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7.第1347章 消失了【第二更!】 - 天域苍穹

1347.第1347章 消失了【第二更!】

这混蛋,在自己嘴巴里,居然还藏了一枚绝毒暗器! 更是趁着那口鲜血喷出的当口,随之射出,好诡谲的心思,好毒辣的手段! 叶笑收藏的一百零八枚飞针,十二把飞刀,在刚才的暗器风暴攻击中,损失了一百零七枚飞针,飞刀更加直接损失殆尽! 这些飞针和飞刀,每一枚都几乎可以算得是宝物,至少也是临敌的利器,这么惨重的损失,却是早在叶笑的预计之中,亦是为了彻底麻痹武法,就只是为了确保那最后一针能够命中! 亦只有那最后一针,包含了叶笑剩余的全部威能。 如果武法直到最后一刻,仍自小心,避开了最后一针的话,说不得叶笑就真的要一败涂地了! 甚至未必有余暇施展别的保命底牌,直接丧命在武法手中! 所幸,叶笑的诸般布置最终成功,一针中的! 武法始终是天域第一人,纵然失利中招,后退的同时,却也是即时还以颜色,愤怒的一挥手,一大蓬飞针好似暴雨倾盆一般急疾飞袭而来! 嗯…与其说是暴雨,更确切的说,应该血雨倾盆,因为所有飞针都呈现妖艳的血红色。 正是武法的独门暗器,烈焰针! 此刻的叶笑已经是油尽灯枯,再没有半点闪避的力量,眼见那一蓬针即将悉数命中前胸。 以叶笑当前的状态,若是当真中了武法倾尽全力、含愤出手的烈焰针雨的话,就算不死,也得被针雨射一个千疮百孔,遍体鳞伤。 “喵!” 随着这一声轻微的叫唤,一只浑身雪白的小小猫咪,于间不容发之际出现在叶笑身前,小巧的身子恍如白驹过隙一般在空中一闪而过。 武法含愤出手的数百枚烈焰针,竟然被他一股脑收走了十之**,也就只有十几根,最终射进了叶笑的身体。 二货的出手可谓及时,在叶笑最危险的时刻,将这蓬足以绝命的针雨消去了绝大部分,成功化解死厄,但那一小份的针雨,就只得十几根,同样的非同小可,仍旧令叶笑伤上加伤,受创更重。 中针之余的叶笑一声闷哼,神念一动,喝道:“走!” 这是叶笑开战以来的第三道命令。 只不过相对于前两道命令是让人撤离,这第三道命令的对象乃是二货,撤离对象也变成了自己! 小猫又再喵了一声,随即就在,那只小猫连同叶笑,就此莫名其妙地消失在原地,彻彻底底的没有了、不见了,始终了。 显而易见,这正是叶笑最后、亦是最终的保命手段。 遁入无尽空间! 进入无尽空间,等同去到了另一个空间、另一个世界,武法即时再如何的神通广大,对于另一个世界仍要徒叹奈何,无能为力! …… 另一边,武法含愤出手之余,急疾退后,如武法这等超级强者,遭遇变故之时,未思胜先虑败,对于己身的负面状况最是挂心,不意心神陡转之下,惊觉手上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 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要知毒力这玩意,除了有限几种“极毒”之外,对于道元境顶阶以上的修行者,基本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毒物的应用,大致可以分为中毒之后即时发作,以及慢性渐次发作两大类,之前叶笑相助黑骑盟上官追风父子之时,化解的就是慢性毒素,而领地对阵之时,使用的大抵都是即时发作的毒力,也就是所谓的见血封喉、立竿见影! 而毒力的强弱,通常可以从中毒伊始就可以大致判断出来,中招同时,感觉越明显越痛楚的,毒力反而不会多强,反之,越是那种或麻或痒,反应相对轻微的,这样的毒力才越可怕! 之前照日天宗算计月霜月寒之时所用的冰霄天宫独门奇毒冻地冰凌,单以毒力而言的话,就是天域最顶级的极毒了! 然而如武法这般,肉身强度远远超过常人起码千万倍的超强身体,即便是中了如“冻地冰凌”同级别的极毒,也不该出现全无感觉的状况! 除非……除非叶笑毒针之上虽淬炼的毒力,还要更胜天域极毒顶峰! 武法是什么人,虽惊不乱,当机立断,一剑直接砍在自己肩膀上,半边肩膀连带一条手臂,直接就给切了下来。 鲜血如瀑。 举凡中毒,只要是伤口更上端流出的是鲜血而非黑血,那就代表毒素没有侵袭到那个位置,武法果然够狠,当机立断,自己废去自己的一条手臂,干脆从根源上省略祛毒的过程,虽然不免痛楚一时,却是一劳永逸! 但武法这会可来不及琢磨痛不痛的,他满眼惊诧地看着叶笑所在位置发生的那一切,饶是他定力如山,天下罕有,但这一刻却也忍不住眼珠子直接鼓了出来! 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一只猫? 奇怪,费解,不可思议! 然而更加奇怪,更加费解,更加不可思议的却还在于,这只猫怎么可能有这样的速度?这样的能力? 自己含愤出手所发的那一蓬,距离叶笑几乎已经近在咫尺,然后小猫才出现的,那样的距离,就算是自己出手,也未必可以一举收走**成数量的飞针吧! 可是那只小猫咪偏偏就做到了! 那岂不是说,至少在速度方面,那只小猫咪要更胜自己?! 这…这是在看玩笑吗? 然而紧接着,更惊悚的事情发生了——一闪之间,连猫带叶笑,竟然一起消失了。 似乎完全融化在空中,再也没有了半点痕迹! 武法曾经以为,自己修为大成之后,有生之年再也不会用“惊悚”这个词形容某个人某个事件,可是此刻,此情此景就真的只能用“惊悚”来形容! 武法惊怒交集,旋即一声怒吼:“人呢?!” 他突然想起来,那一天,自己追踪那个白影……到最后,只得到了一件白衣,而那白衣上面,正有一根毛…… 雪白的毛…… 武法的愤怒,简直是能焚毁天地! “原来如此!” 武天转头四处张望,只见周遭尘烟四起,蔽日遮天,正是刚才大战余波导致;但除此之外,什么都没了。那原本只该垂死颓然的笑君主叶笑,竟然就这么消失了。 兄弟两人面面相觑,满脸尽是不可思议。 p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