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9章 连心双剑,天地霜寒! - 天域苍穹

第1289章 连心双剑,天地霜寒!

刚才出声的那到阴森声音又道:“月霜长老这话说得却是谬误了。我们若是敢以真面目放对,又何必这般藏头露尾?” 月霜冷冷点头:“不错,确实是我问得笨了,只是无论你们是否见不得人,也都无所谓。反正你们全都是要死的人了,露出脸或者没有露出脸,对我们来说,结果都是一样;对于当前局势,更是无足轻重。” 那人嘿嘿冷笑:“月霜长老真是豪气干云,巾帼不让须眉;只不过呢,今日鹿死谁手,却还属未知之数,且让本座一观,月宫霜寒是否当真威凌天域,无可匹敌。” 说罢,那人眸子中杀机凛然一闪,极尽阴森口吻的说道:“玉碎战术!” 周遭刚刚承受过暗器反击、惊魂初定的那十四个人闻言齐齐浑身一震;旋即弥漫出一股悲愤的雄壮,绝望的杀意! 所谓“玉碎”战术,顾名思义,就是与敌人玉石俱焚、同归于尽的战术! 且还是那种敌人未必会死,可是施展这一种战术的那个人,却一定要死,一定先死的决绝杀敌方式! 用自己的死亡为契机,为自己的战友创造杀敌机会,可谓是玉碎战术神髓所在。 “玉碎?”月寒嘲讽的一笑:“就凭你们几个三脚猫,竟也有资格被称之为……玉?你们这群货色就算是死了,也不过是一堆烂瓦片!” 就在月寒满盈嘲讽的声音中,对方那十几人已经悉数飞身而来,一派不顾自身,与敌偕亡的架势。 原本极尽昏暗的丛林中,在这一刻,满目尽是刀光剑影,浩瀚剑气几乎瞬时照亮了整片苍穹;而在一片明亮如炽之中,骤现无数的细微黑点,纵横交错,瞬时弥漫了整个战场。 “穿脉金针!”月寒愤怒万状的惊呼了一声:“这是……冰霄天宫……你们竟是冰霄天宫的门人?” 为首的黑衣蒙面人仍自阴森森的笑道:“月寒长老确实见识广博,一眼就看破了我们所用暗器的来历,只不过呢……除了冰霄天宫之外,别人就不能用这种@@,金针了吗?” 对方矢口否认。 恶战已经再度展开。 月霜月寒一前一后,彼此呼应,剑光纵横交错,循环往复,时而身子一闪之间,姐妹易位,一百八十度的对称调换,又或者突然就变成了东西两面的铜墙铁壁,守得滴水不漏,触之反伤…… 对方合共十四名道元境高阶修者以豁出性命的方式展开围攻,在这姐妹两人联手配合之下,竟全然没有半点作用。 甚至于,处于被保护状况之下的叶南天、月宫雪等四人,完全没有出手的余地。 再战片刻,一声惨叫骤起,血光崩现。 参与围攻的一名黑衣蒙面女子蓦然中招,其身上六处地方乍然射出鲜艳的血花,整个人登时打着旋转滚了出去;身子兀自还在半空中翻滚,可是每一次翻滚之余,地上都会多出来一片显眼至极的血痕。 “追魂夺魄雪六出!” “砰”地一声,左面一人突地合身扑上来,施展身剑合一之招的一个女子,在即将攻击到叶南天的瞬间,却见眼前人影一闪,攻击对象然和变成了月霜当面。 在好似瀑布一般沛然莫御的绵密剑光之中,月霜飞起一脚,好似白驹过隙一般,精确无比地穿破了对方宛如实质一般的匹练剑光,狠狠的踹在那女子的小腹上! 那女子登时一声惨哼,剑光走势瞬时溃散,整个人反向倒飞出去,更在半空之中大口大口地喷出来许多内脏碎块,如此伤势,显见是不活了。 “月霜月寒果然了得,名不虚传。”为首的那人兀自在控制着空中的穿脉金针,及至看到这一幕,终于确定了只是凭当前的这些人手,绝无可能不能对霜寒造成任何伤害,只会造成己方人员的损失罢了,。 且若是时间拖得稍长,只怕还会将这些人全部损失在这里,徒劳无功。 一念至此,突然仰天长啸。 刷刷刷…… 那一声长啸,声犹在耳,四面八方,又有十几条人影疾速闪现。 这些新添的人手,一个个仍旧是黑衣蒙面,在这幽暗的氛围下更显阴森恐怖;普一现身,一言不发,便即恶狠狠地加入围攻战团。 后一批人手才一入战,月霜月寒便即感觉压力一重,再不如之前的进退自如,信手拈来。 姐妹两人急疾对望一眼,一眼对视,各自明悟在心,这一刻的变化同样在叶南天既定算计之内。 