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8章 定计、丛林、遇袭 - 天域苍穹

第1288章 定计、丛林、遇袭

叶南天在地上画了一个大圈:“这就是黑暗之森区域。零点看书△,” “既然是埋伏,偷袭,那么,最大的目的,就是制敌于死地!” “在这个前提目的的驱使下……就是无所不用其极的展开各种战术战略。”叶南天指着圆圈中,画了几条横七竖八的线,示意乃是错综复杂的树木。 “第一,生长有太多茂密树木的地方,尽可能的不要藏身。因为这些地方,往往正是敌方最为注意留心的地方,很容易暴露自己的位置。” “刚才我有提到,对付霜寒两位长老这样的高手,一瞬间的疏忽大意,便足可以即时致命。所以……我尽量选择一些树木并不是很茂密的位置,甚至是那种连树木都不是很粗壮的位置,在树后,隐藏人手。为求稳妥隐蔽,即便是茂密的树丛树冠位置,都不要安排人手。” “这些可供选择的树木,在这样辽阔的森林里,却不茂密,想必就不会很多,那么,可以从八个方向,十六人错落着,形成第一波攻势。而第一波敌人出手之时,对于两位长老未必能够造成多大威胁,但对我们这几个修为比较低的,却足以构成致命威胁,我们一众必然会即时后撤……就算是有反击杀敌的机会,也会因为要查看环境地势等因素而暂时放弃。敌人却可趁这个空档,发动第二波攻击,从这个位置开始。” 叶南天指着路上众人脚下:“若是在这个位置的地下,埋伏人手,也不需太多,只要也有十来个的样子。突然横空而出,以泥土沙石为掩护。然后,施以淬毒暗器乃至毒烟毒雾,就算仍旧不能造成斩获,我方怎地也不免手忙脚乱。” “第二波的攻势到此告一段落,因为真正能够造成我方伤亡的,乃是第二波之后的近身搏杀;在这两波攻击之后,相信地方所有的战力,都会出现,以本身真实修为展开致命攻势……这是第三步;相信到了这个时候,由于我们是骤然受袭,又是承受连续两波攻击侵袭,就算仍旧未受实际损失,出现手忙脚乱,乃至恐慌在所难免,对方出手的三十二位高手,已经足够对我们形成致命威胁。面对这股力量,我们势必需要全力应付,不敢有丝毫分心旁骛……” “对方的那三十二个人身上,随着战斗持续展开,攻势势必将更为极端,甚至惨烈至极,以伤换伤以命博命的打法,层出不穷。务必要令你们生有一种应接不暇的感觉。” “合共超过三十名顶尖高手以拼命之姿所形成的攻势,即便强如霜寒两位长老,也未必可以招架得很轻松吧?” “可是,在这个时候,真正的最后绝杀,其实正在慢慢形成。” “只要两位长老出现任何一点疏忽大意……那么,我相信,地方立即出动一直埋伏着的暗地力量,针对出现疏忽大意的人展开狙击。” “这最后一波力量,才是对方真正的致命必杀之招。在惨烈厮杀、战况胶着的时候,横空而出,展开最极端的方式,一击必杀!攻击之人的真实战力,只怕不会在霜寒两位长老任何一人之下,非如此不足以完成这个战术!” “只要是埋伏,就要在敌人彻底死亡之前,永远保留着最后一手,没有动的底牌!” “一旦动用了最后的底牌,就要确保战局已经定版!” “所以我们一定要记住,对方已经暴露出来的敌方力量,绝对绝对,不是全部力量!” “这才是异常成功的埋伏战。” 叶南天道:“既然敌人处心积虑,安排杀局,那么,如我刚才分析判定的波段式攻击智慧,绝对应该具备。否则,对方也做不到在江湖中掀起这么大的风浪而无人察觉……” “综上所述,我评估对方此次出动的力量,最少也得四波人手。而且,针对霜寒两位长老在外的名声,他们必然会出动那种善于合击配合默契的战力组合。” 叶南天又想了一会,道:“战况分析至此,告一段落,然而这其中,相关敌人有可能出动的人员层次,毒药级数,可能的攻击模式,我就不是很清楚了,毕竟我修为有限,对于真正意义上的巅峰高手战斗方式,并不是很了解,对于能够威胁到巅峰高手的暗器和毒药,更加是完全的不了解。” “所以,关于可能会出现的毒药什么的……就需要两位长老自己设想一下,唯一需要注意一点就是,千万不要低估对方的能力,反而要尽可能的高估,将环境设想得越恶劣越好,什么东西最能威胁到你们的安全,就要添加进去什么东西,在这个假想的时候,一定要极尽恶毒之能事,越要命越好!” 