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5.第1515章 拍卖开始 - 天域苍穹

1515.第1515章 拍卖开始

黒煞之君正在打坐,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吓了一跳,却还是歪着嘴点点头,应付了一下。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秋落深深吸了一口气,眼中突然间冒出来一层泪光。 叶家的人! 老天眷顾,我终于有希望了。 到了第二天. 当黒煞之君从深沉打坐之中醒转过来的时候,乍见对面之人顿时吓了一跳:“你你……” 也不怪他惊讶如斯。 经过一夜休养之后的秋落,简直就是大变活人也似,原本满头杂乱的头发,现在整整齐齐,纵使看来仍旧有些斑白;但整个人的精气神,却已经彻底不一样了。 他站在那里,自然而然地流溢出一股锋锐的气势。沉稳,沧桑,锋锐、洒脱…… 还有脸上的皱纹,也消失了很多,再不见之前老朽衰颓。 已经百年都没有挺直过的脊梁,这一刻,挺立地如同标枪一般的笔直。 身上的衣服,也已经换过了一身,一身漆黑,如白染皂。 眼中,闪烁着莫名的光彩,昨天用来自杀的那口短刀,此际很随意的插在腰带上。 那是他已故妻子留下的随身兵器。 “今后,这把刀,就是我的炫风刀!” 秋落无限珍惜的目光,聚焦于这口短刀。 现在的秋落,那种属于老年人的衰迈,已经消失不见,一眼看上去,简直就是一个精神振奋的中年人的样子了。 叶笑仍旧一身白衣,走出房门,上下打量了一下秋落的短刀,淡淡道:“秋落,将你的短刀给我,我给你重锻一番。” 秋落大表疑惑的说道:“嗯?” “你这把刀,大抵也就只能杀鸡,如何杀得了人。”叶笑淡淡的笑了笑:“我给你改造成一下,让它成为一把至少可以杀得了人。” “多谢公子!”秋落激动莫名。 叶笑既然这么说了,想必有极大的把握。 其实秋落又何尝不知道,自己妻子当年用的这把短刀,质地平常已极,只得寻常凡铁锻冶而成,也就是俗称的大路货;若是当真用这样的短刀来战斗,恐怕杀敌不成,自己就先一步碎掉了。 公子若是愿意将之改造一番,此刀必定随之脱胎换骨,绽放异样光彩。 …… 异种奇金的影响仍在持续扩大,纷乱城每天都有大批人涌进来。 黒煞和秋落各自四处去打探,寻找落脚目标居处…… 数日后,在秋落这个本地人的引导下,叶笑选中了一处大宅院。这处大宅院占地足有数十亩方圆,而原主因故要离开纷乱城,正有意出手。 这处宅院另有一个好处,附近尚有大片空地,若是有足够的钱财,大可以将之全部买下来,持续扩张老宅的占地面积。 若是当真能够将周遭空地尽数购置的话,竟有接近三百亩的地界,颇为可观! 当然,这片地域作为一个超级势力的大本营肯定是不够大,但,对于现在叶笑只有三个人来说,却已经可以说是太奢侈的配备了。 “就是这里。”叶笑道:“尽快定下来;拍卖后立即付钱收屋。” “是。” 这一场有多项异种奇金参与竞拍的拍卖会,可谓万众瞩目。 叶笑作为奇金的原主人,自然是有入场券附送的。 只不过,他还是选择在临近开场之前,才改头换面悄然进入。 等到叶笑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经是座无虚席,毕竟已经临近开场。 只是让叶笑特别注意到的,却是在会场上方,还有一层彩云,足足环绕场地一圈,而在彩云之后,另设有房间存在。想必乃是一些有身份的大人物落脚的地方…… 叶笑很悠哉地在最后面落座,这次拍卖会他并没买东西的打算,就只想要开开眼界,希冀凭借这次拍卖会的竞拍,了解自己空间里面那些分解出来物事的价值。 究竟能值几何。 一声槌响,拍卖正式拉开帷幕。 