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0.第1520章 二货醒来 - 天域苍穹

1520.第1520章 二货醒来

这么多钱啊啊啊啊…… 黑煞之君不禁回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奔波了一辈子,在刀口上跳舞,生死间徘徊,无数的千辛万苦,这一生积攒下来的身家,全部加起来竟然都不到七百紫灵币。 除去日常花销的,积蓄最多的时候也就只得**十个紫灵币傍身而已。 恩,为了好算账,就算是八十九个好了。 可是看看公子爷是怎么做的。 施施然,悠悠然,很是随手肆意地从戒指之中,拿出来了五块金属,而且……据说就是平常玩的那种,居然就随随便便轻轻松松地赚到了八十九万! 一辈子,八十九个。 另一边,一天之内,一场拍卖,翻翻手,那就是八十九万! 差距是多少? 一万倍! 黑煞之君泪流满面。 再想想之前公子的诸多做派,自己哪哪都觉得奢侈浪费糟蹋钱,现在想来,只觉自己根本就是目光短浅,鼠目寸光,獐头鼠目,根本就不懂得享受人生,肆意人生,快意人生,钱就是王八蛋,只要你能赚,还不是想怎么花就怎么花,怎么舒服顺心快意怎么来?! 一瞬明悟的黑煞之君只感觉自己的前辈子,扣扣嗖嗖,畏畏缩缩,连活到狗身上去了这等骂人的话,自己都不配承受了…… “今日之后,我三观尽毁、节操无存,仅能沐浴在公子的辉煌光芒照耀之下了!” 黑煞之君黑着脸,很沉痛地总结说道。 叶笑哈哈大笑。 “对于明日一战,你怎么看?”叶笑看着黑煞之君。 黑煞之君轻轻叹了口气,道:“公子,那个白龙,还可算是个人才。” 叶笑眉毛一抖,道:“恩?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想要将他拉过来。”黑煞之君诚恳说道:“现在公子麾下就只得两个人,我和秋落;秋落若是完全恢复过来的话,可以去到神元境四品;修为比我更高;但现阶段却是有力难施,他此际就只恢复到了仙元境四品;距离完全恢复还需要相当的时间。” “至少在短时间之内,无法恢复。” “而我们因为秋落的缘故,必然会得罪苍梧剑门。”黑煞之君说道:“一旦苍梧剑门找上门,我们无法抵御,毕竟公子在现阶段,无法获得家里的援助,我们与苍梧剑门之间存在着绝对差距,我们需要新血,而且还要是强力的新血。” “而我们现在阶段,能够吸收的人手,还接触不到真正高层,高阶……” “即便抛开苍梧剑门这层不谈,公子的大业开启,也还是需要大量人手,不管是丹药,招医,承丹,都需要人手。而这个白龙,骨子里当真是一个很不错的人。” “当初,白龙因故得罪了人,被人下毒之后亡命追杀,穷途末路奄奄一息之际,正是这家破落户,恩,也就是孙少平的父亲孙云柱救了他一次性命,助其逃出生天。之后白龙恢复,报仇雪恨之后,找到了孙云柱,询问其有什么要求?” “孙云柱说道,平安喜乐过活就好,安安稳稳地当一个小庄主过日子,但身在这纷乱城之中,没有护卫之人总还是朝不保夕,何来安稳。” “于是白龙就做了他的保镖,护其全家满门,但骨子里只是为了报恩而已。” “要不然,以白龙神元境二品上的修为,怎么会甘心做一个仙元境七八品的家伙做保镖?但白龙这人有些死板,最是注重恩情,于事更是笃信有始有终,不离不弃,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黑煞之君嘿嘿笑着。 “但我观孙少平对其的态度,他现在的这个主子,根本不值得他效忠?”叶笑眼睛一亮。 “是的。”黑煞之君有些好笑的说道:“说来此事让人无语的是……那孙氏父子最是欺软怕硬,见高踩见低拜,从来不敢招惹他们惹不起的存在,是以白龙自从来到,就压根没遇到过什么大事;自然,也没有什么可以让他显露身手的机会;而那庄主孙云柱也就只当是自己救了一个普通的江湖人,一来无处可去,二来报答救命之恩,忠诚度还不错,仅此而已……” “所以白龙在他们孙家,满打满算也就是一个护院头头,待遇有限得很。” “当日我听到道破了你的身份名字,还以为他既然对你来历知之甚详,更主动提出以你与白龙之间的决斗为赌局,我还以为其颇有几分道行,难道这其中另有玄机?!”叶笑诧异的问道 “公子误会了,我之前跟白龙便有过一战,只是我们俩人的实力大致在伯仲之间,若非痛下杀手,生死相搏无法分出胜负,最终以平手收场,那孙少平大抵是从白龙处知道了我的名字,以为我这个跟白龙相当的人,实力不过泛泛,大抵就是如此吧!”黑煞之君粲然道。 “也就是说……他们从来都不曾真正了解白龙,更加没有将白龙当做心腹,或者是兄弟?”叶笑的声音充满了奇妙的意味。 “是。”黑煞之君道:“要不然,那孙云柱又怎么会将白龙派在他儿子的身边……其实公子的疑问,从孙少平对白龙的态度上就可见一斑。” 黑煞之君话里话外的语气分明就是颇有些爽利的。 他之前可是看得很清楚,公子对自己的诸多维护亲厚,可是让那边的白龙很是的嫉妒了。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这古传至理,其言岂虚?! 哼,谁让你跟的主子不好! “恩,关于此事我想想办法。”叶笑道:“如果能拉过来……” 叶笑刚说到这里,突然间神色一动。 空间里面有异动传来。 只是不知是二货醒来了还是金鹰醒来了? 黑煞之君那边还在滔滔不绝,突然间…… “喵……” 黑煞之君眼睁睁的看着,前一刻还空无一物的叶笑肩头,突然间出现了一只毛茸茸雪白可爱的小小动物。 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盯着自己。 竟是说不出的乖巧可爱。 当真是见之则喜,望之生怜! p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