叶南天着重的加重了“恶毒”这两个字的口气。 纵然以月霜月寒数百年阅历见识,此刻两人仍是听得背心直冒寒气。 在这时候,对于叶南天所抱持的观点,也彻底的改观了。 当真不愧是在寒阳大陆曾经统领百万雄师的一代无敌统帅! 当真是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绝不能单看修为就定义一个人所能造成的破坏力! 即便仅仅只是在这等小型的伏击战的安排推演上,当真已经预设无懈可击。仅仅只是刚才的一番布置,已经让霜寒感觉到这一关的危险,说是九死一生绝不为过,要想全身而过,说是十分困难都是最乐观的说法了。 更何况,这其中还要自己再添加进去一些自己害怕的东西。 如此,才能形成一个无解的杀局。 “毒这方面,我们当真不怕,可以做到万无一失……”月霜道:“我们带有有丹云级数的却毒丹;天域领域之内的所有毒素,百无禁忌,万毒不侵!” 说到这里,两女却是打心眼里感激自己的大哥,叶笑。 原本,以两女的本身修为而论,寻常毒素自然是全无在意的,但若是那些两殿三宫流传于世的绝毒至毒,却正是两人的克星;琼华月宫的功法在对抗毒力方面,效果平平,但是,有了大哥给的丹云级数却毒丹之后,这方面的顾虑却是瞬时荡然无存! 丹云级数的却毒丹绝非说说就完,当日月霜曾经试服过一味就算是道元境九品巅峰服下之后也活不过半天的霸杀毒药,月霜吞下此毒之后又跟着服用了却毒丹,最终竟愣是一点事儿也没有——当然,月霜因为此事,被月寒狠狠地教训了一顿。 月霜此举分明就是拿着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就算是姐姐,也在理亏之下被月寒揍得不轻。 一听到两女对毒有万二分的信心,全无忌惮,叶南天不禁眼睛一亮。 “若是如此,敌人计不及此,不采用毒素攻势就罢了,但若是采用毒药毒烟毒雾的话,我们大可以将计就计,对敌人形成相当有效的反杀……”叶南天道。 “刚才我预设了来自敌人的可能布置;现在轮到我们来商量下,我们应该如何针对敌方的杀局展开反击。”叶南天道:“以我的意思,我们可以……如此如此……” 六个人的脑袋悉数凑在一起,聚精会神的听着叶南天的吩咐。 人人听罢叶南天的反攻策略,尽都是目光发亮,隐隐感觉,就算是埋伏的敌人再厉害,自己等人想要安全通过,也未必是多难的事情…… “不过……计划总是没有变化来得快,就算是事前策略思虑再周全,但敌人势大,真正实施的时候,恐怕……牺牲仍旧在所难免的。”叶南天心中在暗暗的叹息。 而在接下来的这一场战斗中,自己夫妻二人以及月宫雪的两个侍女,本身实力太过低微,陨落的可能性……非常大! 样看着前方的黑暗之森,即将自行步入未知的陷阱杀局之中,叶南天心中当真异常的不甘心;自己刚刚与雪儿重逢,说什么,也不能死在这里! 只是……这一次想要伏击自己的,究竟是哪一方面的人? 他们的目标是自己?还是月宫霜寒两位长老? 联系到这段时间青云天域的风吹草动,叶南天感觉……对方此行的目标,针对月宫霜寒的可能性,极大! “我们的修为还是太弱。”叶南天长长吸了一口气,正色对月霜月寒说道:“两位长老,叶某有一个不情之请!” 月霜温和地道:“叶家主请说。” 叶南天说道:“若是情势当真危急……无论如何也不能两全的时候,叶某请求,两位长老立即离开!不要管我和拙荆的安危,直接远扬……徐图后计!” “那不可能!绝不可能” 月霜激烈的摇头:“无论如何,你们的安全才是第一要务!若是你们夫妇任何其一无法安全离开此地,那么我们唯一的选择,就是战死在这里!” 月宫雪也醒悟过来,道:“二位长老,南天的选择才是正理,敌人极有可能就是利用了你们的这一份羁绊心理,才布下这个陷阱,让你们无法脱身,只能死战……” “两位长老若是有所顾忌,在此力战到底,最终结果仍只是全军覆没,能活却死!” “就算是中计,纵然是万劫不复……我们也决无可能抛下你们独自逃生!”月霜斩钉截铁的说道。 