两姐妹对当前状况,早有腹案,压力骤增之瞬,非但没有退缩,反而剑光一涨,瞬时扩大了放手的圈子,随即两个人便在对方战力将近三十名道元境高阶修者的强力围攻之中,展开了更强力的反扑! 如同长虹贯日一般的犀利剑光,在昏暗的丛林中尽情泼洒,宛如剑气长龙一般的飞舞来去,双剑联袂强势反攻,一时间竟然将敌方一干人等悉数逼得节节后退。 月霜月寒气势如虹,逼退敌人之余,仍自连连进攻,一鼓作气将敌人逼退了三十多丈! 面对如斯攻势,对方每个黑衣蒙面人的蒙面巾都已经是被汗水打湿了。 显然,即便是合这三十多人之力联手,也非是霜寒姐妹联袂合攻之敌!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为首的黑衣蒙面人突地再发一声呼啸。 早已觉得应对艰难的一干黑衣蒙面人如蒙大赦,齐齐翻身后掠。 然而他们这般一起动作的翻身后掠,却是犯了武斗大忌,月霜月寒见状哼了一声,全无犹疑,剑光趁势追击;连续三声惨叫,三个人在半空中被腰斩成为两段。 这还是对方四散退避,分散得距离较远,若是站位密集的话,被斩杀的人头数绝不止此! 而在这个时候,对方这般不计后果,空门大开闪避的原因也出现了——“轰”的一声巨响,原本接战区域的整片战局地面,全无征兆地塌陷了下去。 无数暗器,从地底下飞射而出。 与此同时,一股令人惊悚的庞大力量,亦从地底下悍然激发出来。 目标,正是处在陷阱上空,即将跌落下去的叶南天等人。 月霜应变神速,随着一声清啸,剑光再度腾龙而起,包裹带着己方六人不降反升;反向腾起空中十几丈,而月寒的剑光则形成了一道坚不可摧的气劲盾牌,将来袭的所有剑气暗器劲气,悉数阻挡在外,全无遗漏。 陷阱之下埋伏的那九个人同样是黑衣蒙面、形象阴森,宛如暗夜魔神一般诡异现身,更发出充满得意意味的笑声。 “月宫霜寒,不过如此。” 月寒冷冷道:“始终是一伙藏头露尾的鼠辈,真以为高明到那里去了?” 为首那人发出桀桀怪笑:“我们高明与否这个不是重点,但我们却注定可以活着回家,可惜高明如月寒长老者,中了我们的绝毒暗器的你,却是再也不能回到琼华月宫了。绝代红妆将成白骨森森,惜哉叹哉!” 月寒冷笑:“就凭你们那点微末伎俩,痴人说梦……” 旋即却是脸色一变。 月霜带着众人落下地来,背靠一棵大树,眼睛逼视着眼前众人,沉声问道:“月寒,你中招了?” 月寒这会的脸色很是难看,同样沉声道:“不碍事,足以支撑到将这帮贼崽子统统杀光!” 然而才不过片刻,她的脸上,已经显露出来淡淡的青色。 月霜转头一看,眉头一皱,大怒道:“这是什么毒?竟然霸道至此?” 为首的黑衣蒙面人淡淡道:“想要对付大名鼎鼎的月宫霜寒,我们如何敢有丝毫的掉以轻心……当然不能用一般的毒药。我们明知道,陷阱对你们没有作用,毒烟对你们没有作用,暗器对你们也没有作用,围攻,更加难以歼灭你们,为何还要来?” “哈哈哈……若是没有相当的把握,难道我们乃是专们来送死不成?刚才出手之人不惜故露空门,就是要引你们全力狙杀,露出不是破绽的破绽,正如我们预期的一般,月寒长老,你中毒了!” “而现在这种毒,就可以让你们两位高高在上的绝世高手,品尝到失败的滋味!” 月寒脸色难看,道:“你们是什么时候下的毒?即使我刚才有露出破绽,仍有护身气劲卫护,毒力何能近身?!” “即便月寒长老不说,我也是有意要解释一番的,毕竟是毒到了月寒长老这等大高手的用毒手段,与有荣焉……”那人显然在故意的拖延时间,等待着月寒毒发,自然乐不得为月寒解释:“在最初第一波攻击的时候,在空气之中,除了有暗器攻势,更提早弥漫了千里无形散。” “千里无形散,无色无味,而且本身并没有任何毒性,正常情况下只是用作追踪用途;不具备杀伤力的药物,你们当然不会有察觉。” 他得意的解释道:“只是……在第二次陷阱出现的时候,在上空开路的月霜长老我们或者鞭长莫及,但,处在下方保护的月寒长老,却注定无能避免地会接触到我们事前不下的牵机粉;牵机粉本身也是无色无味无毒的物事……” 月寒脸色一变,轻轻叹了一口气:“想必是这两种物事结合在一起,就变成了毒药。” “呵呵,无形散与牵机粉结合在一起,虽然会转化为剧毒,但这剧毒却不会发作,不会发作的剧毒,仍旧不虞被月寒长老察觉……”为首的黑衣蒙面人说道。 “哦,不会发作的剧毒?所以不会被察觉?委实有趣,有一有二,想必还有第三吧?”月霜冷冷的道 那黑衣蒙面人阴森森的笑道:“肯定有第三,知道刚才我方人手为什么会故意露出那么大的空门吗?就是要引你们出手击杀啊,他们事前都服用了冰涎液,冰涎液不但无毒,反而是解毒妙品,可是融化在血液之中,转化为弥漫在空气中的血腥气味,却可以将无形散、牵机粉所构成的奇毒全数激发出来!这便是青云天域传闻中,排名第一的无解至毒,自古至今,从来无人可以幸免的冻地冰凌!” 为首的黑衣蒙面肆无忌惮地大笑着,望着月寒渐趋铁青的脸色,道:“月寒长老,现在你是不是感觉到了浑身有些冷?我其实还是很佩服月寒长老的,依照我们的实验结果,寻常人早就支持不住,倒地不起了,月寒长老还能这般屹立,委实难得,哈哈,哈哈……” 月寒淡淡道:“什么冻地冰凌,不过是夜郎自大的区区小毒,居然也妄想对我产生效果,不怕告诉你,我现在一点都不冷,反而有些发热!” “哈哈哈哈……发热,这就对了!”黑衣蒙面人发出一声畅快淋漓的大笑:“这种至毒,本就是源自于毒性生克至理!奇毒入身,五脏俱焚,难有医治方向;但浑身上下的表征,却反而会发出一种寒冷难耐的色泽……事故死在这奇毒之下的人,多数会现出来是被活活冻死的假象!看来,月寒长老的死状,却也与常人无异,我本来还对你抱有期望,现在看来,我刚才所说的果然大有道理,月宫霜寒,不过如此” “哈哈哈……月寒,你完了,你的姐姐失去了你的联手,也将伴你共走九泉,月宫霜寒,你们终究是完了!” …… 一阵肆意的狂笑之余,那人一挥手,命令在场所有的黑衣蒙面人同时上前围攻,这一次却是改变了策略,一沾即走,决不冒险,意在进一步消耗月寒的体力,很简单,他们想要令到月寒体内的毒素加速发作,只要月寒的这一环破了,月霜就算战力完整,却不免会陷入要多护卫一个中毒之人,全面被动挨打的状况,那时候就是彻底的锁定了战局。 月霜脸如寒霜,剑光闪烁,此刻已然承担了来自敌方的绝大部分攻势;抽空看到月寒还在持续挥剑出招,或攻或受,不由大急;“你还是先想办法逼毒,不要再耗费内元……我一人足矣抵挡他们的攻势。” 月寒脸上露出来汗渍,咬牙恨声道:“试过了,没用。” 那边,为首黑衣蒙面人得意的大笑道:“我们布局良久,更以数人性命为引,若是仍旧被你逼得出冻地冰凌的绝毒,老夫立即自刎当场,再也无颜立足在这天地之间,哈哈,哈哈……” 笑声充满了自信满满,以及得意至极。 所有黑衣蒙面人眼见状况丕变,亦都是人人精神大震,以他们的修为,自然能够轻易感觉得出来,月霜月寒之前那种天衣无缝的配合,似乎已经开始出现了迟滞,而且迟滞的频率还在渐次增大。 那是一种运转不灵,再也不能圆转如意的微妙感觉,不论敌我,在场每一个人身在战局之中的人都能清清楚楚地感觉出来。 叶南天长剑在手,与月宫雪背靠背站着,之前他们夫妇二人,勉力出手,抵御来自周遭的攻势;可惜就只承受了两次震荡,两人俱都是口吐鲜血,再战无力。 他们毕竟只得道元境初阶水准,在这样的战局中,几近无能为力,至于清雪、雾雪两女,根本就不敢上前,以她们未臻道元境修为的实力,纵然是战斗余波都足以要了她们的性命 随着战况情势的愈发不利,月霜的神色也越来越显焦急,剑光拼命一般洒出;月寒的脸色越来越青,手中剑越来越是有些无力;恨声道:“果然是冻地冰凌,天域绝品至毒,冰霄天宫的不传之秘!当真是冻地冰凌!好好好,你们果然是……冰霄天宫的人!” 旋即更是“噗”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摇摇欲坠,连长剑也已经拿不住了,垂落在地上,支撑着身体,但却似乎连这般坚持都已经难以维系,剑身被体重压得有些弯曲了。 乍看上去,整个人随时都能跌倒uw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