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2.第1502章 九死之关,叶家人 - 天域苍穹

1502.第1502章 九死之关,叶家人

…… “当前……我需要练功,需要将自身修为更进一步。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叶笑很清楚地认识到了这一点。 那九死之关,乃是隔绝陨梦之地与外界联系的关隘,绝不是这么好过的。 各方天地动用这么多的人力物力,来维护这些个陨梦之地,初衷不外就是要这些无梦人的余生平安安逸,不出乱子。 但你当初既然选择进入了陨梦之地,便等同是接受了东天的保护;在享受这份关照之后,却又要想着出去搞风搞雨……世界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胖子很直白的告诉叶笑:所有想要再度寻梦的人,几乎无一例外悉数在九死之关丧命。 “在这个世界,你可以有梦。” “你可以去追梦,通过奋斗来完成你的梦想。” “而当你感觉自己再也无能为力、想要放弃的时候,你还有安度余生的机会,只要去到陨梦之地,自然可以安享余生。” “梦想破灭了,自然就要老老实实、安安分分的生活,不要再想太多。” “安分,其实是一种美德。” …… 当前之事告一段落,叶笑确定胖摊主这里已经没有更多的消息情报可以探听,很干脆地将手中最小的那一块星痕铁送给了胖摊主,胖摊主激动地满脸通红,又差一点就晕厥过去。 只不过前者是惊吓,这次是惊喜,实在是太欢喜了! 或者应该这么说。 胖摊主辛苦一辈子,也未必能赚到一枚紫灵币。 但,就算是有一万紫灵币,却也未必能够买到一块星痕铁! 星痕铁乃是无价之宝级数的异种金属! 对于红尘天外天的修者而言,能够得到一块星痕铁,非关人力财力,只有机缘、只有幸运才有可能取得,。 之所以会有的认知,是源自于星痕铁的的特性与难求程度,纵使只是一般的刀剑兵器,只要掺杂进去胖摊主所拥有的这一小块星痕铁十分之一的分量……寻常兵器立即就能蜕变为神兵利器! 这还只是星痕铁最普通的作用! 星痕铁更加珍贵的地方还在于,在锻造兵器的过程中,只需要加入一小块星痕铁,这件兵器便会自带记忆功能;不管损坏到什么程度,只要给这把剑自己恢复的机会与时间,甚至都不需要重新回炉锻造,它就能恢复到最初的样子! 且不会有半点功能折损,端的霸道! 正因为星痕铁神效如斯,但凡有一小块星痕铁现世,立刻就会引动无尽血腥,江湖浩劫。 不过是一饭之谊,一点江湖常识的点拨,竟然收获如斯,胖摊主自然感动得热泪盈眶,自此对叶笑愈发的恭敬。 作为投桃报李的代价;叶笑直接在胖摊主家里住下来,一应的吃穿用度,胖摊主完全负责了。 然而十天之后,叶笑竟是全然不顾胖摊主的苦苦劝阻,开始准备一闯九死之关。 尝试突破陨梦之地的考验! “胖子,你也是老江湖了,该当知道怀宝其罪的道理,在这片陨梦之地,纵使有星痕铁也未必能有发挥其效能的余地,但若是你以后有了儿女,不想让儿女在陨梦之地呆下去的话,就让他拿着这块星痕铁,去找我!” “我叫叶笑。你记住了!” “我只认铁,不认人!” 叶笑说着,眼中流露出来剑试天下的异样锋芒:“这个名字,我保证一定会在红尘天外天,名动天下,如日中天!” “公子保重!”胖摊主连连点头:“我若是有一男半女,定然让他去寻你,认铁不认人,我记下了!” 叶笑郑重点头。 不待叶笑分说,胖摊主径自将一个包袱塞在了他手里:“公子,这里面有一百个白灵币,你胖哥我真心没啥本事,修为浅薄不说,做买卖也赚不到钱……这些,已经是我所有的积蓄了。” “你莫要推辞,在这片陨梦之地,这些数目固然不少,实则却又没有特多意义。千万别看不起我,你胖哥当年也是在江湖上闯过的人,这点数还是有的。” “还有,这是我让我媳妇赶工做出来的两大锅馒头……都给你带上了,我知道你有空间法器,放进去存着,啥时候拿出来吃,都是新鲜**的。” “一路保重。” “你也保重。” 叶笑并没有矫情推辞,很干脆地将包袱收入空间之内,旋即转身向着镇子外面走去。 身后的胖摊主,深邃的目光久久地凝视着叶笑远去的背影。 