另一边的月寒傲然道:“就算是我们有所羁绊,在这片青云天域的天空下,想要我们两个人的命……也需要付出最惨重的代价!” 月寒这句话,充满了巾帼不让须眉的干云豪气,那是一种绝对的底气。 相信任何人、任何势力也无法否认她的这句话。 若是想要让月霜月寒力战而死,那么,不付出极为惨痛的代价,绝对不可能! 叶南天见霜寒姐妹如此,知道再劝亦是无用,只得作罢,转而将既定计划进一步细化,希冀多一分胜算,便多一分生机! 一行人商量计议完毕,按照叶南天的安排,月霜在前开路,月寒则在后面压阵,叶南天月宫雪紧紧跟着月霜,而清雪和雾雪则在月宫雪身后。 一行人不紧不缓地进入了黑暗之森。 一路之上,清雪和雾雪一句话也没说。 纵然自负如月霜月寒,在这一路上,右手也始终紧紧地按在剑柄上,随时准备拔剑出鞘展开厮杀! 只是众人一路深入了八十多里,仍旧毫无动静。 头顶上不断有受惊吓的鸟儿盘旋飞起,嘎嘎乱叫,这些响动,并没有驱散此地的死寂,反而为这片幽暗的森林,更多平添了几分阴森恐怖之意。 簌簌声音,不断响起,六人一路前行,几乎能够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砰,砰,砰…… “这样不行,气氛不对劲……”叶南天低声提示:“我们还是要边走边说话,给敌人一种……我们毫无防备的感觉,外松内紧……在这样的氛围下,我们不说笑驱散此地的孤寂,本身就已经很不正常了,我们的策略,乃是引诱敌人第一波出手,才能够继续制定后续的计划。” “那……说点什么?”月宫雪皱起眉头。 在这么紧张的气氛中行进,还要言笑自如的说话,甚至还得完全不漏破绽,这个难度系数不是一般的大。 叶南天大声笑了笑,径自开口道:“走在这片阴森满目松林,不禁让我想起了当初在寒阳大陆,率领二十五万大军,追杀草原狼的那一役……啧啧,那一场战斗,当真是……” 叶南天滔滔不绝的开始诉说,声音平静,眉飞色舞,似是万二分的投入,倾情描述自己的伟正光高大上的光辉历史,一派炫耀的款。 月霜月寒和月宫雪却是心下佩服。 这位叶大元帅虽然本身修为不高,但这份定力以及机智,却实在是整个青云天域都难得一见的人物。 随着叶南天好似自吹自擂一般的讲故事,似乎连那份紧张莫名的气氛,也缓和了许多。 六个人持续轻松行进,渐次深入丛林,此时,已入密林三百里。 触目所及,稍远处的地方,可以很明显地看出来曾经经历过一场大战。 周遭树木受到波及,而显得七零八落,到处都是断折的巨大树枝;至于枯死的大树,更是比比皆是,一个一个的大坑洞,在在显示着往昔那场大战的残酷。 “据说,此地……就是当年三大宗门一路围攻追杀笑君主,最重要的一处战场吗?!”月宫雪轻声说道。 月霜月寒沉着脸,哼了一声:“照日天宗与星辰云门还有寒月天阁这三个不要脸的宗门,除了以多为胜,聚众凌寡之外,真本事什么的根本就没有!哼!亏他们还是天域的超级宗门。” “当年,笑君主以一人之力,在这里与三大宗门数百位道元境高阶修者激战……”月宫雪眼看着四周得残酷景象,不由得深深叹息:“笑君主一代人杰,就在这里,注定了陨落的结局,令人不禁扼腕叹息。” 月霜闻言心下不禁有些不舒服。 笑君主……哎,你不知道,那……可就是你的儿子叶笑啊…… 便在这时,变故终临…… “轰”的一声,正中间位置的一片土地,突然间整个坍塌了下去,露出来一道不知道多深的坑洞,尘烟瞬时弥天而起,周遭顿时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境地,四处更有无数石块乱飞,劲气四射,周遭嗖嗖的声音络绎不绝响起…… 从四面八方天上地下,无数的暗器,宛如牛毛骤雨一般的遮蔽了每一个空间,向着六个人,****而至! 烟气之外,八个方向,各有两道璀璨的剑光亮起,空中煞那间充满轰隆隆霹雳雷震。 十六道剑光,出剑者竟然全都施展出了类似身剑合一的拼命架势,狂飙而来! 目标,就是中间尘烟弥漫之处! 月霜眼睛一眯,并不怠慢,长剑“锵”的一声出鞘! 敌人的这第一波攻击,竟然与叶南天之前的推测,完全一致! 既然预测无误,那便等同应对有方了! “诸位莫要忘记此役的针对性策略——将计就计!”