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 一根毛? - 天域苍穹

第四百四十八章 一根毛?

心中有底,武法更不着急,以我的修为,纵然是是以这种大量消耗元气的方式保持当前速度追踪,却最少还能再持续七天七夜,而前面这道白影,又能保持多久这等极限冲刺速度呢? 只要白影的速度稍缓,即时就要成为自己的囊中之物。 天色又再度暗了下来,赫然是黑夜再临,双方仍旧保持着超越青云天域最终极移动速度的状态彼此僵持着! 这般持续到天边再一次出现黎明的时候,武法意外发现,前方彼端,竟然出现了一座看起来很熟悉的山峰,山峰上端云雾缭绕,间或更有黑云隐现。 那里是……这一路追踪下来,竟然快要去到了自己隐居的地方? 黑云峰。 武法对于这个现实简直有些不敢置信,不过一天一夜的功夫,自己追踪这一道白影,竟然追出了足足一万三千里! 一万三千里,是自己隐居之地与天钓台的直线距离,绝无差错! 在武法确认了自己的这判断之后,不禁惊叹那道白影的韧性也委实是强到了极点。 这样的距离,而且是不断的变换方向来回转圈,躲躲藏藏之下……细算起来,恐怕两万里路都不止! 这样的速度,这样的续航后劲,这样的坚持,恐怕……相信就算天域强者排名中仅次于自己的飘渺云宫大长老玄冰,也未必能够做得到吧! 不过,你前行的方向不对,竟然来到了我的大本营,就已经意味着你的运气走到了尽头,因为,当今之世。绝对不可能有人比我更加清楚,这黑云峰的一草一木。 你走到这里,正是自踏绝路。 抵达黑云峰起始一刻。就是这场极限追逐终结篇拉开帷幕的开始! 黑云峰眨眼已至,白影速度仍旧丝毫不减。瞬时便已经去到了山峰之前,只见一道宛如极速流光的白线,向上飞窜;山腰处,赫然有一个黑悠悠的洞口。 几乎可以预见,白影是想要进入那个洞口,借助内中未知的地形之便,延长这场追猎游戏! 武法见状心中不禁更加放心,因为那个洞口。内中的一切,对于白影而言固然是未知的,可供期待,可是对于武法而言,全无隐秘可言! 那个洞口,通往的山腹空间不但不大,而且还没有其他出口。 虽然对于道元境巅峰强者而言,想要将山腹空间另开一个出口不是难事,但那也是需要一点点时间的。可是这会,正是分秒必争的微妙时刻。只需要一瞬间的停顿,我就能追上你,拦阻你。抓住你! 不知道是不是天从人愿,还是气运当真尽在武法一边,白影便如同一道利箭,白驹过隙一般极速射入了洞口之中,就此消失不见。 武法紧跟着去到了洞口位置,却没有即时入洞,因为这一瞬,事情的最终结局已经可以提前定版,再无可逆的余地。自己终于成为了这场极限追逐的最终胜利者,当下忍不住心头欢喜。仰天长笑:“瓮中捉鳖,我看你还怎么走!” 这个洞。满打满算就只得三丈深阔,更呈歪粗里窄之形,站在洞口,整个洞中所有一切尽都是一览无遗。 换言之,那个白影根本没有任何可供藏身的地方。 武法意气风发志得意满踌躇满志地守在洞口,鹰隼一般的眼睛洋溢自信满满的笑意扫射洞中,下一刻,他的笑容冻结在嘴角,旋即更是脸色大变。 “人呢?” 一如武法所知,洞中所有一切尽都一览无遗,然而触目所见,洞中空荡荡的,竟然是什么也没有,原本该即时收入眼中的白影,踪迹不见! 就只在洞中的最里面位置,软塌塌的摊着一件白袍,正是先前那道白影所穿的白袍。 如今,白袍依旧在,白影中的真身却是不知道为了什么,就在这密封的山洞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哪去了?到底哪去了?!” 武法怒喝一声,身子一晃之际,闪出来七八道残影,早已将这个山洞内中每一寸都搜寻了至少一遍,及至再闪身回到了洞口,心头竟满是迷惘。 对方怎么会突然消失不见了呢? 哪怕是到达了入微境界的道元境九品巅峰高手,不可能就这么凭空消失的。 无论如何,怎么也会有一些蛛丝马迹可循。 但,如今这般就好似融进空气、彻底消失不见的现状,却是绝对不可能。 武法一把抓起那件轻柔的白袍,手掌紧紧的攥着这最后一点线索,心中诧异得几乎要叫出声来。 这世上,怎么会发生这般诡异的事情? 难道我万里追踪,全是假的? 不,手中白袍真实存在,那就意味着白影,同样无虚,可是,对方怎么就会瞬时不见踪迹了呢?! 武法抓着白袍重新回到了洞口,心念陡然一动,突然腾身而起,站立空中,两掌如同开山巨斧一般,以一种近乎疯狂的频率不间断的重劈出去! 即时,一道道强横至极的劲风,如同天神利剑一般的不断落将下来。 区区山洞,何能承受如此雄力,刹那间便已变成了一片齑粉,再过片刻,来带着整座黑云峰,亦随之哗啦啦倒塌下来,尘烟冲天而起,蔽日遮天。 武法立身高空,眼睛不错神地注视着方圆十里之内的一切,绝无半点疏漏,可即时是如此大范围的详细观视,仍旧没有发现半点异常。一直到整座山峰都变成了最大都不超过手指头那么大的石块,仍是毫无发现。 “那人,竟然真的消失了……” 武法的眼睛里面,竟然“啪”的一声爆出来一团小小的黑雾,喃喃自语。 他松开手,望着攥在掌心的那一件雪白的袍子,皱起了眉头,满心疑窦—— 这,到底怎么回事? 武法将白袍摊开,翻来覆去的仔细观视,初初没有丝毫发现,武法的眉头也随之越皱越紧。 突然,他目光一闪,从白袍的某一处,用手指轻轻捻出来一根雪白的毛发。 武法的眼睛登时睁大,满眼尽是不可思议。 若非是修为深厚沉稳已经到了一定地步,几乎要惊呼出口。 “毛?” “一根毛?!”(未完待续。)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