果自然不会很显著,充其量也就不过显得长得稍微快一点;又或者应该说,药力增加了,外表基本看不出来。 不过反过来说,真灵之水能够那些成长状况极不明显的天材地宝呈现出相对显著的生长效果,那真灵之水的威能也就不难想象了,至少对于植物而言,拥有极之可观的效果。 而这种效果,对于外面的这些普通花草树木,尤其是那些成长表征相对明显的植物,功效之大,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叶笑居处附近的那片树林子里的大树都是天外天最常见的铁身枫,质地虽然颇为坚硬,却没有更多用处,也就只是秋天来临的时候,一片红色看起来很好看,具有些观赏性而已。 这种树木,大抵几十年成材,几百年就能长成参天大树。 叶笑的半一桶水浇落下去,纵使真灵之水有被稀释过,纵使是许多大树同步分润,但每一棵树,都在这一瞬间里面,持续生长了最少一千年! 那是一个什么景象? 没有任何外力干扰的千年生长! 这些铁身枫自然而然地长疯了! 叶笑原本站在四棵树中间,周遭足有数丈宽的空地,然而就在不长时间之后,被疯狂增长加粗的树身挤压得仅余不到一丈空间的,甚至仅余的一点空间还在持续压缩…… 及至抬头看天,却现根本就看不到天空了。 叶笑哭笑不得的咧咧嘴,赶紧闪人! 再不闪人,肯定要被白龙他们抓住询问,自己恐怕解释到口干舌燥也解释不清了…… 就算解释得清也不能解释,若是被白龙等人知道了,自己竟用这等“神水”浇灌铁身枫,众人会不会在义愤之余,将自己给打死呢?这么的暴殄天物,打死也活该! “天哪……”叶笑抹了一把冷汗,心有余悸:“以后可不敢再乱用空间里的东西应用于此世事物了……这这这……实在太危险了。” …… ………… <疼55555>8 </br>

上一篇   第1539章 生死堂

下一篇   第1541章 苍梧剑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