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3.第1463章 我们一家人 - 天域苍穹

1463.第1463章 我们一家人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亲眼看到这一幕,胆大如叶笑竟也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现在的事实很明显了,这个邪恶组织,根本目的只怕已经不再是单纯控制人……而是采用某种神秘的阴毒力量,来窃取这些人的神魂之力……更能够用一种极为邪门的功法,在这人身死的瞬间,死者的能量精华部分,会被抽离、转移到其他人事物的身上,这样邪祟的法门,直是祸世根苗!” 叶笑声音格外沉重,眼中更流溢出愤怒至极的神光。 这个神秘组织若只是杀人,利用种种手段控制人,倒也罢了,毕竟,古往今来所有的而这种组织,都是这么做的,不足为异。 但现在看到的这一切,却已经是全然不属于青云天域这个世界所能够理解认知的邪祟! 超越所有人底限的极致! “等下去查一查,咱们前几天杀死的那些死者遗骸。”叶笑说了一句。 在杀人之后,叶笑等人自然要做得天衣无缝,早已将这些尸体全部妥善掩埋。 然而之后返回去掘开了几个坟墓,叶笑等人对于所见尽都是大吃一惊。 因为,眼中所看到的尸体,一具具尽都已经变成了干尸。 浑身上下仿佛再没有半点水分的存在。 并无一人例外! 对于这样奇诡的变化,众人面面相觑。 迄今为止,才不过短短的不到一夜时间。 可眼前所见,就算是寻常数十年光阴只怕都达不到的腐朽程度吧! “除了极其邪门的特异魔功,相信再也没有什么功法,能够造成恶劣的结果。”君应怜俏脸铁青,有一种极致的愤怒! 这等邪恶的事情,存在于青云天域,简直不可容忍! “继续查找!”叶笑目光中闪过一丝坚定。 他此刻的心中,尽是一股难以言说的愤怒。 叶笑此际不禁想起寒阳大陆的白公子,那份潇洒飘逸,出尘脱俗的风姿;心中一阵叹息:“白公子,你可知道,你当年一手创立的翻云覆雨楼,现在竟然堕落到了这等不堪的地步?” “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你煞费苦心培养出来的高手,如今一个个的都成了魔族的帮凶?” “你又是否知道,你一手创建的强大组织,正在肆虐整个人间界?” “若是你知道……相信你也无法忍受吧?” 叶笑轻轻舒了一口气。 他从来没有怀疑过白公子。 白公子虽然一直与自己敌对,但,这个人无疑是一个难得的令人尊重的对手。他的心性或者残毒,但却绝对不会有这么的灭绝人性。 还有一点就是:若是这件事情,乃是由白公子亲自出面主导的话,那么,此刻自己等人,恐怕……早已经丧命了。 只要出动一个实力恢复之后的云端之婉,就足以屠戮整个青云天域! 轻而易举,易如反掌! 白公子若是有心想要干这等事,实在用不到这么大费周章。 “念在我们曾经惺惺相惜,引为知己……”叶笑微笑着,看着天空,淡淡道:“就让我,替你清理门户吧。” 一夜杀戮! 柔儿纵然有玄冰持续输入至阴之气辅助,仍旧累得神魂阴魄亏损殆尽;不得不吃下一颗精品神丹,回去调养回元去了。 叶笑等人这一夜也是疲不能兴。 由于柔儿身份机密,势必不能让外人知道,所以整个行动,就只有叶笑,君应怜,和玄冰三个人出面实施。 这对于目前来说,是最值得相信的阵容。 至于厉无量和寒冰雪霜寒等人,则是安排在外围游拽,在默默关注,守住事发地点的安宁。 大家各司其职。 第二夜,杀戮持续进行。 在一片宁静之中,无数的人命,被悄然收割。 …… “共计有多少人?” 连续三天,柔儿纵然不舍,仍旧是消耗了两颗丹药,却也因为不破不立,破而后立的缘故,除了弥补消耗的神魂阴魄,亦令到本身实力又有精进,算是一份意外的惊喜吧。 