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5.第1325章 伤痕、信!【第四更!】 - 天域苍穹

1325.第1325章 伤痕、信!【第四更!】

叶笑的眼神,脸色,在一瞬之后又再度恢复了平静;然后他缓缓低头,低声道:“走吧。 ” “人生在世,有得亦有失,总归不能太贪。”叶笑心中默默的对自己说道。这一刻,他的心中酸涩的想要杀人。 他的身子陡然一闪,骤然在原地消失。 他的速度是这么快。 威力全然不掩饰。 轰然一声,冲天而起。无数的霹雳雷霆,随之疯狂响起。 这是属于巅峰高手的力量,云端强者的气势! 乌云汇聚,霹雳狂震,而叶笑的身影,已经不知道飞出去多远。 他甚至没有回头。 展云飞和月霜等人亦同时腾身而起,叶家集长空之中,骤现一阵霹雳电闪,一时间,五位道元境高手,全都是展开神念灵力,飞翔长天,伴随着一路的轰轰雷震,向着远方疾驰而去! 道元高手,动则霹雳随身! …… 叶家众人满眼尽是无限震撼地望着五人,展开惊天动地的威势离去;基本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满满的、掩饰不住的荣耀。 这就是我们叶家! 这就是我们叶家公子。 唯有月宫雪仍自失魂落魄的望着长空,不知是在远眺叶笑,还是在看其他什么人。她的眼神之中,全是空洞。 良久良久,叶南天叹了口气,走过来抱住自己妻子,轻声道:“笑笑已经走了……” 月宫雪身子颤抖了一下,喃喃道:“笑笑……已经走了?” 这一刻,夫妻两人尽都感觉这句话,竟是意犹未尽…… 是这个笑笑,已经走了?还是那个笑笑,已经永远地走了? 两夫妻彼此依偎,一路回到家中,月宫雪始终显得神思恍惚,灵智不属;才一回到房中;月宫雪就一屁股坐在了床上,眼泪又再度悄然地流下来。 这数日下来,月宫雪可谓动辄落泪,真应了那句女人就是水做的老话! 叶南天此刻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妻子,甚至不知道从何说起;只好保持沉默。 如是僵持片刻,却是房中的异样打破了这个僵局,两人此际修为何等深湛,瞬时感觉到,这……房中似乎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为什么会这么香?” “为什么……会这么冷?” 夫妻两人同时出口,各自道出一个房间中的异样状况。 两人神识横掠,迅速发现在两人的枕头下面,正是那香气以及寒气的源头。 夫妻二人定睛细看,登时面面相觑,瞠目结舌。 却见在叶南天的枕头下面;月宫明珠四颗,无垢莲子四颗,冰晶玉魂一份。 月宫雪送给叶笑的月宫重宝,全数都放在那里,散发着悠悠的寒光;典雅的香气。 除了这些宝物之外,还有十几只玉瓶,每一只玉瓶里面,都有十颗丹药。 虽然玉瓶尽遮灵丹光彩,但叶南天对这些丹药并不陌生—— 丹云神丹! 每一瓶下面,都附有一张纸,详细的介绍这些丹药的应有类别;以及服用方法。 这些东西静静地摆放着…… 月宫雪看着这些东西,不禁又流下泪来。 “笑笑……他什么都没有带走。”月宫雪悲从心来,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落下来。 “我能感觉得到……笑笑临走的时候,其实是希望我能够抱抱他的……可是我没有……我为什么没有去抱他呢……”月宫雪大放悲声。 叶南天叹息着…… “他为什么不肯带走,那是我的心意啊……”月宫雪心情复杂到了极点,道:“那天晚上,笑笑当时收下了的时候……我分明能够感觉到,他很快乐,很开心的……” 想起那天晚上,自己将这些东西给叶笑,叶笑眼中闪出来的那份愉悦,那种满盈的亲情氛围;月宫雪只觉自己的心,就像是碎了一般。 