身后,胖摊主的妇人徐徐走近,同样遥望着叶笑的背影,道:“当家的,你看他能出的去吗?” “能!一定能!”胖摊主斩钉截铁。 “那他说的……是真的么?星痕铁是好东西,但对于咱们这些生存在陨梦之地的无梦之人,当真就未必比得上白灵币实在,你这般倾其所有,值得么?” “值得,怎么不值得,咱们俩是无梦之人,却不代表咱们的下一代也是无梦之人啊!” “啊?原来你真的有打算让我们的孩子以后去找他,不是一句客套话?我还当你只是结下一段善缘而说的客套话!”妇人眼中蓦然多了许多担心。 “是真的!当然是真的!” 胖摊主深深吸了一口气:“星痕铁对于陨梦之地的无梦之人确实没有太大意义,但在这个世界上,却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拿出来星痕铁送人的!” “那……” “那什么,我们现在要进行的,是要尽快造人成功,明白么?!” 胖摊主哈哈大笑,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媳妇,一片娇嗔声音里,夫妻二人消失在门内。 …… “就是你要闯九死之关?” 一名金甲军官面无表情地盯着叶笑。 “是。” “名字?” “叶笑!” “年龄?” “十九。” “十九?你只有十九岁?”金甲军官惊呼一声,原本木然全无表情的面部首度出现变化。 在红尘天外天,驻颜有术不是多稀罕的事情,只要练有特殊的功体,就算一辈子都是小孩子的样子都不算罕见。 当然这种与外貌相差太多的修者,要么修为高得没边,要么是实力差得掉底,古怪相貌之人,通常都有古怪的实力能为,可以是功力奇高,也可以是修炼有误,就只剩下一副古怪的样貌了! 而如叶笑这般,面貌俊朗之极的,还在陨梦之地的,要么是没啥实力却死爱漂亮的小白脸,要么直接就是靠脸混日子的小白脸,金甲军官对其能有好脸就真的奇怪了! 但若然眼前之人所言的年纪属实,却又是另一个种情况,毕竟十九岁的男孩子,生得出色一些,不是不能硬性定性为小白脸的! “就是十九!” 金甲军官诧异的问道:“你只得十九……那你怎地竟来了陨梦之地?难道你经历了什么痛苦的事情,居然十九岁之前就觉得没有梦了……” 这事儿不但奇怪,简直就是诡异。 这么年轻的少年人,比刚出生的婴儿都大不了几岁,对于普遍高寿的红尘天外天中人而言,直接就是个小孩子,人生都还没开始,怎地就觉得没希望了?躲到了这里? “你以为我愿意到陨梦之地,我是被人从天上扔到这里来的,我是被人陷害的……”叶笑无奈的解释道。 “测骨龄!”军官仍旧对叶笑的话并不相信,尤其是叶笑的理由。 居然是被人从天上扔到陨梦之地的?! 你要是说你少年老成,大器早成,早早看破人生什么的,遁迹陨梦之地,我说不定也就信了,可是你说你是被人从天上扔下来的?!你敢不敢把理由整得更加高大上一点?! 你知道有那能为的都是什么级数的强者,你不吹牛能……那啥不?! 但骨龄测试完毕之后,结果却是令到那金甲军官更加的瞠目结舌。 真的是十九岁。 真没有说谎?! 但对其自承是被扔到这里来的这个说法,军官仍旧不信。 毕竟这说法的高度,真心没法相信,根本就不可能! 算了,纵使是再高大上的说法,当前这个节骨眼没有意义,进行下一步才是正经! “身份牌。” “这个……没有……” “没有?!” 军官眯眼睛看着他:“你竟然连身份牌都没有?” 叶笑彻底无奈:“我要是说……我是刚飞升上来的……你信不信?” “放你娘的屁!你三句话不吹能死啊?你咋不说你刚刚拯救了一界的浩劫,无量气运加身呢?!” 军官瞪眼怒吼:“就算你真的只有十九岁,你他么的你就是天才了……十九岁从下界飞升?小兔崽子,你要是敢再胡说八道,调戏你老子,老子就直接宰了你!老子也体验一会干死天才的滋味!你道老子敢是不敢?!” 叶笑一头黑线,他么的,你说的还真对。老子当真就是刚拯救了一场浩劫,无量气运加不加身不知道…… 当前态势分明就是老子遇到兵,情理说不清啊,可看看人家金甲军官的修为,自己貌似真不是个,只得又再故技重施,沉声道:“我家其实是隐世家族,我是因缘际会之下去到了陨梦之地……这行了吧……我以前从没出来过,第一次出来,就被家中长辈扔到了这里,人生历练,不如意之事十有**……” “隐世家族?