不过此后柔儿搜遍了整个山谷方圆千里地界,却再也没有发现神秘组织成员的痕迹。 至此,这一次的暗夜杀戮,宣告告一段落。 柔儿已经累得回到赵平天身边休息去了。 叶笑才开始统计具体杀伤对方的人头数目字。 “合计九千九百九十八人。”君应怜这几天下来当真杀人杀到手软;俏脸一片煞白。虽然她修为高强,但始终还是个女人。 行走江湖之时,因缘际会厮杀杀人也就罢了,但,这么单方面的屠戮人命,却是让她感觉有些承受不了。 纵然明知道这些人已经不能算是人,甚至可以说,这些人已经完全沦为了魔患;但,始终是由自己亲手结束了这么多的生命! “也就是说……若是加上赵平天和宁碧落两人的话,此次敌人派来卧底的人,当真是足足的一万人!”叶笑被这个数字震动了一下。 整整一万个卧底! 当真是天大的手笔,单只是卧底,就派过来了一万个。 叶笑完全可以想象,若是没有这次暗夜杀戮,一旦战斗正式爆发的时候,这些卧底所能够制造的骚乱,该是多么的浩大。 与这么多江湖汉子混熟了之后,又有谁会在激烈战斗的时候,还要防备自己身边的战友? 战友,不就是可以放心将后背予以托付的战地朋友么?! 真到那时候,这些人一旦发难,最保守估计,也得有数万人,要丧命在他们手中! 甚至更多。 甚至可能导致战线的全面崩溃! 叶笑自问,若是当真出现这样的状况,自己同样没辙,人力有时穷,强横的武力固然是天域第一要素,却非是绝对要素,再强横、再无与伦比的实力,放在数万人、十数万人的战阵之上,总是渺小的! 所以这会的叶笑,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 然后他就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在叶笑心中,绝对是青云天域老江湖,超强者的君应怜俏脸煞白,尽显心神交瘁的疲惫,甚至还有那种杀人杀多了……那种心理负担的面色。 反倒是……反倒是一直没怎么见过腥风血雨,如同一朵娇嫩的小花的冰儿,居然面不改色! 这件事,实在是太奇怪了。 叶笑一直感觉,应该首先恶心呕吐,受不了血腥杀戮,率先提出来退出的……绝对是冰儿这个娇娇嫩嫩、双手异常干净的小丫头……纵使冰儿因为需要辅助柔儿,貌似没有杀死太多敌人,但其在这数日里干掉的人头数仍旧相当可观,只是没有想到的是,现在看起来首先受不了的反而是君应怜。 “怎么了?杀人杀多了?感到不舒服了么?”叶笑柔声问君应怜。 君应怜点点头,听到这个“杀”字,脸色又是一阵发白。 “哈哈……”叶笑笑了笑,揶揄道:“亏你还是名镇天域的超级强者,怎么承受力竟然还不如冰儿这个娇嫩嫩的小丫头?这可不是我们老叶家当家主母的风范啊!” 君应怜登时瞪大了美眸,看着叶笑这张笑的张狂大脸,非常非常想要一拳打进这张正哈哈大笑露着舌头的嘴里去。 娇嫩嫩的小丫头? 要是我与这个小丫头相比的话,我才是那个‘娇嫩嫩的小丫头’好不好! 你当青云天域第一女魔王,不现在玄冰已经晋级成为女魔神了好不好! 叶笑,你这头猪,你就是一头猪…… 自己什么都看不出来,就知道张着一张嘴乱说,还说得上瘾了是不?! “咳咳咳……”一边的玄冰听到这个‘娇嫩嫩的小丫头’的评价,不由得俏脸一红,尴尬万分地咳嗽了几声…… 若是只得叶笑和自己两个人,这么评价一句,也就罢了,最多也就是羞得脸红一下。 但现在,还当着君应怜这位当家主母呢…… 玄冰纵使脸皮再厚,也会感觉到非常不好意思,有没有,真的有! 君应怜凑了过来,望着玄冰的大红脸,笑吟吟的说道:“真的很娇嫩么?我看看,到底哪里嫩?哎呀,还真是嫩,竟然红了……” 玄冰怒也不是,羞也不是,咆哮更不是,红着脸哼了一声,一转身逃了出去。 “真嫩啊,羞跑了……”君应怜哈哈大笑。 