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7.第1517章 离别剑,针锋相对 - 天域苍穹

1517.第1517章 离别剑,针锋相对

当前状况都到了这地步,这贱货居然还是拉着这个撕烂的话题不放,而且口吻越来越露骨。 摆明明摆着就是要一次性将人得罪到死的节奏。 “这就是无疆海修者的风格。既然已经得罪了你,那么,不妨就得罪的深一点,得罪到底也无妨;因为,你早已决定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我了。那我再怎么得罪你,事态也已经不会更严重。” 黑煞之君在叶笑耳边传音,解说当前局势。 “恩、”叶笑点点头示意自己了然。 “狂徒,我只想问你一句,你这么抬价倒也无妨,但你又是否能拿得出与你刚才喊价的身家这么多钱吗?你若是拿不出相应的身家,那你便是恶意抬价!作为地主的兄弟会拍卖堂,便也需要给我一个说法的。”箫公子哼了一声,冷点般的目光死盯看着他。 那人闻言冲冲大怒,顿时大吼一声道叫起来:“你这卖唱的好生无礼你你……你的意思是说,你怀疑我是兄弟会的托?” “我可没那么说!我只是请此地地主主持公道!”箫公子怒极,总算其尚有数分理智,没有顺着那人往下说。 这混蛋无耻到这等地步,居然将话题扯到了兄弟会身上去,意欲引箫公子与兄弟会正面敌对! “箫公子,你大名鼎鼎不假,名满天下也不假,你怀疑我这个粗人,我就算怎么不满也是不敢吱声的可以,但你怎么能说你怀疑兄弟会呢?” 那人一脸的愤怒:“你这么明目张胆红口白牙的质疑如此怀疑兄弟会,到底是你是何居心?兄弟会是在拍卖上安排好托的那种势力吗人吗?兄弟会这次接到奇金委托,没有昧下良心将这么多的奇金在内部消化,而是选择与整个纷乱城、无疆海的修者们分甘同味,早已证明了其立场的公正公开公平,你这么说,这么做分明就这是对兄弟会巨大的侮辱!你纵使名满天下,你纵使有脑残粉,你纵使再怎么会吹箫,也不能这么扭曲事实,信口雌黄吧?!” “反正我若是兄弟会的兄弟人,我是万万真忍不了的。” 这几句话说的当真是慷慨激昂、义愤填膺,但个中那种挑拨离间的意味意思,却也是显而易见,清楚明显到了无法再清楚的地步明显。 台上那名隶属于兄弟会的拍卖师显然并不吃他这一套:“这位客人,还请您出示一下自己的财产身家,以彰显自己的清白。” 单就拍卖会的职能而言,拍卖方确实有资格要求竞拍者出示相应的身家财富证明,但这多半出自于万不得已,时不可结的时候,而且多数都是由拍卖方的老板出面,以较私人的方式隐秘进行,毕竟财不露白的道理谁也是懂得的。 此际拍卖师的但这句话,非但是越权,已经还是有些偏袒箫公子的了。 那这人哈哈一笑,道:“我不过一介散修没什么钱,当然肯定是不如箫公子这等张嘴就是十万紫灵币的大富豪,但,我想要购得鸿毛铜的本意却是不假的,便以先前所喊得七万六这个数目,我大抵还是可以拿得出来的。” 说罢着,他拿出一个空间戒指,跟着。 突然一挥手,空间戒指中所藏有的紫灵币登时就飞上了天空,一枚一枚整整齐齐排列。 密密麻麻的好大一片,几乎遮蔽了整个会场的上空。 满目尽是一片紫气莹然。 能够出现在这个场所的修者尽大家都是目光如炬之辈,哪怕是散乱着排列,也能可以很快的数得清楚出来,更何况还是这么整齐。 “八万!足足有八万枚紫灵币!” 有人率先叫了出来,。 其他人也纷纷都点点头认可。 