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8章 往东、责难【第四更!】 - 天域苍穹

第1278章 往东、责难【第四更!】

寒冰雪那速度,当真是疾逾流光,白驹过隙,可是如此极速的身法,却完全无法脱出叶笑的掌握,寒冰雪数次转向,却总逢叶笑在前拦路。√∟, 寒冰雪见状不明所以,怎么也想不通,大家的身法速度明明在伯仲之间,自己的功体修为甚至还要更甚一筹,叶笑怎么就能每次都比自己更快,且还是完全封住了自己的去路! 叶笑呵呵阴笑道:“小冰雪啊,这就是所谓的‘入微’之境,瞬时洞悉对方的动向而做出最具针对性的反应应对,乖乖的过来,哥哥保证不打死你,听话,乖……” 寒冰雪苦着一张脸:“大哥我错了,我不该痴心妄想异想天开,我真的知道错了,给小弟弟留点面子,不要打脸啊……” 叶笑一脸的坏笑:“知道知道,你得靠你那张小白脸混饭吃呢……” 旋即,气势靠近完全放弃抵抗、忍为鱼肉的寒冰雪! 砰砰砰…… 寒冰雪惨叫连连。 此际虽然正有要事需待解决,可是叶笑却唯恐寒冰雪自恃修为已臻醒,却是用心良苦! 两兄弟笑闹片刻,又将话题转回正途—— “叶家的叶笑公子,虽然不能正式出场,却不代表笑君主叶笑不可以重现江湖!”叶笑冷厉的说道:“笑君主已经沉寂了许久,不如就在这一次,打响笑君主复仇的第一战吧!便如你说的,当前时机,正是不早不晚!” 寒冰雪大喜过望,道:“老大说的对,笑君主与两大宗门仇深似海、与叶南天夫妇亦有渊源,此次插手叶家的事情,无论从哪方面讲,都是可以说得过去!这也不会惹人怀疑,更可确立彼此同仇敌忾的关系契机,正是一举多得。” 叶笑嘿嘿冷笑:“我还真没想那么多!现在的我,哪里还会担心什么这方面哪方面的怀疑……一路杀到底杀到尽就是!” 说罢便是仰天一声长啸,金鹰夹杂着风雷之音,凌空而落。 叶笑与寒冰雪身子一晃,已经站在了金鹰背上。 叶笑喝道:“鹰儿,全速往东!” 金鹰引颈长鸣一声,双翅一闪,瞬时雷光闪电迸飞四散,就已经一支离弦之箭一般,极速传入了云层! 风雷涌动,气象万千。 叶笑两人乘跨金鹰飞跃崇山峻岭,向着东方飞凌而去! …… 这会的叶南天正是满心欢喜鼓舞之时。 因为,此行诸事顺遂,尽都圆满达成;月宫霜寒出面斡旋月宫高层,月宫雪顺利开释,此刻,这对阔别近二十年的夫妇二人破镜重圆,再度聚首。 叶南天打心眼里往外的无限幸福,只感觉人生至此,当真是再无他求。 当然了,这个所谓“顺遂”的过程也只是相对比较顺利,若非有霜寒姐妹的大力斡旋、支持,根本不可能一帆风顺, 初初跟着霜寒来到琼华月宫,在刚刚面对琼华月皇的时候,月皇仍旧坚持不肯让徒弟就这么跟叶南天离开。 在月皇看来,无论于公于私都不该让叶南天带走月宫雪,于私,即便是时至今日,月皇仍旧是打心眼里看不上叶南天,认为这小子从任何一方面来说,都配不上自己的徒弟,于公,彼此已经有了这么多年的恩怨纠缠,岂能因为一句说走就走就能解决!? 更关键的是,即便是放人走,往昔的重重矛盾仍旧无法开解了;不放人,也就是如此。 既然放人与否的结果相同,何必顺其心意! 所以月皇在亲眼确认了叶南天已臻道元境的修为之后,仍旧诸多推诿,百般挑剔。 不意,霜寒两女当仁不让地站了出来,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展开当面质问—— 月霜首先向琼花月皇发难:“当初你不是许下了承诺,只要叶南天本身修为臻至道元境,就让人家一家团聚么?怎地事到如今,你的要求人家做到了,你却反悔了,你这是啥意思?知道啥叫人无信不立吗?” 月寒更是直接怒了,喝问道:“人言为信,言出如风,你这般反口复舌,出尔反尔,令到整个琼华月宫都因你蒙羞!” “你不顾面皮的反悔,不肯放人、败坏本宫清誉,原本跟咱们姐妹无关,可是我们两人当日可是在听说了你的承诺之后,也顺着你的意思给人承诺了……你此际不讲信用,却是连累我们俩也失去了信用,实在是不当人子。既然事已至此,这个琼华月宫我们也没脸面再待下去,就这么散伙了吧。”月霜粉面含煞。 “是啊,这么不讲信义,连累得我们都无法做人,你这人怎么这样呢?” 月寒皱眉瞪着月皇:“你若是从一开始就不打算遵守承诺,何必让我们两人前去,退一万步说,起码也应该在我们去的时候就跟我们说明白啊,你可以枉顾道义,不爱惜自己的面皮,我们两姐妹可没有这么厚的面皮,出尔反尔……现在这状况,你这般红口白牙的当场说话不算话了,这不是玩人么?你到底是想玩叶南天两夫妇,还是想玩咱们姐妹?” “莫非你看着我们两个好玩?是你可以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小角色?”月霜有意无意地抓住理由不撒手,展开穷追猛打。 “原来你竟是在耍我们姐妹玩!?”月寒更是直接铮然一声拔剑在手。 “你是不是觉得这样很好玩?很有趣?是不是?”月霜义愤填膺。 “你又知不知道,琼华月宫几万年的声誉,就这么毁在你的手上?”月寒痛心疾首。 “如此毫无信用,出尔反尔的地方,我们两个是肯定呆不住的。”月霜冷冷淡淡:“你们爱怎么怎么,反正我是丢不起这个人。” “是啊,我们丢不起这个人!”月寒大声。 “何止是我们,相信琼华月宫上下的所有人,即便是只是初入门墙的小弟子,也是万万丢不起这个人的!”两女异口同声。 “要不干脆将门派解散了吧,连‘人言’这最基本的信条都能枉顾的宗门,复有何面目立足于天域之巅,早解散早了……无谓留在这世上丢人了……”两女继续炮轰,态势越演愈烈。 霜寒两姐妹全无顾忌,同时音量还大到足以响彻整个琼花月宫的话语,让琼华月宫差点儿就地震。 ………… <很悲剧,昨天,我跟媳妇讨论女人心理,媳妇问,啥情况。我说,两个女人看上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有家室,然后这两个女人在争……媳妇就说:已经有了老婆,还争什么? 我苦口婆心解释了十几分钟,媳妇终于明白“光明正大的找小老婆呗?”我连连点头,就这意思。媳妇说:你可以去死一死…… 然后抓起旁边的方便面,就打了过来…… 我委屈啊!求月票安慰…… 晚上应该还能有更新……>u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