宁碧落与赵平天柳长君三人,刚刚提升了自身修为,此际正在外面巡逻;以他们的身份,本是被派来卧底的,现在却是摇身一变,变成了这边派到那边去的卧底…… 而且,其他的魔灵卧底已经全部都死了。 这一点,早就知道。 但,为何你俩没死? 而且修为还提升得这么快?这么多?! 这个中因由还需要说吗? 现在这两个人只要走出去,吸引的仇恨值无疑是满满的,满到爆那种;柳长君纯粹就是跟着出去沾光的,跟着这俩人,肯定有架打。 三人兴冲冲的出去了。 三人借由轮回果之助,将自身修为一举提升到道元境巅峰之境,他们的心境层次纵使远比常人为高,但仍旧无法完全契合当前修为,为了进一步提升心境,磨练武技,契合修为运用,将自己真正置身于死亡阴影之下,却是杀手进阶的不二法门,是以这三个亡命徒竟然是偷偷跑出去的。 跟谁也没说。 就不知道该说此际的他们是死催的,还是催死的呢! …… 帐篷里。 劳累了一夜的三人都在调息,良久良久之后,三人不约而同的睁开眼睛,相互看了一眼。叶笑的眸子中竟是一片平静,君应怜眼神闪烁了一下,玄冰却是俏脸通红。 叶笑的眼神深邃平静,如同一口深秋的深潭,摸着下巴,道:“卧底已经清除干净,接下来的就只有……” 君应怜温柔的上前一步,握住了他的大手,道:“我们都明白的……这些大事,你自行决定就好,不需要跟我们俩说,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们都是支持的。” 叶笑闻言不禁愣住了。 君应怜接着说道:“今天是我们一家人忙里偷闲,聚首在一起的日子……只说一家人该说的话,这等天下大事,索性就留到明天跟众人一道讨论吧。” 玄冰红着脸,道:“是啊,我们一家人在一起,何必说那些打打杀杀的事情,端的没趣……” 其实按照道理来说,以玄冰现在的身份在这时候大抵应该说:“夫人说的没错……” 但,纵然玄冰再怎么认可自己的‘侍妾’身份,纵然她身份还没暴露,但要她亲口说出‘夫人这句话说得没错’这句话来,却仍是万万也做不到的…… 所以干脆没有加诸称呼。 此际的叶笑却是完全没在意那些细枝末节,乍然听到‘一家人’这三个字,眼光登时莫名的闪烁了一下,道:“怜怜,你到底想要说什么?你这么说话,我有点不习惯!” 君应怜娇躯斜倚在他身上,道:“怎么就不习惯了?我只是想要说……不管你遇到了什么事……不管你改变了什么样子,不管你……但你,就是你,就是我们的男人,就是叶笑!仅此而已!” “就因为你是叶笑,我们的男人,所以我们会无条件的信任你,拥戴你,喜欢你,愿意为你做一切事情!” 君应怜一字字的说道:“所以……如果你心里有什么事情,无论是什么事情,我们都愿意与你分享、分担。” “我们才是一家人!” 君应怜柔声道。 叶笑脸上肌肉下意识地痛楚抽搐了一下,哑声道:“既然你们都知道了,那我还需要说什么?” “这不是你的错,无谓过度的折磨自己。”君应怜抱住他的头,怜惜的说道。 “确实不是我的错。”叶笑苦笑:“一切就只是因为……阴差阳错而已。” 是的,真的就只是阴差阳错而已。 一侧,玄冰咬咬牙,轻声道:“其实,我也是个孤儿……” 君应怜和叶笑转头看着玄冰。 显然两人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一语,感到惊讶。 叶笑惊讶的是,冰儿什么时候在自己面前这么勇敢了;主动开口说话,还是说出这么隐秘的话题。而君应怜惊讶的是,玄冰一直隐瞒到了现在,怎地现在却又……似乎要说什么?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 http:///book/html/17/176.html p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