这人之前如此叫价,确实果然是有准备而来,足可证明其对鸿毛铜的购买意图真实不虚,以他的出价而论,若非箫公子爆出十万的天价,鸿毛铜必然落入其手。 “哎,我积蓄一生也就只得这有八万紫灵币,本以为倾其所有当能购得心头至爱的逸品奇金,却没想到……!” 这人语气听来黯然至极,充满了竞价失利的失落之中,但那一脸的得意洋洋意气风发,谁也是看得出来的,但见那人一挥手,将空中的紫灵币都收了起来,旋即又听其幽幽淡淡道:“其实我也不对,早该爆出底价,那样箫公子您也就只需要出到八万一,您就可以收获拿到这鸿毛铜了;只可惜,您太急躁了一点点没有,多花了两万。在此,我感觉很抱歉。” 这句话说得虽然也还是很气人,但毕竟还是不如之前是那么激烈了。 但这混蛋的下句话,却是再度就是原形毕露:“其实也难怪,鸿毛铜是我的心头好,也是你的心头好,听说那鸿毛铜是您箫的标配组件?想想也是毕竟,您毕竟只是专门研究吹箫,天天吹啊吹得,其他的方面不在么在乎,或者不怎么在行,唯有份量才是最注重的,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份量”一词横空出世,又是语带双关,个中猥琐龌龊的意味昭然大众,登时又引得 “哈哈哈……”众人一阵大笑——“哈哈哈……”。 众人当真是被这活宝逗得实在是欢乐至极。 之前有曾说过,纷乱城中的修者更多的都是江湖散修粗汉,品味素养真心不高,众人眼见原本高高在上,身处云端,排场十足,目无余子的箫公子被人这般玩弄蹂躏践踏,自然是开心不已的! 箫公子此际已经被气得处于崩溃边缘,真想要直接转身拂袖而去;但,自己却又真的太需要这鸿毛铜,还有后面的锦绣钢,此事攸关自己的大道修途,绝不能因小失大,纵使如何不甘,。 也只能将一口气含着血咽了下去。 “朋友今天说了这么多的,不知可敢再多说几个,留下尊姓大名?”箫公子森然说道。 这话已经带着森森杀机,冷冷死意杀气。 个中喻义什么意思,任谁也大家都是明明白白。 “恩,看来箫公子对要记住我印象深刻啊……问我名姓难道竟是要在吹箫的时候还要念叨我的名字么想想我吗?不怕旁边的人不开心不满意吗?”这人哈哈大笑,随即一声大喝:“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本人就是离别剑,。步相逢。” “箫公子,你吹玩的是箫,我耍玩的是剑;你若是对我有意要找我,不管是无疆海,还是其他别的什么地方,我步相逢都是无任欢迎,随时奉陪。包君满意就是!” 说罢一声大笑,悄然落这人坐下了。 但,全场却随即陷入突然间一片空间的寂静氛围之中。 离别剑,步相逢。 无疆海散修风云榜的探花郎;前三的超级强者第三名。 一见离别终就离别,离别人间走九泉赴奈何。 一见离别剑,从此不相逢。 离别剑,步相逢。 散修风云榜,第三位人;无疆海红尘榜,第九十七名! 只是其中,这散修风云榜的第三名,却远远不如红尘榜的九十七名来的含金量高。 后者却是囊括了整个红尘天外天的高阶修者,而步相逢能够跻身前百名之中,实力之高可见一斑,单只这份排名,其实力便可跻身当世一流头,喃喃道:“我道是谁,原来是离别剑……咱们,后会有期,他朝必有再会之日。” 步相逢坐在自己座位上,淡淡道:“何必他朝再日不用后会有期,你看好的下一块锦绣钢,我也是有意,希望箫公子还有超过八万紫灵币的财富储备,否则注定要失望而归需要的。” 听了这句话,箫公子几乎一口血就喷出来。 