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9.第1449章 大战前的改变【第二更】 - 天域苍穹

1449.第1449章 大战前的改变【第二更】

但即便是往这边过来的路途中,仍旧不断地有黑衣人冒出来截杀,自然也就因此不断有人死,不管是江湖人还是黑衣人,这段时间里的死亡数量,都比之前骤增数以千倍计! 尤其是那些相对比较偏僻的小路上,几乎是随处可见没有了头的干尸。 随着这些消息陆续传来,整个山谷的气氛,也渐渐变得压抑起来;终于有一天,这些粗豪汉子们集体做出了一个改变。 所有人一起动手,将男修居住的整片山谷彻彻底底的打扫了一遍,打扫得干干净净;将所有的生活垃圾,都集中回收,集中处理,集中掩埋;然后,于东南西北各个方向,修建起来多个五谷轮回之所,也就是所谓的茅厕。 向来散漫不羁的江湖散修,一个个的生活也渐渐规律了起来,连之前最不习惯的团队训练,也空前积极了起来,甚至对于个人卫生,环境保护等等,都开始爱护起来,嗯,与其说是爱抚,毋宁说是珍惜,珍视起来…… 每个人的脸上,都呈现出一股战前的凝重。 “这一战之后,到底生生死死,谁也不知道,是非胜败,更加没有人知道。或许,大家都要共走九泉;但,何必在临死之前还活得那么肮脏邋遢?纵然是精赤条条的来,也要干干净净的走!” “咱们这片山谷,被我们自己搞成了这般模样……站在同一立场的女修都不愿意来……难道咱们就真的甘愿当一群臭男人一直当到死?” “江湖大劫乱相已经显现,明日生死不知谁能做主?我们已经潇洒快意、放荡不羁了这么多年,怎么也已经够了,难道……在临死之前,还这么一味的醉生梦死、得过且过?非要在这等时刻,谋求一醉?” “若是胜了,我若死了,请诸位兄弟们喝酒的时候,莫忘了在我坟头洒上一碗!” “若是胜了,我还活着,必为牺牲的兄弟,年年请酒,生死幽冥,伴君一醉!” “此战之后,若能胜利,我若死去,我的家眷,兄弟们代为照顾。” “我战之后,我若活着,兄弟们的家眷,我当尽力供养!” “此一战,生死无悔!” “此一战,全力以赴!” “来,陪我练练刀!” “来,与我切磋一下剑。” “来,咱们组个剑阵。” “来,兄弟,我们商量一下,如何用毒,怎样淬毒,形成最大最有效的杀伤力。” …… 四处可见龙腾虎穴,随处皆是山明水秀;这些江湖汉子们,似乎在一夜之间,脱胎换骨;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变得干净整洁,精神振奋,一派认真严肃。 在未知危机到来,越来越靠近的此刻,所有人尽都不约而同地焕发了另一种面貌,另一种生命的活力。 次日,一队女弟子在出外采购生活用品的时候,路过这边,很是意外的没有嗅到之前避之唯恐不及的酸臭腐香异味,大是好奇地望那边看了一眼,顿时如同发现了新大陆的惊异。 “怎么这么干净?” “之前那股中人欲呕的难闻气味,竟然完全没有了……” “竟然没有人喝酒……” “也没人骂大街……” “怎地竟有这等变化,这可真是太奇怪了,难道竟是见鬼了……” “都说宁可相信世上有鬼,也别相信男人的嘴,此时此刻,却是比见鬼还要稀罕!” “不得不说,这些臭男人当真认真起来,一个个还是挺可爱的,倒也有些许可取之处,不可一概而论……”其中一个脸泛桃花,双眸已然有几分迷惘。 “恩,这话倒还真是……” “可怜我这一生,小姑独处,一生也未体会话本中的爱恋滋味……” “哎,若是有个男人能够一生认真正经,便是嫁了又何妨……” “……” 这队心有感触的女弟子回去之后将所见所闻以及所想那么一说,登时便不断有好奇的女弟子过来偷看个究竟,等到她们回去的时候,右边山谷的动作反而更加积极起来;不得不说……认真正经起来的男人们,尤其是这些本身就是高手的江湖汉子,浑身上下竟是充满了雄性的魅力。 令到许多女修都是感到眼前一亮,心潮起伏不息。 江湖大劫乱相已显,未来灾难随来到来,女子本身心思柔弱,就算有修为在身,师门可依,一颗心仍旧不免风雨飘摇,此际正是需要一个坚实依靠的当口,而这些女子,绝大多数都是孤家寡人。 此刻,在不知道明天大战之后是生是死的情况下,一个个都是倍显心情复杂。现下都去到了这等关键时候,不知道明天自己是人还是鬼……若是有对眼的目标,那还矜持什么? 还害怕什么? 还担心什么? 再想想冰霄天宫宫主雪丹如的强势出击,将仅次于笑君主的豪壮汉子厉无量收入囊中,如此大人物都如此简单直白了,我们还等什么?! 当下就有多位女弟子,对于某个看上眼的男人,毫不吝惜的大胆当众表白。 其中更以冰霄天宫女弟子尤甚。 接下去的短短几天时间里,竟然有几十对终成眷属,修筑起属于他们私人的小木屋,住到了一起;对于现在的这种情况,叶笑等人都没有阻止,乐见其成。 不知道是出于羡慕还是嫉妒又或者效法者云云,总之越来越多的女子与男子看对了眼,终于……两个山谷之间的那座大山,被合力拆除,男人女人,又重新聚在一起。 拆山还是很有必要的,毕竟那山太过阻隔两边视线,而且还占地不小,除掉大山,着实能空出不少空间,能搭建不少的小木屋呢…… 这段时间里,叶笑感觉自己直接就成了酒鬼。 非关与许多江湖散修饮咀,而是天天喝喜酒,有甚者一天能喝上几十顿,从早喝到晚,由东至西,从南到北,喝到吐,喝到晕,就是喝不醉,修为太高喝不醉的劣势在此显现无遗。 以叶笑的深沉,也渐渐的闻爱色变了! 女修营外,每每就有有人在扯着嗓子大叫。 “孟青青,我喜欢你,嫁给我吧!” “我不知道明天我是死是活,但,只要我还活着一天,就会好好对你一天!” 又有汉子来求爱。 女修营中,一片喧哗,众女修齐齐扯着嗓子起哄。 “孟青青,答应他!” “孟青青,答应他!” p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