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1章 魔物! - 天域苍穹

第1191章 魔物!

黑影缓缓转头,那团黑烟也随着他而缓缓转动,场面可谓诡异至极,那团黑烟中再度爆出两团有如鬼火一般的冥厉目光,定定的望着叶笑,淡淡道:“好大的胆子,你跟谁……称老子?” 叶笑以充满嘲讽的意味笑了笑:“你什么时候听说……只要不是你爹,就不能跟你称老子了?若是连这点道理都想不明白,你这个大能貌似也能得很有限啊!” 这句话普一说出来,天地间的气氛登时变了。 天云变色,阴风怒号,一时间,呜呜作响,如同万鬼齐哭,愁惨天地。 整个天上地下,瞬时变得一片天愁地惨。 连正值中天的烈阳,也似乎是因之失去了光芒。 无边的杀气,瞬时齐聚。 叶笑仍自面色冷肃,抱臂而立,冷笑着看着对面的黑烟,满是怜悯的说道:“看你归根到底不过是一介魔物,就算你修为再高又如何,但,纵观整个青云天域,只要是正常的人,就可以对你称老子!” “甚至,你不该对愿意做你老子的人感恩戴德吗!毕竟愿意当一头魔物的老子,那也是需要莫大勇气的,不是么?!” 魔物! 这句话一出,让对面的黑烟猛地颤动了一下。 突然,一阵阴冷的笑声从黑烟之中阴测测的传了出来:“呵呵……呵呵呵……”笑声中,也似乎同样夹杂了无数的冤鬼戾魂那样的阴冷。 “你叫叶笑?”黑影目光死死地盯着叶笑,声音突然变得再无任何喜怒哀乐,彻彻底底的平静下来。 叶笑突如其来的一番话,显然已经将这个黑影彻底的激怒。 这种诡异的平静,正是他暴怒表现的前奏。 “怎么?”叶笑桀骜说道:“难道你还有别的意见?” “额呵呵……”黑影有些兴致盎然的看着叶笑,淡淡道:“意见是没有,不过有一个事注定了,那就是,无论你是哪一个叶笑,你都完了,我说的。” “就算是当年的笑君主叶笑,在我面前也不敢如此放肆。”黑影平淡的宣告。 “我呸,你算个什么东西?从你嘴里提到笑君主这三个字,那都是对笑君主的侮辱!”叶笑嗤之以鼻:“不敢对你如此放肆?那是他从没有遇见你!” 黑影突然再度沉静了下来,平静得有如一湖死水。 冥厉目光再度上下打量着叶笑,缓缓点头,似是略略思索了一下,道:“原来如此,原来便是你。” 黑影的语气异常笃定,全无质疑余地,竟是确定了此叶笑就是彼叶笑,往昔的笑君主! 叶笑仍是一派冷肃,傲然道:“便是我,你又能怎地?” “原来你这个叶笑,当真就是往昔的笑君主叶笑。”黑烟中的黑影怪异的笑了笑,道:“整个青云天域,能够断然说出来笑君主叶笑从未见过我的,就只有他自己!” “原来你竟没有死!” 黑影淡淡道:“你的造化不小,然而你的运气却是不佳。” 叶笑淡淡的说道:“我运气佳不佳的你说了不算,不过你这算是承认你就是武法了吗!” “哈哈哈……”黑眼之中一声长笑,那团黑烟突然猛地暴散开来,露出内中的一袭身影,一身黑衣,长发中分披肩而下;背负双手,眼神如同两个无底深潭,淡然无波,却仍是以一如既往的残忍冥厉眼神的注视着自己两人。 这种眼神,就如同看着两具死尸。 武法,终于显露出了他的庐山真面目。 “当初青云天域,能够入我眼中的,让我认可,他日能够有资格与我一战的,也就那么几个人。”武法背负双手,施施然走来,每走一步,黑袍飘动,便如同满天乌云动荡了一下。 “其中一个,就是你叶笑!” “当日乍闻你陨落的消息,本座还感叹自己看走了眼,不过天数有凭,彼此相遇,那就注定这一战不可避免,既然你注定要死在我的手里,那么,我自然要尊敬你一次。”武法缓缓迈步:“以我的真实面目,送你归冥!” 叶寒两人眼看着武法启步向他俩一步步的走过来,天地之间,似乎亦随之响起了某种极有规律的节奏。 那是一种……在人的灵魂之中缓缓响起的特异节奏! 就如同是……催魂动魄的鼓点声,自心灵深处响起! 那声响,不知道是越来越近,还是越来越响,总之,就好似铺天盖地一般的压将下来…… 可是仔细分辨,却又无远近之别,音量高低,由心而起,渐次扩散,逐渐充满整个苍穹天地! 那是一种若真若幻,难以捉摸却又真实不虚的感知! 这一刻,这一瞬,在叶笑和寒冰雪的耳中心中灵魂深处,同时响起来若有若无若真若幻的鼓点声,震得两人头晕目眩,几乎立足不稳,站立不住。 武法仍自一步步的走将过来,这位青云天域公认的第一高手、第一强者,脚下如同带着千山万水,步履沉重万端的踱过来;他的那一头黑色长发,如同千万条游丝灵蛇,在空中肆意蜷曲,随意扭动。 他的眼神依旧是古井无波、冥厉若幽。 然而两人面前的空间,竟然出现了斑驳破碎的微妙感觉。 叶笑竭力控制着自己充满无数负面状况的心神,冷笑道:“武法,堂堂第一高手被我说到痛处了吗?真的有这么痛么?” 武法默然不语,似是全然不为所动,仍旧缓缓往前移动。 可是叶寒两人却觉压力瞬时陡增倍余,虽然还可勉力支持,却已经是己身极限,尤其是叶笑,纵然心境仍有余地,本身实力不足的弊端早已显现无疑! 叶笑面对如斯困境心下却是不惊反喜,哈哈大笑道:“称呼你为一个魔物……你他么的就怒了?不再装深沉了吗?哈哈哈……” 武法深邃眸子中的古井不波瞬时不见,这一瞬似乎有火焰腾腾燃烧而起。 终于再度开口说道:“叶笑,看来我有必要告诉你一个现实,一个人不是不可以卖弄口舌,却始终需要甄别卖弄口舌的对象,而向一个你万万招惹不起的存在卖弄口舌之利,唯一结果就是黄泉路近;本座今天就用你的性命,来证明这个论断。” 叶笑冷笑:“武法,你告诉了我一个现实,我也有一个现实回敬你,一个人做了见不得人的事,那么就是一辈子都见不得人;永远都做不到问心无愧!纵使他已然天下无敌,纵使他有能力不断杀人灭口,但,他见不得人,就永远都见不得人!人生在世,想要始终光明正大,那么只有一条路,就是……此一生不要去做那等见不得人的事情!本君主今天,也用生命给你做出佐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