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5章 两般痛【第三更】 - 天域苍穹

第1415章 两般痛【第三更】

& “我想知道一切的来龙去脉,我知道你的意识是笑君主叶笑,但你的肉身却是……叶南天的儿子叶笑?”琼华月皇旋风一般转过身,锐利的目光看着叶笑的眼睛:“这其中,总有关窍,能如实的告诉我么!?” 叶笑满心苦涩,满口苦涩,怅然道;“关于这个问题,委实是我最不愿意面对的问题,或者一言可明,却仍是我最不想开口的真相。” 月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厉声道:“但是你今天却必须要回答我。” 叶笑闻言语气转冷,森然道:“月皇阁下,您未免管得太宽了,这个真相纵使有人可以问我,但这个人却绝不该是你!” 他的眼中闪现出锋锐至极的光采,显然琼华月皇的这个问题,已经触及了他心底最深的隐痛,令到他的心脏刹那间抽搐了一下;一股深入骨髓的剧痛,直达心头。 此刻的他,就像是一头被猛然刺痛了的凶兽,已然遏制不住地想要露出自己的獠牙,需要通过某种方式来发泄! 但月皇的表现却似乎比他还要痛楚,同样锐利的眼神,紧紧地盯在叶笑脸上,压低了声音,沉沉道:“别的事,我可以不管,或者便如你所说,不该我理,但唯有这件事,我却是必须要管的!” 叶笑满眼尽是轻蔑地看着月皇,用一种重如山岳的口气,却是轻飘飘的挑衅道:“干你屁事?” 这句话,基本便已经是叶笑压抑到了极点的挑战宣言! 只要月皇再做出某个回应,那么此时此刻,就会即时爆发一场大战! 月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纵然修养再好,也被叶笑这句话气得差点爆了肚皮,死死地压抑住想要大打出手的想法,咬着牙,嘶嘶的说道:“这……是我的家事!” “家事!” 月皇重复了这两个字,狠狠道:“这件事我必须管!今天,你必须要给我解释!否则……” “家事?”叶笑冲天怒火中,也是感觉到一愣:“什么家事?” 几乎想要怒问一句:就算是家事,也是是我的家事,与你何干? 琼华月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叶笑的眼睛,良久良久,重重的吐出一口气,一字字道:“月宫雪…不但是我的徒弟…还是我的女儿!我的亲生女儿!” 叶笑刹那间只感觉头皮一炸,险些惊呼出口。 这桩秘辛,月霜月寒固然是知道的,却……却没有转述给叶笑。 这毕竟是属于月皇的个人**。 月霜月寒自然不是那等没品之人,就算知情人是叶笑也不行。 “这不可能!”叶笑脱口而出,怒道:“若然月宫雪是你的亲生女儿,你又怎么会残忍至斯地让她母子分离?夫妻分离,更囚禁一十八年?” 叶笑冷笑道:“若然真相如此,那你这当娘的,倒也可算是天域第一了。” 月皇深深吸了一口气,眼中流溢出攀升至极致的怒火,但想了想,却又强行将怒火压了下去,深吸几口气,让自己恢复平静,从一种淡淡的口气说道:“原因无他……天下男人何曾有好人!” 叶笑反唇相讥:“难道……你丈夫,你女儿的父亲,也不是好人么?” “他更加是个渣滓!”月皇压低了声音咆哮一声:“就是因为这个人渣!我才决不让我女儿重蹈我的覆辙!” 叶笑深深吸气,深深吐气,只感觉心头紊乱莫名,难以理清。 其实他嘴上不承认,接连否认,实则心底,却早已经相信,月皇说的,多半是真的。 在这件事情上,月皇没有必要骗自己。 要知道,这件事若然是真,那可是直接牵扯到了月皇名节大事件。 月皇决计不会拿她自己名节、月宫声誉开玩笑! “我想问你那几个问题,希望你如实作答。”月皇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叶笑。 此刻叶笑如同泄了气的皮球,彻底软了下去,双眼无神地望着月皇:“你问吧。” “寒月天阁的叶冲霄,是你吧?” “是我!” “在叶家集出现的叶冲霄,也是你吧?” “也是我!” “那么,那在叶家集出现的叶南天和月宫雪的儿子叶笑,是否也是你?”月皇步步紧逼。 “也是我。”叶笑闭上眼睛。 “那么笑君主呢,重现天下的笑君主,究竟是你吧?还是笑君主本尊?” “两者都是我。” “那君应怜倾心爱慕的那个男人,一直都是你吧?” “都是我!” 月皇终于爆发:“那两个叶笑,绝无可能真正的一而二二而一,真相又是如何?” 叶笑痛苦的摇头:“就是一而二二而一……” 月皇大怒:“你糊弄你自己去吧,笑君主当年陨落的时候,我那外甥都已经十四岁了!你就算是追回去投胎转世,也还差了十几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叶笑长长叹了一口气,直接不想说话了,又或者说,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不说话,月皇却不会就此放过他,又再度厉声喝问道:“跟我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雪儿和叶南天知不知道真相?” 叶笑长长叹息;“他们现在,恐怕已经知道了个中因果。” 月皇浑身一震:“那……” 叶笑颓然坐了下来,哑声道:“既然月皇大人这么好奇这件事的真相,我就把当日的来龙去脉全部讲给你好了。说实在的,这件事闷在我心里,我也快疯了……” 他怔怔的看着天空月色,深深长叹。 月皇也在他对面坐了下来,道:“好,我洗耳恭听就是。” “当初我被三大宗门围攻之时,承受无数高手的联袂出招,面对如此威能,又有何人能够幸免,那时的笑君主真的死了,非但肉身尽毁,还有神魂俱灭,元灵不存……” 叶笑一阵苦笑:“本以为神魂俱灭,这般死法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结果发现,自己竟然没死。” “只是,是在别人的身体上重生……” “本来,作为道元境顶峰修者,这种借壳重生的手段,也不算什么,就算是初臻道元境的修者,只要有秘法传承,也有避死夺舍之能……但我当时的情况却完全不同,是真正的形神俱灭,元灵不存,就算我仍有意识,也断断没有可能,跨界夺舍……” <div class="adread"><script>show_read();</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