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4章 你是谁?【第二更】 - 天域苍穹

第1414章 你是谁?【第二更】

& “虽然我们现在尚无法确定,到底是哪一个组织与之合作;但是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这个组织的规模,最起码最保守估计,也得是与两殿三宫同级别的层次!否则,根本做不到!”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直若石破天惊,。 玄冰,雪丹如,琼华月皇三人尽都是眼前一亮,若有所思。 散会后,九个方向的代表则是纷纷出了帐篷,迅速去往自己那一方的所在,传递这次会议消息,同时,将消息传往青云天域的四面八方,早一日进行会议安排,就早一分生机,多一点胜算…… 每个人都很振奋,同时也都很恐惧。 那是一种激动地,似乎是在颤抖,有些心惊胆战的战斗之前的感觉。 “这将是一场空前的大战役!” “青云天域,数十万年以降,前所未有的一场终极大战!” “我们,这是要干个大的么!” “我们行吗?真的行么?” “草!瞧你这话怎地说得这么没意思呢……有笑君主,横天刀君,琼华月宫,缥缈云宫,冰霄天宫,天涯冰宫,寒月天阁……这么多的超阶强者在我们这一边,这么多的超级势力联袂合力,跟咱们一起战斗,对付什么样的敌人能够用到‘不行’这两个字?” “说的也是,确实如此,肯定行,一定行,必须行……” “现在赶紧通知兄弟们快过来是正经,若是还留在江湖上,没得让这些黑衣人摘了脑袋去,那就是害人害己了,赶紧的吧……” 议论纷纷众人火力全开,加速动作。 里面,沉默了一会。 公事谈过,接下来的自然就是私事了,原本雷大地云漂流三老都想要先与自己徒弟说说话;但在这时,却有两个人抢了先。 琼华月皇蓦然站了起来;“笑君主阁下,可否有闲暇?本座有一事不解……希望笑君主能够为我解惑。” 与此同时,玄冰的声音亦同步响起:“君主阁下,我……” 但她只说了一半,就听到琼华月皇的话,迟疑了一下,便没有继续说下去。 玄冰的性格从来不会避让谦虚,但这一次不知道为何,却是出人意料地选择退一步,而且,先前说话的口气,也显得有些……不大自然。 叶笑此际犹在思考针对神秘黑衣人组织的事情,是以并没有听出来,皱了皱眉,对琼华月皇道:“不知道月皇陛下有什么事情,需要叶某效劳?” “效劳不敢,只是确有事情,要向君主阁下讨教。”琼华月皇唇边虽然始终挂着淡淡的笑意,但她眉宇之间,那份深沉的忧思和浓浓的心事,却是任何人也能看得出来。 叶笑嗯了一声,点点头道:“好。” 跟其他人打了个招呼,便跟着琼华月皇走了出去。 帐篷里。 玄冰与雪丹如两人之间突然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两人横眉以对。 “想不到,雪丹如你居然还懂点儿大义,真是不容易……”玄冰哼了一声:“我以为你一定会窝在你那乌龟壳里不出来呢……” “雪丹如良心虽然不多,但多少还是有点的,让我意外的是,一向只顾着与小情人卿卿我我的玄冰姐姐,居然从被窝里出来了……”雪丹如阴阳怪气:“没想到玄冰姐姐这么舍得,这么的大义灭亲,嗯,是大义忘亲……” “……”玄冰一脸黑线。 “你想打架吧?” 玄冰眼睛一眯。 “说得好像你不想打架似得……”雪丹如冷哼一声,满脸的不屑一顾。 “我说……你们俩想打架吧?”一边,横天刀君厉无量很是不爽;“想打架可是找我啊。” 玄冰哼了一声,并未答言,心下腹诽,谁会跟你打架?打轻了打重了都不好。 雪丹如却是被厉无量这一句插口勾起了心头怒火,冷冷道:“原本就想要领教领教横天刀君的绝世锋芒,对了,刚才本座不是承诺相助刀君如何不怕冷么,何妨顺道办了!” 厉无量哈哈大笑:“小娘们,老子怕不怕冷只是小事,倒是万一打坏了你这一身的细皮嫩肉,老子只怕赔偿不起!” 雪丹如最恨别人叫她小娘皮,老娘冰清玉洁,从不曾有臭男人近身,怎么就是小娘们了,那玄冰四处勾搭少年郎,只是做出一副高冷范,就被你们高看一眼吗?想到此处不禁怒火冲天,一个箭步就冲了出去,一声厉喝响起:“厉无量!你这混账东西,给我滚出来!” 厉无量哈哈大笑,扛着大刀施施然走出去,一步一步就像是雷神开山:“来!让我领教领教,冰霄天宫第一人的手段!相信多领教领教冰霄秘籍,多半就不怕冷了!” 轰! 两人也不知走出多远,反正激烈的交手动静,远远传来。 玄冰与君应怜彼此对望一眼:“妹妹,咱们去看看热闹……”君应怜还有月霜月寒同声叫好,四女一起飞了出去。 她们自然不是单纯的去看热闹。 真正目的在于……这两个人都不是好脾气的角色,万一那俩人打出真火,演变成两败俱伤之局,须得有人在旁帮衬,万一被那些黑衣人趁虚而入,捡了便宜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 远方传来两位超强者交手的隆隆声响,叶笑与琼华月皇走在丛林间,一路徐徐而进,宛如不闻。 琼华月皇显得心事重重,只是一味前行,完全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叶笑则是不知道这位琼华月皇找自己有什么事情,一头雾水,就只能被动地等待她开口道破。 心中也不是没有思索,她找我,是什么事情,又要谈什么? 可是百般思量,始终毫无头绪。 “叶君主……”终于走到一片月光照耀的山巅;遥远的彼端,正是厉无量雪丹如龙腾凤舞,大打出手之地;而这一面,却是风平浪静,月光轻柔,微风吹拂。 琼华月皇终于停住脚步,声音显得异常复杂:“我想问的事……就是…就是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笑:“恩?我有些不明白月皇的意思。” 琼华月皇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对于江湖盛传你和厉无量诈死埋名之事,厉无量固然还是原身,但你却决计不是,以我月宫秘术观之,你当前的肉身,骨龄甚轻,所以说……你的肉身……乃是月宫雪与叶南天的……儿子?” 叶笑心中一痛,噶声道:“宫主何妨将话说得更清楚一点?” <div class="adread"><script>show_read();</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