你姓叶?叶家?”军官再度将诧异的目光聚焦到叶笑身上。 “对。” “没听说过……”军官哼了一声:“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不外就是想要自己标榜得高大上,废话少说,我也懒得跟你废话,你不是要闯关么?那边就是。自己进去吧!闯关通过了,你就可以从那边直接离去,脱离陨梦之地的牵绊……” 军官伸手一指。 “若是通不过呢?” 叶笑问。 叶笑情知通不过自然只有死路一条,但前世笑君主还有今生笑公子的阅历智慧告诉他,许多细枝末节之中可以探询到正常情况下无法取得的重要情报信息,这才有此一问! “通不过?那你也可以从那里面离去!”军官说。 “……”叶笑一头黑线。 军官的回答太霸道了,完全超出了叶笑之前揣测的回答范畴! 无论通过通不过都可以从那边离开…… 通过了,你就离开陨梦之地了。通不过,你就离开这个世界了…… 金甲军官的目光一直遥望着叶笑的离开,直到叶笑的身影完全不见,消失在彼端的关卡入口。 当真是盯了他好久好久。 “头儿,你看这的是那些有的没的,好像真事似么?” “不是好像,而是真的是真的。”军官苦笑:“我刚才纵使出言讥讽,实则也不过是一时意气,现在想来,此子必然是被某位大能扔到这处陨梦之地的。单以这个家伙的眼神气度,哪里有半点丧失希望的迹象……单单这一点,便断断无法作假。” “那要不要……” “不必。” “九死关卡,由他自己一个人闯荡。” 军官络腮胡子抖了抖,淡淡道:“人生前路,始终是需要自己去闯的。” “他要是能活着出去,自然是他的运道。” “然而他若是死在里面,同样是他的命属。” “我们无权干涉,也无谓干涉。” “便是如此。” 金甲军官脸色如铁,沉声若雷,言之凿凿。 叶笑前路彼端是一道门。 与其说是一道门户,莫如说更像是一道黑黝黝的洞口。 九死之关的入口。 军官的眼神,一直追随着叶笑的身影,消失在九死之关里面。 …… 大约过了差不多半个时辰的时间之后,军官仍自在外面低头沉吟着。 “隐世家族之中,有姓叶的吗?” “叶家?叶笑?” 军官仍在不停的思索当中:“从天上掉下来?扔下来?还偏偏被扔到这陨梦之地?当真是凑巧得很哪!” “据当事人自己说是被人整了?” “若此事属实,那么那位能够直接整人整到这里来的能者可就太犀利霸道一点了……要知道连天网都没有任何反应发现?此事极不单纯!” 军官百思不得其解,就认知判断的话,他是相信叶笑所说的话,可综合事态的高度层次,却又本能的不能相信叶笑所言,却是矛盾之极。 金甲军官身边的副队长陡然目光一闪,道:“我想起来了,隐世家族之中,貌似还真有姓叶的。” “有?当真有?”军官旋风般转过身来,目光锁定自己的副手。 “嗯,与其说有一个隐世家族叶家,更确切一点应该是说,有一位姓叶的大能。”副手眼中射出来憧憬的神色,道:“不知大哥是否还记得,大约在十数万年之前,曾有一位大能者横空而出,直接将四天中间辽阔土地,尽数统治;进而挑战琉璃天之主……” “啊?”军官脸色大变。 这段掌故本就是流传于高阶修者之间的神话传说,极之脍炙人口,他岂会不知?! “那人,与在琉璃天之主大战三天三夜,最终不敌落败;作为战败的代价,就是立下誓约,从此以后,十万年中,其宗族子弟不会再出现在红尘天外天地域!” 副手轻声说道:“典籍记载,哪位超凡入圣的大能者,可不就是姓叶,他的名字,叫做叶红尘!” “叶红尘!” 军官的脸色登时变了。 “不错,叶红尘的所在宗族,岂不就是叶家?” “十有**就是他了……” 副手脸色凝重,道:“若是典籍记载没有错误的话,那么现在这个时间点,正是当年誓约,十万年不出世之期,如今已经满了。” “叶家子弟重现尘寰,再渡红尘,岂不是……顺理成章,极有可能的事情吗?!” ………… <哎,上一章让大家猜,不是说猜什么人……而是其他的……晕死,我都写出来了,还猜寂寞……我有那么傻么……> p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