率先开拍的乃是几瓶丹药,说是某某丹道大师的作品,叶笑只看了一眼,就闭上了眼睛,全无兴致。 这个是没办法的事情,叶笑已经被二货的丹云造诣养刁了嘴巴,面对对面那些个别说丹云,连丹雾都没有,最多,就是有些淡淡的丹晕的垃圾货色,哪里会有兴致。 然而下面一开始叫价,叶笑却又立即睁开了眼睛,瞪得滚圆,满眼的惊诧还有惊喜。 “我出一百紫灵币!” “我出一百五!” “二百!” “二百五!” “你才二百五,你全家都二百五!” 顿时一阵哄笑。 “三百!” “四百!” …… 最终,这么几瓶在叶笑眼中看来,几乎就是垃圾一般品质的丹药,居然拍出来七百紫灵币的高价! 整整七百紫灵币! 那可是相当于七百亿黄灵币的巨额财富啊! 就算换算成白灵币,也有七亿之巨! 完全可以算得上是一笔天文数字了。 “卧槽!”叶笑张着嘴,一时间只感觉自己貌似无法言语。 他这几天里,可是将万药山第四层第五层梳理了一遍,里面的无数药草,具体价值限于见识所知太过有限,尚无从得知,但却已经比自己来到纷乱城,游历各大势力所属药店所看到的相同药草品质要高得多…… 也就是说,只待二货醒来,大把大把的丹云神丹,就能新鲜火辣的出炉面世。 若是真到那时候……拿出来拍卖的话…… 就以这样的垃圾货色,仍旧能够拍出七百紫灵币,那么,自己拿出来丹云神丹,岂不是要七万紫灵币了? 那是什么价格? 又是什么意义? 竟是比这次拍卖一种奇金还要更多价值?! “看来黑煞之君说得不错,炼丹师来钱当真是容易得很啊……”叶笑瞠目结舌的喃喃自语。 “红尘天外天的丹师,简直就是一个抢钱的职业!” 这算是叶笑给丹师下了一个结论! 而在叶笑身边,两名衣冠楚楚巍然正坐的修者,听到叶笑这句话,都是翻了翻白眼,看了看天花板:这是哪里来的土包子?丹师来钱容易这是基本常识好不好?……嗯,这个不是重点,韩大师的丹药只卖七百已经算不上贵了好不好,要不是今天后面有奇金压阵,吸引了众人绝大部分的财力,成交价格根本不会仅止于此好不好?!这土包子居然一脸如见天人的震惊,只是这点儿钱,居然就瞠目结舌了。这得是多么没有见过世面才会如此。兄弟会拍卖行的格调怎地越来越低了,那么多人拿钱也买不到一张入场卷,但是这里竟然连这等货色也放了进来?! “穷逼!” 旁边那青年低低地骂了一句,随即转头看着台上,一副不屑一顾,不欲与之为伍的款。 黒煞之君闻言冲冲大怒,转头恶狠狠看去。 一眼看到那青年旁边的人,却是突然愣了一下。 “白龙?竟然是你!” 青年身边的另一人转头看来,眯着眼睛笑道:“黒煞之君,怎么,莫不是骂了你的主子了?” 黒煞之君哼了一声,怒道:“白龙,告诉你主子,别这么放肆!小心祸从口出!” 那人脸色一沉,淡淡道:“黒煞之君,这话你还不够资格说。你若是不服气,明日晨起纷乱城前了断便是。” 黒煞之君傲然道:“纷乱城前就纷乱城前,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两人尽都是气哼哼的一瞪眼,双双坐下。 叶笑皱皱眉,感觉今天的黑煞之君有些不同…… 全过程之中,那青年由始至终都没有说话,一直似笑非笑的听着,但眼中却是闪过一道道贪婪和残酷。而叶笑亦是一副充耳不闻的款,恍如完全没有听到,全然不曾放在心上一般。 不过数盏茶的功夫,台上的拍卖已经过了三轮,先后三种货物被买家收入囊中,那青年似乎想到什么,突然侧过身来,微笑道:“敢问兄台贵姓?兄弟能够收服黒煞之君心甘情愿地做你的奴才,看来,兄弟来历不小啊。” 叶笑似笑非笑的淡淡回答道:“黒煞不是我的奴才,是我的属下。得力臂膀!” 他似笑非笑:“不过,你的保镖也挺尽职啊,就是冲动了些。” 青年眯起来眼睛:“哦?原来如此,不错不错。” 他突如其来的这一句,本就意在挑拨离间。 在他臆想中,无论叶笑怎么回答,黒煞之君都会不舒服。 