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5.第1465章 夜战 - 天域苍穹

1465.第1465章 夜战

显然某冰全然没把某公子的调侃放在心上,反而怨怼上了帮她打抱不平的她,虽然她未必没有调侃之意! 叶笑见状哈哈大笑,捏了玄冰鼻子一下,道:“可爱的小丫头,我竟然直到今天才发现,你居然懂得这么多,而且还这么的能说会道,简直就是传说中的聪明女孩……” 玄冰和君应怜同时一脸黑线。 可爱的小丫头! 可爱的小丫头! 聪明女孩?! 聪明女孩!! 君应怜登时再次被雷翻。 玄冰同样再次被囧翻! 玄冰……真心不能够用可爱的小丫头、聪明女孩这两个词来形容,好么! 就算不是老奸巨猾、老谋算深什么的,大抵也得用睿智来形容,才比较前如其分吧?! 君应怜彻底的哭笑不得了。 满头黑线的看着叶笑,心道,真正不知道这家伙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发现,自己的这个侍妾……竟然是如此的不简单不单纯! 不过,看到叶笑此刻的心情终于开解了很多,两女也算是功德圆满,可以放下心来。 最起码的,这几天下来,持续感受到的那种无形的压抑气氛,现在是荡然无存了。 举凡修者,尤其是高深修者,一旦心有挂碍,那就是心境有缺,即便弊端一时不显,始终是隐患隐忧,能早一刻消弭,就要早一刻消弭! 叶笑样看着此际冰儿和君应怜的欢喜脸色、欣慰眼神,心下也自提醒了自己一下。 不管自己的心底有多么难受,但是……自己都没有必要让自己的女人也跟着自己难受吧。 再难受,又能怎样? 你自己难受已经够了,还要拉着别人跟自己一起难受,这份难受的感觉不但不能减轻分毫,反而是让自己的女人更加的不幸福。 所以叶笑也真的将自己心中的那份伤痛,强行压了下去。 放下了吗? 或许,是放下了。 放不下吗? 当然是放不下。 纵然情伤能过,记忆能淡,可是那份刻骨铭心难以放下的情感,仍是滞留在心间,每每午夜梦回,一梦怅然! 但无可否认的是,玄冰的话,仍是让叶笑重新升起了一股希冀。 或许,现在的伤痕,当真是未来的幸福在等着自己吧? 若然叶南天和月宫雪承认了自己,对于他们是不公平的;对于自己真正的亲生父母,也是不公平的! 这么一想,叶笑心下真的就释然了许多。 再转头想想玄冰与君应怜开解自己的经历,叶笑心下更多的却是惭愧。 忍不住叹息一声,轻声说道:“男人的存在,本就是为自己女人挡风遮雨,让自己的女人能够开心快乐起来,这才是男人的责任之所在,也是家庭的真谛,想不到,我叶笑却要靠自己的女人来安慰开导……真正惭愧。” 玄冰与君应怜两女尽都是身躯一震,看着叶笑的眼神之中,异彩连闪。 青云天域多少万年来,一直男尊女卑;对于有权有势有力的人来说,女人一向不过就是他们的附庸、玩物,发泄**的工具而已…… 当真就从来没有人说过,男人的责任,家庭的真谛;乃是男人对自己的女人好这种说法。 如今,乍然从叶笑的口中说出,然而这句话,却显而易见是叶笑的真实想法。 两女心下都是不由自主的一阵感动。在青云天域的这片天空下,有这样的思想,能够真正将自己的女人当做自己的责任,这样的男子,实在是太少了。 绝逼的罕有生物! 君应怜螓首轻轻靠在他肩上,梦幻一般的低声呓语道:“我们情愿这一生,都做你的责任……但你,也同样是我们的责任……自己的男人不开心了,我们也当然要想办设法,让他高兴起来,开心起来,责任是相互的,我们是你的,你也是我们的。” 叶笑点点头,嘿嘿笑道:“你也说你的是我的,可是你一直不让我碰,这点就让我非常不开心……不如,你现在就在这里让我开心开心吧。” 