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7.第1377章 打上门来!【第四更】 - 天域苍穹

1377.第1377章 打上门来!【第四更】

其实在外面已经开始执行任务的人手,根本就不知道掌门人失踪了…… 任务继续持续执行,这没问题,但一开始执行任务,就被相关人士发现了,那就来问题了。 然后,其中一路人手展开针对冰心月和闻人楚楚的死亡追杀,却想不到变故连生,事情闹得越来越是浩大;投入的人手、高手,也是越来越多。 到了最后,好容易把那两个飘渺云宫女弟子逼得一陨落一濒死,叶笑却及时赶至,两宗参战人员全军覆没! 而布局针对月宫霜寒叶南天夫妇的另一路的实力更加雄厚,可惜他们对敌情报资料严重不足,完全忽略了叶南天这个寒阳大陆的不世军神,如果不是神秘组织的强势乱入,他们不但摆不平月宫霜寒,只怕还要被反杀个凄惨! 好容易因为敌人的敌人乱入,渐渐将月宫霜寒逼入死境,厉无量这个两大宗门的前世冤家也来了个乱入,生生打乱战局,令到月宫霜寒有了喘息之机。 但那伙黑衣人,敌人的敌人真的很给力,一番攻杀下来,包括厉无量在内的所有人终要难逃死厄,又有笑君主横空出现,竟然再一次全军覆没! 两路分兵,两路的最终结局都是全军覆没,本来这也没什么,胜败乃兵家常事,但这两大宗门一直没有派出人手传回来的任何消息,一应人手,就像是突然间在人间蒸发了。 这个状况让两大宗门的领导人都是心急如焚。 究竟是出了什么事呢? 唯有知道了发生了什么事,才好及时应对好不好? 现在什么都不知道,就算想应对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啊! 两大宗门也不是没派人出去查看打听,却偏偏就是半点消息寻觅不到,似乎那些人手就那么融化在了空气里。 直到……在黑暗丛林中,发现了些许的端倪。 那里,是琼华月宫通往叶家集的必经之路;正是在哪里曾经发生过大规模的战斗痕迹;同样是哪里,遗留有一些两派弟子的随身物件…… 但却没有看到任何一具尸体。 这就更加扑朔迷离了。 纵然是发生了战斗,总要死人吧? 但尸体呢? 这个结果喻队所有人而言都是百思不得其解。 活人消失了,再无萦心,死人竟然也消失了,浑无痕迹? 到底是什么势力、什么人能够强势至此,竟然令两大宗门的周密计划输得一败涂地,败得一塌糊涂?! 两派撒开人手秘密的打听消息,人人都是提心吊胆,对于干掉那两路人马未知势力的恐惧犹在其次,最主要是害怕飘渺云宫打上门来,那可就是灭顶之灾了! 但怕却不等于灭顶之灾不会降临,在这一天,该来的终于来了! 事情首先从照日天宗开始。 所有照日天宫的门人,仍旧如平日一般正在修炼中,清晨,突然间一声震天的爆响乍临。 整个照日天宗的山脉,都因之颤抖了起来! 照日天宗的山门,被来人一掌击碎,同时化作尘埃的,还有山门牌楼,以及附近建筑。 一时间尘烟弥漫,煞气冲霄! 举凡宗门山门门户,向来有大阵护持,即便是想要损毁一砖一瓦,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今天是怎么了,何至于会被人一击击溃? 唯一的解释是,来人的修为已经高到了一个骇人听闻的高度! 照日天宗的高手们不敢怠慢,一个个急疾飞掠而出,惊魂未定地定睛看去。 只见尘烟弥漫之中,一道俏丽的雪白身影,戴着面纱,悠悠然散步一般的走进了照日天宗。 来人身材窈窕,浑身上下却似乎流溢着九幽寒气,所过之处,无尽霜寒漫卷而出! “来者何人,竟敢擅闯照日天宗?”也不知谁人又惊又怒的大喝一声。 那白衣身影恍如未闻,仍旧一言不发,随手一掌,早已将问话之人连同藏身之处,一并化作齑粉飞灰,而那道白衣人影就那么闲庭信步一般,从照日天宗山门处,开始往上——杀! 一路往纵深处挺进,丝毫不缓,丝毫不停。 沿途之上始终一言不发,瞄见有人拦路,径自一巴掌过去,但就是这一巴掌之威,不管是面对谁,都如同摧枯拉朽一般,一巴掌足矣! 沿途,已经倒下了数百具照日天宗弟子的尸体。 终于,在接近中宫大殿的时候,照日天宗的长老高手们纷纷从闭关之中出来,双方形成对峙。 “阁下到底是谁?”照日天宗五位太上长老看着这个白衣人,隐隐的感觉有些熟悉,但却又不敢确认。 毕竟,那人一生之中,从来只穿黑衣。 谁也没有真正见到过她的面貌,谁也没有见到过她的身形。 从来没有穿过白衣…… 但这一次,却是一袭白衣。甚至,没有对身形面貌的遮挡。 虽然气势大致差不多,但多多少少,仍旧还有些差别…… “我是谁?你们到现在还没看出我是谁?”白衣人终于缓缓抬头,宛如利剑一般的目光,刺进照日天宗五位太上长老的眼中,冰冷的说道:“怎么,这才隔了多久,居然不认得本座了?” 太上大长老李非常登时大吃一惊,声音几乎有些颤抖:“玄大长老?” “若你现在还要问我是谁,那便真正的取死有道了!”来者当然就是玄冰,她就这么淡漠的站在照日天宗大殿前的广场中,一如当年她来到照日天宗大闹一场的时候,一模一样。 只是前者一袭黑衣,今朝一身白袍! 嗯,还有一点差异,两年前她来大闹照日天宗的时候,并没有杀多少人。 而这一次,却是从山门开始杀,一路杀上来,端的大开杀戒,杀手无情! 两者性质截然不同。 “玄冰!”李非常愤怒异常:“我们照日天宗向来与你们缥缈云宫并无瓜葛,更无冤仇,你两度犯山,一而再再而三的欺凌上门,却又是何用意?难道,就看着我们照日天宗如此好欺吗?” “更无冤仇!?”玄冰冷冷一笑:“李非常,你是当我傻子?还是当你自己是傻子?照日天宗好欺?我看你是觉得我玄冰好欺吧?!” p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