这一刻他直接忽略了日不日的什么猥琐话,主要是步相逢后面的话个中含义太震撼,也太现实了一些! 鸿毛铜,锦绣钢,都是在箫公子的必得之物,在初初的原本预算之中,四万紫灵币之内,定然可以收获囊中拿下。根据红尘天外天以往的异种奇金最高成交价格毕竟,四万紫灵币之数,便已经是超出了正常价格。 在箫公子的预估中,十万紫灵币不但可以买下鸿毛铜锦绣钢,便是顺势再买下后面的一件奇金,也未必不可能!, 但现实竟是这么的残酷,就因为这家伙的横空出世,强势出价存在,最终的成交价格竟几乎是整整正正的提高了三倍,自己出了十万紫灵币才拿下了第一件奇金鸿毛铜! 箫公子纵使身家丰厚,虽然是财大气粗,却但,也绝对经不住起这么扔啊!。 现在听这家伙的意思,那锦绣钢,自己也最少需要八万才能拿下来? 这还仅仅只是因为这个混账就带了八万紫灵币啊…… 难道说,自己想要将两块目标奇金收入囊中一块铜,一块钢,就已经居然需要十八万紫灵币? 而且还是最少,最乐观的预判? 箫公子含恨坐下,竟未敢再跟步相逢打嘴仗。 箫公子暂忍一时之气主要有两方面的考量,一方面自己打嘴仗万万不是步相逢那贱人的对手,另一方面也还在于,步相逢的紫灵币数目固然只得八万,但你确定他就这些身家吗? 就算紫灵币就这么多,但他始终是可以跻身当世前百的顶峰强者,身边岂会没有好东西,万一再整出一些好东西凑数,跟自己抬价,面对锦绣钢自己的必得之物,自己势必不能放弃,只会损失更惨重,还是暂忍一时之气,少点风波吧! 接下来则是数轮普通货色的竞拍,场面渐趋平缓,这自是拍卖行的营销手段,**可以有,可以常有,但也要**之间的缓冲,要都是**,效果反而不佳!, 平淡无波的数轮竞拍过后,顺次轮就到了另一件奇金锦绣钢。 这位离别剑果然话照前言,率先又是挺身而出,志在必得的一路喊价喊了上去。 价位幅度蹭蹭的往上涨 箫公子气的吐血,。 但却只能跟着不断竞价。 因为…… 现在局势明显,就只得自己一人跟同样是土豪的步相逢竞价, 只要自己不出价,拍卖师一落锤,那可就什么都晚了。 自己势在必得的这东西落入离别剑手里,那可真的是…… 彼此份属对立,对方只怕宁可将锦绣钢扔进茅坑,也是断断不会给自己的了。 “不过幸亏他就只得有八万紫灵币,应该不会有别的身家。”箫公子心中在安慰自己,唯恐自己刚才预想成真。 “八万!”那这位离别剑很快就果然喊出了自己的最高价。 “八万一。”箫公子好整以暇,嘴角含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派头。 下一刻,离别剑步相逢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径自从怀里取出一个玉盒,阴测测的淡淡道:“箫公子果然是跟我杠上来,必然要夺步某的欲得之物,报复我不肯从公子之愿吗?既然公子垂涎之心这般坦诚,步某怎能让公子失望,这锦绣钢,乃是。适合改造我的离别剑的关键物事,钱财不够的所以,我没钱,就用这东西来抵,这玉盒中的乃这是一株天命金莲,有此金莲在手,可以借天之命一次;我仅作价三万紫灵币,不知道兄弟会拍卖行认为可不可行?相信兄弟会主持既然肯从箫公子之愿,核实我的身家,不会不许我以物抵账吧?!” 箫公子闻言一下子愣住,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 步相逢始终是跻身当世顶峰强者之林的超级高手,身边怎么会没有几件上档次的好物事! 