为什么,为什么临了临了又将这些全都留下了? “想必是那天晚上咱们之间的谈话,他都听到了……”叶南天满心惆怅,默然半晌才说道:“他……乃是绝世高手,修为更在你我之上……又有什么动静,是听不到的……” 说着说着,将满腹的话语归于沉沉的一声叹息。 显然,叶南天此刻的心情压抑到了极点。 月宫雪对叶笑自然充满了爱意,母亲对儿子最真挚的爱意! 或者正是因为这份爱意的真挚,月宫雪不允许儿子的不“纯粹”,所以她才会如此执着的质疑着,又如此的痛苦! 月宫雪睁大了眼睛看着叶南天,颤声道:“你是说……他正是因为听到了我们的谈话?所以才会,才会……” 月宫雪看着枕头下面的月宫明珠等;还有那十几个玉瓶。 那是传说当中的丹云神丹。 月宫雪出自超级宗门,自然是识货之人,明白丹云神丹的价值,或者可以这么说,这十几个玉瓶之中,每一个玉瓶中,都有十颗丹云神丹;每一颗丹云神丹的价值,即便抛开药效不说,只论“丹云”这两个字,便已经超过,这所有月宫明珠,无垢莲子和冰魄玉魂的价值总和! 月宫宝物固然难得,却非无可求,而丹云神丹,从来就只是传说! 两者不存在可比性! 而这样的宝物,却足足有一百多颗。 “笑笑自从回家以来,为整个家族付出的……还要远远超过这些东西,不,我和宋绝,还能回到天域,从初初的疗伤、复原、进步,提升,所有一切,源头都是笑笑!”叶南天神情复杂的看着月宫明珠无垢莲子等…… “我们能够回到青云天域,都是笑笑在做事……” “他有什么心事,从来没说过。” “他做了什么,从来没说过……” “他究竟什么心思,从来没说过……” 越说,叶南天心中越是激动,忍不住嘶声道:“纵然他真的……但是他,他为我们叶家所做的一切,全然没有半点危害……而他所受的委屈,唯有他自己……”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叶家,为了一份亲缘……” “他为叶家做了那么多……他一手将叶家扶植成为青云天域有数的庞大家族,顶级势力,留下了无穷底蕴,万世不拔的根基……” “他为了这个家族,做了太多……但最终,却是受了伤走了……” 叶南天轻轻叹息:“我能够感觉到,他心中的痛。也能感觉到,这个伤痕,几乎无法消除……” “但是我想要说……”叶南天嘴唇哆嗦着。 “纵然他真的……” “但是我认!” “我认!” 叶南天低声的说道。 “我一定认的!” 月宫雪蜷缩在床上,似乎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两眼无神,良久,道:“我的儿子,我也认的!” “但是……现在已经晚了,太迟了。”叶南天痛苦的闭上眼睛:“在我们的猜测那一晚上说出口来被他听到之后,就已经太迟了,你跟他相处太暂,不了解他的个性还有情可原,我跟他相处偌久,竟还是一叶蔽目,是我的错误……” 叶南天的想法与月宫雪迥异,他跟叶笑相处的时间已经不短,很了解自己的这个儿子,甚至可以说,了解叶笑还要多过了解之前那个纨绔了十六年的儿子! 月宫雪欠缺叶南天与叶笑相处的情感,情绪失控亦在情理之中! 一切的一切,仅能归结于一句话,人总是人,任何智者也有不复理性的一面,母爱如天的月宫雪如是,智慧如海,沉稳若渊的叶南天同样如是! …… 在月宫明珠和丹云神丹等一干物事的下面,还压着一个信封;里面鼓鼓的,乃是一封信。 这封信,静静地放在那里。 信封上面,没有写任何一个字。一片空白。 不知道里面写的什么。 ………… <写的很痛苦,求月票。今天四更,竭尽所能了。> p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