叶南天低声急促的嘱咐道。 六人同时取出兵器在手。 在这一刻,处在最前面位置的月霜,手中长剑乍然发出一道刺目的剑光,竟然从左到右,形成了一道很完美的半圆弧形状,剑光凝而不散,在空中驻留,成为一道剑气护罩。 而位于最后面位置的月寒,手中长剑同样发出一道同样的剑光,两道完全相同,方向刚刚相反的剑光,以妙到毫巅的方式,组成了一道笼罩范围并不大,却可将己方六人完全保护起来的完满保护层,这道剑气驻留的时间并不很长,虽然只是一闪而逝,但却足以将对方发出的第一波攻势,全数消弭! 无论是飞扬而起的尘烟,还有翻滚起来的泥土沙石,乃至最主要的攻击点——飞来的暗器,在这一瞬间,全部如是泥牛入海,万流归宗,全部失去了原本的冲击轨迹,尽都旋转着,向着这个圈子飞过去,却在剑光护罩之前,再也难有寸进,转而急速的旋转。 “去!” 月霜月寒守护一剑立竿见影之后,又再同时一声断喝。 “忽”的一声,聚集于守护剑气之外的泥土沙石挟带着难以计数的海量暗器,向着周遭,以比来势更猛烈地态势,急疾反射回去。 与此同时,月霜长剑斜指往右,月寒长剑斜指往左;两人各出左掌,遥遥相对,却见两股沛然灵力,自相反的方向而现,横贯东西,强势结合在一起。 两人互击一掌之余,各自右手的长剑猛然一震,竟自同时脱手而出。 在空中双剑汇流,赫然形成了一道刺目的宏大剑光,宛如长龙一般的显临此地,粗略目测这条剑气长龙足有百丈余! 向着正前方攻来的两名敌人,有如霹雳摧天之势轰然而去。 这一击的走势可说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竟是全然不管其他七个方向的敌人,就只专攻那两人! 承受这并流一剑的两人真正凄惨了,随着一声短促的惨叫,其施展身剑合一剑光瞬间被粉碎;霜寒联手合力的汇流一剑,单纯的杀伤力堪比武法,对面那两人如何消受得起,剑光以摧枯拉朽之势扫荡而过,空中瞬间下起了一阵蒙蒙血雨。 这亦是尽得一声短促惨叫声的主因,正对面的两个人,竟然在瞬息之间,就化作了两团血雨!连惨叫声都没有来得及叫完整,人就已经完蛋! 神魂俱灭! 霜寒两人联手的霸杀剑光一剑得手,并没有乘势追击,反而在得手的第一时间回转,更以剑气余劲再生出一道圆弧剑气护罩,再度将己方六个人全部护在圆弧剑气范畴之中。 这时才有一连串噗噗噗的声响传至…… 却是之前圆弧剑气护罩反弹回去的烟尘、砂石,尤其是大量的暗器见效了! 烟尘砂石蔽日遮天,除了影响视觉,同时还影响听觉,原本就视线不清的暗黑之森,在多了另一层影响感官的障碍之后,对于攻击来势的抵御,加倍艰难! 而掺杂在烟尘砂石之中的反射暗器此刻如同风过竹林,雨打芭蕉,竟然将四面八方奔袭而至的十四个人打得狼狈不堪,手忙脚乱。 这一瞬间的战况描述起来笔墨不少,但实际战况,却至多不过两三息的时间,一开始的烟尘、砂石、暗器急速突袭而至,霜寒联手出剑抵御,烟尘砂石暗器以更快的速度反弹回去,然而霜寒两人的反击一剑,犹能在烟尘砂石暗器反射袭击至其他十四人之前,强势击杀其余两人,甚至还有余暇布下第二道剑气护罩,这战局过程之短暂激烈,已是可见一斑! “月宫霜寒,天骄双剑;联手之威,睥睨长天!不错不错,月宫霜寒,果然名不虚传,当真了得。”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幽幽响起。 漫天尘烟落下,四周的敌人陆续现出身影;一个个的尽都是黑衣蒙面,其中竟有不少人身材窈窕,看起来,俱都是女子修者。 而且这些个女子修者每个人周身都洋溢着森然寒气,似乎是无数座的冰山,在这里汇聚。 “冰寒气劲!?”月霜冷冷淡淡的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敢对咱们姐妹下手的料想也尽都实力不俗之辈,何必在这里藏头露尾的做无谓卑鄙小人行径?难道你们的一张脸,竟是这么的见不得人吗?”的这第一波攻击,竟然与叶南天之前的推测,完全一致! 既然预测无误,那便等同应对有方了! “诸位莫要忘记此役的针对性策略——将计就计!”