说是兄弟? 这么回答不但外人不会相信,连黑煞之君本人都不会相信! 说是朋友? 明显也不是,而且这么回答不啻凭空拉低了叶笑本人的身份地位! 但,叶笑一句‘是我的属下’,却完美的将这句话顶了回去。 属下虽然与奴才都为下位者,但属下却更多了一份尊重,且不像奴才一般带有屈辱感的标志性称呼。 而一个得力臂膀,更是平空抬升身价。 在一个组合中,能够成为得力臂膀,那就基本是骨干的骨干力量。 黒煞之君对此非但不会有意见,反而会感到很欣慰。 而随着这句话出来,对面白龙的脸色却即时沉了下来。 自己的主子主动过去挑衅,被人家一个锦里藏针的软钉子顶了回来,对方已经开口为黒煞之君出头了,而自己的主子这一边,却没有为自己出头的意思。 甚至对对方关于自己的话没有回应、 那青年淡淡的笑了笑,对叶笑说道:“明天早晨,要不要一起玩玩?” 叶笑皱起眉:“怎么个玩法?” “白龙与黒煞……这一战,咱们不妨添一些彩头。”那青年眼神中闪烁着危险的色彩,淡淡道:“赌胜负轮高下,一万紫灵币如何?” “我固然不介意在这种事上去赌博,但赌局中的当事人却绝不可以是我的人。”叶笑轻轻淡淡的笑道:“不会用自己手下的性命博弈,这是我对我的人最起码的尊重,属下为我效命,这份起码的尊重还是要给予的。” 黒煞之君更显眉飞色舞,而对面的那个白龙,脸色更加黯淡了几分,一个主动提出来要用手下的性命胜负做赌注,而另一个却因为关心和尊敬拒绝。 这完全是两个极端。 两人心情迥然,此消彼长之势更甚。 那青年兴致勃勃:“大道理蛮多的么?那你要怎么赌才肯落场呢?” “既然要赌胜负轮高下,何妨就由你和我亲自落场,优胜劣汰,一目了然。”叶笑眯着眼睛,看着这位看起来似乎沉稳,但实际上却受不得激,脾气很暴躁的家伙,缓缓道:“你和我打一场,赌注一万。或者再多些也无妨。若是你不敢,也就当我没说。” 锦衣青年的脸登时彻底沉了下来。 “言出如风,就此论定!明日清晨,本公子与你赌了。”那锦衣青年重重地吸了一口气。眼中却是闪过一丝一闪而过狡黠。 这傻货,连本公子是谁都不知道,居然就要跟我赌胜……看我不坑死你! 叶笑的眸子中也闪过一丝莫名神色。 他确实不认得眼前锦衣少年是谁,却不代表黒煞之君不认得。 黒煞之君既然认得,而且刚才还敢挑战那个白龙,似乎是另有用意?那就是没将对方放在眼里。那也就是说明一点:对方并不是什么超级势力的后人。 当然,还有最最重要的一点是…… 就在刚才,黒煞之君已经传音将这个家伙的所有身份背景底细资料,简单扼要地告诉了叶笑。 孙少平。 纷乱城中一大户庄主的儿子;这位庄主虽然多少有些势力,但却是远远都排不上子号。顶多只能维持现状而已,已呈式微之状。 尤其是有了这位孙少爷之后,消耗更甚,这些年将家里所余不多的家底也都挥霍得差不多了。 孙家现在唯一拿得出手的护卫也就只剩下一个白龙了,白龙由于当初被他老子救过性命,感恩图报还肯忠心耿耿地跟着他们之外,其他的护卫高手,早已经星流云散得差不多了。 可以说,孙家就是一个破落户。而且是那种……处在彻底破落边缘的破落户。 不过最让叶笑感兴趣却是:这位孙少爷好赌,但赌品真心不咋地……经常性赖赌!那种被人追上门去的事情竟是时有发生,其爹更是了得,见低就踩见高则拜,惹不起的笑脸相迎,将赌资乖乖奉上,惹得起直接关门放……那啥,不但把赌注赖掉,还拿乔一番…… 总而言之,这一家子就是那种标准的欺软怕硬货色,固然没有什么无恶不作天怒人怨的事迹,但,绝对不是讨人喜欢的那类人。 叶笑对此就一个认知,遇到这样的家伙,要是不趁机发点财,直接就是对不住自己。 “接下来,开始本次拍卖的重头戏。”上面的拍卖师在卖力地喊叫着,而所有人听到这句话,却是尽都猛然挺直了背脊,目光灼灼的看着台上。 其实举凡拍卖会,拍卖师每场拍卖都会说一次以上的台词,所以时常参与拍卖会的基本早已免疫了,不过今天明显不同,大家是为了什么齐聚于此的? 