天命金莲在手,等于是一个人多了一条命。 不管受到什么伤害,都可以瞬间复原。 这本就是逆天的宝物。 可问题是,就物事的宝贵程度而论,天命金莲的等级明明比锦绣钢高搞好不好?! 以优换劣,还要搭上八万紫灵币? 要不要这么拼命?! 敢不敢这么拼命?! 之前一直隐身在幕后的兄弟会拍卖堂的几个长老听闻竟有天命金莲现世,齐齐出动,鉴定一番,作出结论:“天命金莲乃是成熟期金莲,价值超过五万紫灵币……折现作价三万,可行。” 步相逢点点头,看着箫公子,幽幽淡淡道:“吹箫的,我出十一万。” 箫公子的一张俊脸都绿了起来。 他之前虽然也想到对方可能有其他值钱的物事傍身,但怎么也没想到竟是这么的大手笔,更加做梦也想不到,对方居然还能这么玩,这玩得也太狠了。 价值超过五万紫灵币的天命金莲,折价三万,连同之前的八万,合共十一万,竞拍一件满打满算也就三万左右的奇金,这是摆明跟自己置气啊! 自己若是没有竞拍到鸿毛铜,那么遇到这种家伙,多半是要早就退避三舍的;但,手中已经有了鸿毛铜,再得到锦绣钢的话距离自己的神箫成型,也就一步之遥,毕竟最后的乾坤铁,虽然也是稀罕奇金,终究不及前两者那般罕世难求。 断断没有怎么可能放弃的可能!? 但也不知道对方当真是志在必得,还就是正整看准了这一点,不断地用手段抬价,下死力的抬价。 看来今日想要取得锦绣钢,明摆着非要让自己非得大出血一番,才能得偿逞所愿了。 这一刻,箫公子对于这个离别剑步相逢的恨意,直接攀升简直是到了极处! “我出十一万一千!”箫公子咬着牙再度报价,眼睛都蓝了红了。 步相逢的面色也瞬时变得异常难看,忽而冷笑一声,再度眯着眼睛笑了笑,伸手入怀…… 箫公子眼睛登时立即瞪大了。 我靠,这货难道还要再取出什么东西来? 若是真的这么针尖对麦芒的死磕鱼死网破下去,那么,自己只怕最终也只能选择放弃了。 不意在但,步相逢在伸手入怀之后,众人都在等待他下一步的动作,连台上的拍卖师都哑然无语,没有喊第一次第二次什么,却见其竟却是迟疑了一下,喃喃道:“看来箫公子当真是志在必得,一块难道一块锦绣钢竟然,居然能够值得十一二万紫灵币都拍不下来?” 他喃喃自语,终于摇摇头,叹了口气,面色空前灰暗的道:“箫公子卖唱果然是卖得财大气粗,端的大手笔,我这样的江湖散修望尘莫及,你赢了!这块锦绣钢,是你的了!天道何其不公,原来才艺侍人,才是王道?!” 一边喃喃说着,一边颓然摇头坐下,旋即低声的,却又有以是故意的用一种貌似很低微,实则全场都能听得清楚到的声音说道:“啧啧,不服不行啊,真是太有钱,撑死三万的东西,愣是花了超过十一万的钱财去买,我们这些散修就是土鳖啊……吹箫果然来钱很快。天道何其不公,原来才艺侍人,才是王道?!” 众人一时楞然,旋即却又恍然,这货一句话不过片刻之间,先后说两遍,可是前一边说满心落寞不甘,这倒也罢了,后边连上前边的吹箫来钱快,简直就是红果果的指摘某人是以那啥换取钱财! “噗!” 箫公子脸上一阵潮红,登时一口血气喷了出来。 虽然强行忍住没有当真吐血,却已经被气得的血气浮动,险些伤了内元受了内伤。 “步相逢,你等着记住我的!” 箫公子咬牙切齿。 那步相逢适时看向箫公子这边,兀自满眼尽是愕然:“箫公子,你这人咋能这样呢,步某志在必得的两件奇金都被你打撒紫钞拍走,竟还要对步某怒目而视,这还有没有点天理道义!