君应怜的俏脸登时就变成了一块大红布,满脸通红地逃出去好远,嗔道:“不到拜堂成亲的那一天,绝对不允许碰我!你难受,你想开心,你不是有冰儿么……随时随地任你为所欲为,难道还不够么?得陇望蜀,希图非分之想,想错了你笑公子的邪心!” 原本幸灾乐祸,坐看好戏上演的玄冰,不想这无妄之灾怎地就牵扯到了自己,面红过耳之余,更是羞愤难当,只想要抓住君应怜暴打一顿。 这家伙就抓住我这会只能吃哑巴亏的微妙时刻,使劲儿这么调侃我,欺负我! 他想要你就是得陇望蜀,就是非分之想了?对我就是顺理成章,理所当然了?! 好个怜怜妹子,姐姐我记住你了! 你等着我的! 三人正在肆意笑闹,远远的所在,径自传来“轰”的一声爆响。 随即,一连串雷霆霹雳也似的轰鸣声音,不间断地响起;似乎是在一瞬间之中,苍天突然暴怒,雷公电母同时开始动作! 无边的霹雳雷霆、电闪雷鸣,只是刹那间,就笼罩了整个千里方圆! 尽情肆虐! “哪里有大规模的道元境高手在战斗!” 叶笑脸色微微一变,猛地站了起来。 众人一冲而出。在这个时候发生了战斗。定然就是敌人动手了。 对于此刻的变故,叶笑无疑是有些奇怪的。 前段时间那么引诱,他们都能强忍住不曾出手,只是一味的龟缩着,怎地今天却突然就动手了呢? 是另有什么变故,还就只是所有潜伏内奸被歼灭的事情导致了他们这次的报复行动?! 三人并无怠慢,急疾赶往事发地点,正在奔驰之中,叶笑突地心念一动,出声问道:“宁碧落和赵平天柳长君三人呢?” 叶笑如今的神念何等浩大,动念间就已经搜遍了营寨方面的所有区域,却没有任何发现。 旋即便有一个念头陡然升起,叶笑的脸色霎时白了。 见微知著,此刻哪里还能不知道那三个家伙竟是跑了出去战斗去了? 别人或者引不出来,但赵平天和宁碧落这两个旗帜鲜明的叛徒却是一定可以的! 这两个人打着去做卧底的主意,最终又被拍回来做卧底,致令对方一万卧底在数日之间尽数死于非命;这等深仇大恨,更是破坏了对方的全盘大计;他俩人出去,敌人一看到他俩,眼珠子就全红了,万万没有引不出来的道理? 好吧,现在他们引不引得出敌人已经不是重点,现在的关键是,己方的支援只要去的稍微晚一些,恐怕这三个家伙,不光性命不保,粉身碎骨,死无全尸之余,只怕还得被对方连皮带骨头的吞进肚子里去! 叶笑长啸一声:“叶笑在此!谁敢一战!” 啸声震空,远远传了出去。 人位至,声先往,显然意在先声夺人,尽可能的为三人争取生机,哪怕多一分一秒一瞬的余地也好! 话音未落,叶笑的整个人也在长啸声中,化作了一道流光,疾驰而去。 其他人亦紧紧跟在身后,全速往赴。 …… 赵平天与宁碧落这两大杀手王者,提升完毕,普一出来,唯一感觉就只有自己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似乎整个青云天域,全部在自己脚下那样的感觉,柳长君则是隐身在暗处,尾随着他们。 只是此刻的三人,无论是杀手之王、杀手至尊,还是尾随的生死一杀,三个人心底都泛起一股“快出来几个道元境巅峰高手让我打打”这样的作死心理。 抱持着但求一战的三个人,一路走出去几十里路,楞是全无动静。赵平天就首先有些按耐不住了,干脆散开神识,持续前行;他的神识,虽然已经被柔儿剥离了被控制的神魂,但神识印记仍旧如初;自然可以被神秘组织中人很容易的辨认出来。 才不过刚刚撒出神识片刻,就隐隐感觉,在遥远的彼端,有一个异常强大的存在反向锁定了自己。 赵平天三人非但没有躲避,反而兴冲冲的向着那边冲了过去。 来得正好。 我们一个个的可都手痒非常呢! 而对方一看竟当真是他俩人现身露面,一如叶笑预料一般,即时就疯了! 