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2章 我的侍妾!【第四更!】 - 天域苍穹

第1422章 我的侍妾!【第四更!】

& 这时候,两女已经走到了叶笑的帐篷前面。+◆, 但两女同时感到了有些不对劲! 不,不是有些不对劲,实在是太不对劲了! 因为她们俩居然听到了里面传出来一阵阵熟睡的鼾声,固然轻柔悠缓,但,那却的的确确是睡着了,唯有睡得非常熟的状态,才能出现这样的鼾声。 两人彼此对望一眼,尽都感到事情只怕大条了。 如果里面睡着的是叶笑,那么自己两人都已经走到了门口,他还没有察觉,这是断断没有这种可能的。 被说叶笑现在已经当世绝巅大能,就算只是天元境、灵元境修者,警觉性也不可能这么差。 对于这点,玄冰最是了然,在寒阳大陆的时候,哪怕他睡得再熟也好;只要有陌生人接近他数十丈方圆范围之内,他仍旧会即时惊醒,而且能够即时做出应变。 而现在,自己两人明明都已经走到了近在咫尺的帐篷门外,他竟然还在打呼噜? 难道是叶笑遭了什么人的暗算? 这个应该不可能,放眼整个青云天域,又岂有能暗算得了现如今的叶笑,那么,另一个可能是…… 两女再度对望一眼,均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那一抹恐惧。 若然此刻正在打呼噜的人,不是叶笑……那么,对方是谁? 一想到这里,两女登时浑身发冷,不由得一声轻呼,同时冲了进去。 只是普一冲进去,两女触目所及,却是再度愣住了。 帐篷里的分明就是叶笑。 但,就算是两女这么大动静的风风火火冲将进来,叶笑竟然仍旧没有醒来,仍旧躺在床上,仍旧安静的睡着,仿佛没有听到任何动静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君应怜有一种隐隐的恐惧:“他怎么会睡得这么死?怎么能谁得这么死?” 玄冰在这等时候,再也顾不得掩饰对叶笑的关怀,直如旋风一般冲到了床边,看着叶笑熟睡的俊脸,娇躯忍不住一阵颤抖,随即,她的目光一凝,眼力锐利如她,自然看到了叶笑面孔上的异常,那一点隐隐的泪痕。 可是问题又来了,到底是什么原因,能够让向来独往独来,已然位列天域绝巅,红尘最高峰的笑君主流泪呢? 玄冰心中陡然一震,只感觉一阵难言的心痛有此滋生。 君应怜此际也发现了这一点,登时也忍不住一阵心疼,喃喃道:“他流泪…他竟然流泪了…为什么?到底是什么原因,竟然能够让叶笑落泪……” 说到这里,蓦然娇躯一震。 随即猛然站头望着玄冰,急声打破:“难道竟是……” “什么?什么原因?”玄冰急切问道。 君应怜刚要回答,却意外看到玄冰脸上的那份焦急,心痛,以及……对叶笑的关心,那是一种,可以抛舍天地,将一切全然不顾的至极关心。 此刻的玄冰,眼中没有天下,什么都没有,就只有眼前床上躺着的这个男人! 仅此而已! 君应怜只感觉心中重重的一震,又有一点明悟滋生! 这种状态,对于君应怜而言,绝不陌生,如果说此刻有一面镜子的话,自己刚才的表情,抛开容貌不计的话,分明就与玄冰一般无二,可是…… 玄冰……你…… 难道……玄冰心心念念的那个男人,竟然也是……叶笑? 要不然,她为何会如此?会有与自己完全相同的情感? 这个向来是公认是站在冰山之巅、高处不胜寒的女子第一高手……什么时候曾经为了别人这么的着急? 这么的心痛? 一瞬间,君应怜竟然感到了茫然。 她确定了自己的判断! 但,为什么会是这样? 之前叶笑有向她坦诚过在寒阳大陆的情事,一个月儿以及一个冰儿,月儿苏夜月是原身的未婚妻,更为救叶笑出死劫而随天外天大能远走他乡,还有一个暖床小丫头冰儿,目前下落不明,可是现在又是什么情况,除了一个下落不明的冰儿,竟然还有一个大长老冰儿吗?! 如果不是叶笑此刻状况不明,君应怜真想拽其某人,大刑伺候,逼问某人到底还有几个好妹妹,到底是什么时候把玄冰也勾搭上手的! 但见玄冰抢身来到床边,一伸手,毫不顾忌的抵住了叶笑的胸口,一股精纯至极的灵力,以极尽柔和的方式,源源输入进去,绵绵不绝。 然修为深湛如玄冰,却在输入灵力的第一时间就发现了更加不对劲地方—— 叶笑没有任何异常。 不存在任何的内外伤损。 但……这明显更加的不对劲,既然没有任何为题,怎地会睡得如此之熟? 恰在这时,叶笑从睡梦中蓦然睁开了眼睛,长长地叹了口气;旋即目光骤然凝聚,惊喜万分地叫道:“冰儿……你怎地在这里?” 玄冰刹那间茫然失措。 这才省起,自己刚才实在太过担心,根本就没有以黑雾罩身,径自就冲了进来。 现在,正是素颜朝天,被叶笑看了个正着! 既然是素颜朝天的玄冰,那不就是冰儿么?! “冰儿?冰儿?”君应怜喃喃的说道,霍然回头,不可置信的看着玄冰。 冰儿? 玄冰什么时候,能够被人叫做冰儿了? 这个称呼,怎么就透着那么亲近呢?! 貌似就从来没有听说过,叶笑与玄冰有过什么交集啊…… 在之前,叶笑跟自己说的他的红颜知己之中,虽然有个冰儿,但那就只是个妾室,怎么也不该是玄冰啊。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叶笑一把抓住玄冰的手,高兴地笑道:“没想到是你竟然自己找来了,终于又回到了我身边,是听说本少爷大败武法的消息之后,赶过来的吧?!哈哈哈,本少爷威风吧?你这个小丫头!” 小丫头! 君应怜彻底雷翻! 看到玄冰,叶笑心头高兴至极,竟然连自己的伤心事,也暂时搁置在一旁。 “笑笑,这……这是怎么回事?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一边,君应怜如同坠入万里云雾,茫然问道。 “怜怜,来来来,我来为你介绍一下。”叶笑笑容满面,拉过君应怜的手,道:“怜怜,这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我在寒阳大陆的时候,我的侍妾,冰儿。” “冰儿?侍妾!?” 君应怜一下子、彻底的懵了! ………… <四更爆发!求一声月票!!!!> <div class="adread"><script>show_read();</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