不外就是为了这些亮晶晶的,坚硬的,只存在于传说当中,从来都没有见过的……那些异种奇金嘛! 其实之前的拍卖过程,大多数人已经听得昏昏欲睡,乏味万分,此刻,却恍如打了鸡血一般,齐齐打起了精神! 不,应该是精神空前振奋,聚精会神,全神贯注,一丝不苟,唯恐错过任何一点点的细节! “第一件拍卖的奇金,就是……”拍卖师目光的扫视一圈,大声的说道:“……传说之中一小块就能重如大山,但实际上却是轻如绒毛的,完全违背常理的传奇异种金属,鸿毛铜!” 话音未落,叶笑已经清晰地感觉到,整个拍卖大厅中的无数气势瞬时鼓荡了起来。 而此刻,位于中层七彩云端之后的一间贵宾房内,箫公子正自悄然盘膝而坐,俊朗的面孔上,并无丝毫情绪流露,似乎对于这自己迫切需求的鸿毛铜,也没有半点放在心上一般。 只是,他那白皙修长的手指,却悄然地攥起了拳头,在在昭显了他的内心绝不如脸上这般平静无波。 事实上,箫公子之前曾经对兄弟会拍卖堂开出过条件:他指定需求的那两样金属,不要拿出来拍卖,他则以以往异种奇金拍卖成交的最高价买下来,并且承诺欠兄弟会一个人情。 但纵使是这样的条件,仍旧被兄弟会拍卖堂的人当场拒绝了! 半点也没有给面子。 而且,那位兄弟会的第一掌柜说话很不客气:“告诉你们已经不错了,居然还想要暗箱操作……当自己是五大天帝呢?” 言外之意:箫公子?箫公子算个毛?也想在我们这里暗箱操作? 这句话真心是刺耳之极! 这让箫公子很是有些不满,但面对无疆海排名第二的大势力,箫公子纵使心底如何的不满,却也是不敢宣之于表面的。 兄弟会高手如云上下一心,若是心生龌龊,想要整死自己,还真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鸿毛铜,底价一万紫灵币!”台上传来拍卖师的声音:“每一次加价,不得低于一千紫灵币。那位客官想要得到这鸿毛铜,现在就可以出价了,竞拍开始。” 箫公子深深吸了一口气,眼中精光闪烁。 而在他身边的两个白衣少女也是跨前一步,准备开口竞价。 然而下面已经率先响起来一个沉稳的声音:“我出一万一千紫灵币。” “一百七十九号客人出价一万一,一万一,还有没有加价的?有没有?”拍卖师明显对于自己能够作为异种奇金拍卖的主持人异常的兴奋,加倍的卖力、 “鸿毛铜,大家都知道,只要兵器之中掺杂有一星半点鸿毛铜,那么,这件兵器的原本重量,会降低一半;若然鸿毛铜的分量,达到了这兵器的十一之数,那么,整个兵器便可以轻如鸿毛,近乎完全没有分量可言。纵使原兵器的锻冶材料如何反复,鸿毛铜所造成的特殊属性也不会受到影响,名副其实的轻如鸿毛!” 拍卖师口水四溅,嘶声大吼:“本次拍卖的这一块鸿毛铜,足可以令到两件寻常刀剑类兵器达至轻如鸿毛的地步,两件!众所周知,一块鸿毛铜能够让一把剑减轻一半重量,就已经是无价之宝,而现在这块鸿毛铜却能够达到两件兵器完全没有重量!这代表了什么?两件之多啊!完全没重量啊啊啊啊啊……” 对于这位拍卖师的话,下面不少人心中怒骂不已。 草你奶奶,你咋他么的介绍得这么详细呢,你他么到底想干嘛? 这不是连一丁点占便宜的机会都不留给我们了么?! 瞧你这混账忘八淡兴奋的,就算那鸿毛铜最终能够拍出一个亿也跟你没有半点关系吧!? 你丫的喊得嗓子都哑了,喷出一百斤唾沫脱水而死,你还不是该拿多少薪水就拿多少薪水,至于这么卖命吗你! ………… <今天很心塞,我减肥这是第八天了,天天饿的眼发晕;八天前,一百五十一斤,五天前,一百五十一斤半,今天,一百五十三了…… 发了个朋友圈抱怨,结果涌上来几百幸灾乐祸的……求安慰……> p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