直接就是一言不发,大打出手! 这一出手,无论是杀手之王还是杀手至尊,两人都真切的感觉到,自己的修为虽然一步登天到了当世巅峰层次,可是拥有这份修为,契合这份修为,运使这份修为,以及随心所欲的驾驭这份修为,竟是完完全全的两回事! 以往总听闻所谓小孩舞百斤巨锤,锤法越精妙越容易砸破自己的脑袋,总觉得这说法不靠谱,既然能够舞动得了巨锤,又怎么会被锤子砸破头呢? 而自己当前的状况岂不正是如此,武者攻击,讲究的就是心到眼到手到,赵平天宁碧落修为暴增,心也通明,眼也犀利,可是手却是总是差了那么一分半分,运使的自身修为,更是只如隔靴搔痒,根本无从发挥! 然而面对真正的巅峰高手,纵然只是一点点一微微的差距,就已经是生死之别!更遑论是如他们当前的这般状况! 几乎一上来就被人家完全压制住了。 若非当前修为确实精纯,以及杀手在面临生死一瞬的本能反应,早已丧命多时。 但就两人当前这般屡逢险招,险象环生的状况,仍旧随时可能一命呜呼! 只是随着战斗的持续,生死危机催发之下,两人对于自身状态的感悟却也是蹭蹭的往上奔。 对于自身修为的运势亦是渐渐得心应手,至少不如最开始那会的无从发挥了! 还有柳长君神出鬼没,在暗影中骚扰敌人,一闪而出,一闪而逝。 三人联手合攻,就只对付对方一人,却仍旧是落在全面的下风之中。 但,处于全面下风的宁碧落三人反而高呼酣战,竟是半步不退、死战不休! 及至后来,更是先后展开与敌共亡的同归于尽战术,终于稍稍扳回了一点颓势,令到局势不再如最初一般的一面倒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敌人那边的援兵很不凑巧的赶到了。 百上加斤,三人的处境更加岌岌可危,几乎随时都要面对瞬时陨灭,刹那魂消的恶劣状况。 就算三人如何的斗志高昂,骤增的修为无法与自身融合为一总是硬伤,有力难施,以一敌三的时候,尚有回旋余地,此际敌人大举来援,连人数都不占优势的状况下,自然是愈发的险象环生,举步维艰。 所幸就在三人已经是穷途末路的时刻,月宫霜寒突然横空出现,强势杀入了战团! 这姐妹两人因为日前的变故,一心想要弥补过失,是以这几天以来一直致力于四周游曳,寻觅敌踪,或者也是宁碧落三人命不该绝,反正是赶上了霜寒两女的适时援手。 月宫霜寒姐妹同心,联剑合招之威岂同小可,这份威能至少相当于六位乃至八位道元境巅峰高手的威能总和,这一加入战团,虽然未能彻底扭转战局,却大大减缓了宁碧落等三人的压力。 然而敌方的高手,也因为战事的突兀爆发,纷纷从各个方向赶过来,加入战团。 这一场混战,就那么稀里糊涂的爆发了,规模还演变得越来越大。 继月宫霜寒来援之后,只相隔片刻功夫,雷大地等三老也跟着赶到,普一介入战局,便使得战况越发的如火如荼;再过少顷,天涯冰宫的两位长老飞身而来,琼华月皇参战,琼华月宫的长老高手也接连到来…… 这一切一切的过程,全程就只发生在不到半柱香的时间里。 此际,这一片激战场地,竟然已经演变成了不下二三十位道元境巅峰高手交战的场所! 霹雳雷霆轰轰乱震,电闪雷鸣阵阵怒吼,宛如是一派世界末日的景象。 这一战,竟是前所未见的灿烂之战! 只打的整个山头都破碎,乱石穿空而起。 而就在这个时候,叶笑的震空长啸远远传来,人虽然还没到,但,那份震气成钢的惊人威能,却已然先一步凌空而至! 随即,一道沛然剑光,萦绕无尽浩瀚的星辰光芒,宛如经天长虹一般飞泄而落! 一袭白衣的叶笑,迅如白驹过隙一般抵达战场,二话不说,径自加入战局! p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