叶南天低声急促的嘱咐道。 六人同时取出兵器在手。 在这一刻,处在最前面位置的月霜,手中长剑乍然发出一道刺目的剑光,竟然从左到右,形成了一道很完美的半圆弧形状,剑光凝而不散,在空中驻留,成为一道剑气护罩。 而位于最后面位置的月寒,手中长剑同样发出一道同样的剑光,两道完全相同,方向刚刚相反的剑光,以妙到毫巅的方式,组成了一道笼罩范围并不大,却可将己方六人完全保护起来的完满保护层,这道剑气驻留的时间并不很长,虽然只是一闪而逝,但却足以将对方发出的第一波攻势,全数消弭! 无论是飞扬而起的尘烟,还有翻滚起来的泥土沙石,乃至最主要的攻击点——飞来的暗器,在这一瞬间,全部如是泥牛入海,万流归宗,全部失去了原本的冲击轨迹,尽都旋转着,向着这个圈子飞过去,却在剑光护罩之前,再也难有寸进,转而急速的旋转。 “去!” 月霜月寒守护一剑立竿见影之后,又再同时一声断喝。 “忽”的一声,聚集于守护剑气之外的泥土沙石挟带着难以计数的海量暗器,向着周遭,以比来势更猛烈地态势,急疾反射回去。 与此同时,月霜长剑斜指往右,月寒长剑斜指往左;两人各出左掌,遥遥相对,却见两股沛然灵力,自相反的方向而现,横贯东西,强势结合在一起。 两人互击一掌之余,各自右手的长剑猛然一震,竟自同时脱手而出。 在空中双剑汇流,赫然形成了一道刺目的宏大剑光,宛如长龙一般的显临此地,粗略目测这条剑气长龙足有百丈余! 向着正前方攻来的两名敌人,有如霹雳摧天之势轰然而去。 这一击的走势可说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竟是全然不管其他七个方向的敌人,就只专攻那两人! 承受这并流一剑的两人真正凄惨了,随着一声短促的惨叫,其施展身剑合一剑光瞬间被粉碎;霜寒联手合力的汇流一剑,单纯的杀伤力堪比武法,对面那两人如何消受得起,剑光以摧枯拉朽之势扫荡而过,空中瞬间下起了一阵蒙蒙血雨。 这亦是尽得一声短促惨叫声的主因,正对面的两个人,竟然在瞬息之间,就化作了两团血雨!连惨叫声都没有来得及叫完整,人就已经完蛋! 神魂俱灭! 霜寒两人联手的霸杀剑光一剑得手,并没有乘势追击,反而在得手的第一时间回转,更以剑气余劲再生出一道圆弧剑气护罩,再度将己方六个人全部护在圆弧剑气范畴之中。 这时才有一连串噗噗噗的声响传至…… 却是之前圆弧剑气护罩反弹回去的烟尘、砂石,尤其是大量的暗器见效了! 烟尘砂石蔽日遮天,除了影响视觉,同时还影响听觉,原本就视线不清的暗黑之森,在多了另一层影响感官的障碍之后,对于攻击来势的抵御,加倍艰难! 而掺杂在烟尘砂石之中的反射暗器此刻如同风过竹林,雨打芭蕉,竟然将四面八方奔袭而至的十四个人打得狼狈不堪,手忙脚乱。 这一瞬间的战况描述起来笔墨不少,但实际战况,却至多不过两三息的时间,一开始的烟尘、砂石、暗器急速突袭而至,霜寒联手出剑抵御,烟尘砂石暗器以更快的速度反弹回去,然而霜寒两人的反击一剑,犹能在烟尘砂石暗器反射袭击至其他十四人之前,强势击杀其余两人,甚至还有余暇布下第二道剑气护罩,这战局过程之短暂激烈,已是可见一斑! “月宫霜寒,天骄双剑;联手之威,睥睨长天!不错不错,月宫霜寒,果然名不虚传,当真了得。”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幽幽响起。 漫天尘烟落下,四周的敌人陆续现出身影;一个个的尽都是黑衣蒙面,其中竟有不少人身材窈窕,看起来,俱都是女子修者。 而且这些个女子修者每个人周身都洋溢着森然寒气,似乎是无数座的冰山,在这里汇聚。 “冰寒气劲!?”月霜冷冷淡淡的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敢对咱们姐妹下手的料想也尽都实力不俗之辈,何必在这里藏头露尾的做无谓卑鄙小人行径?难道你们的一张脸,竟是这么的见不得人吗?”u </br>

上一篇   第1287章 浩劫将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