人常言****无情戏子无义,箫公子你虽然两者都……都不沾边,是吧,但你也不能这般的强横霸道啊,我都这样了,你还要那样,你是想我这样还是那样,还是你要这样那样,步某人胆子小,刚才都答应你他朝再日,你还非得比我当场兑现吗?!” 场中众人再度哗然,纵使步相逢说得好似委曲求全,如何不知道个中原委,却仍要为这贱人的垃圾话道一个“服”字,当真是太霸道了,若自己是箫公子,决计无法忍耐,必然上去跟步相逢玩命! 不意箫公子竟然恢复初初的淡然,沉声道:“我出十一万一千!拍卖师!” 箫公子已知当前局势已定,多与步相逢兜缠只会更多的暴丑于人前,还是赶紧结束这场至为尴尬的竞拍为上,勉力压下怒火,出声提醒那拍卖师! 那拍卖师这才如梦初醒,继续拍卖: “锦绣钢,箫公子如今出价十一万一千,十一万一千一次,还有出价的吗?还有出价的吗?这可是已经久未现诸人间的梦幻逸品珍品……十一万一千两次,两次!世间绝无仅有异种奇金锦绣钢,你值得拥有……还有出价的更高的吗?” 箫公子才勉力平复下来的心境登时又中升起一种冲动:恨不得将这个拍卖师一口吞下肚子里去! 他么的,你他么的居然还在挑动。 万一再冒出来一个愣头青,这个锦绣钢,可就真的不是我的了…… “十一万一千……”拍卖师的锤高高举起,等待了整整一息,终于悍然轰然落下。 “成交!” 终于听到这两个字,如闻天籁之声的箫公子只感觉自己身背后的衣衫都湿透了。 终于拿下了。 心中一块石头,也终于落了地。 然而但,现在最要紧的关键,则落到就变成了乾坤铁那边。 现在箫公子只是希望……那乾坤铁快些找到,然而快刀斩乱麻的拿下! 可千万别拍卖了…… 就算拍卖也别碰上步相逢这样的愣头青了! 真心的受不了啊了!。 要是再这样买乾坤铁再碰到类似事情的话,那么,自己就得将立即倾家荡产…… “离别剑,步相逢,我记住你了!”箫公子眼中闪着阴毒的光。 这种耻辱,生平仅遇。 这种轻视,破天遭头一回。 这等亵渎,前所未有! 这份不堪,旷世绝无! 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似乎是听到了箫公子在想什么,那边的步相逢淡淡的抬起头,无情淡漠的眼睛扫射过来,看到箫公子,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笑。 这个吹箫的小白脸现在肯定很气愤,。 肯定在计划怎么对付我。 但,那又怎么样? 老子就是看你这样的小白脸不顺眼。 哦,你是箫公子,你就可以享受优待吗!? 天地下就下间没有这样的道理! 只要是来到了无疆海,就算是五大天帝亲来,那也必须要公平公正公开的参与竞争。 你箫公子想要省钱? 那我就偏偏让你多花! 逼不到你的底线老子跟你丫的姓! 你想对付老子,行啊!?老子等着你,等着他朝重会之日, 老子万二分的期待重会之日! 终于看完了这两轮的重头戏场拍卖,在场所有人都是感觉,大为过瘾;虽然这两回的拍卖绝大多数时间自始至终就只得是两个人在对着喊价,众人并没有参与,。 但,那份种过瘾的感觉,依然让人有一种“不虚此行”的感觉。 太刺激了! 简直都生出了一种上瘾的感觉,恨不得多看几回! ………… <今天是‘有一种JQ的小妞’小妹子的生日,让我们祝福她,生日快乐! 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今天写的很慢……> p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