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7.第1187章 绝对意外! - 天域苍穹

1187.第1187章 绝对意外!

“注意,不要再刻意营造声势……看你们之前行动,一个个弄得霹雳闪电千里可见,大张旗鼓的强势追击,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是道元境修者吗……”清癯老者淡淡的吩咐,却是不怒自威:“难道不搞得霹雳随身,声势滔天,你们就不是道元修者了吗?” 随着这个清癯老者的说话,所有人尽都躬身受教,服服帖帖。 “元长老,若是再往前两千里地,便是传闻中的天钓台了……”一个络腮胡子说道:“哪里……” “好彩整个天域大宗门之中,唯有飘渺云宫一脉的弟子从不会至天钓台寻觅机缘!否则这一路走来,未必能够这般顺利的展开追击!归根到底一句话,一定不能让她们到天钓台!” 这位元长老脸色严肃:“一旦到了天钓台,人多嘴杂,这个消息,便是再也封锁不住的了。” “是!” “不惜一切代价!”这位元长老沉声说道:“哪怕我们所有人都在这一路追杀中死绝了死尽了死干净了……也不能让这两个女人到达天钓台!” 在一片黑沉沉的夜色之中,前方骤然刀光闪亮,沛然一刀如同能够斩破了无尽黑暗苍穹一般,迎头而下,意在必杀。 冰心月目光一寒,原本紧握手中的如雪长剑脱手射出;与天际悍然一刀强势对拼,彼此接实一瞬,竟然发出一声好似闷雷临世也似的闷响,火星四射之际,映射出周遭黑暗中影绰绰的数道黑影,一个个面目极尽扭曲狰狞之能事,凶态毕露。 刀剑对拼之余,在那一道悍然刀光之后,显现于黑暗夜色中的一道黑影猛地喷出来一口血。 显然,这黑影所出的偷袭一刀非但没有占到便宜,反而被剑气反击,受伤不轻, 而这一拼的占优一方冰心月面上丝毫未见喜色,甚至来不及收回抛掷出去的长剑,径自弹身而起,就在刀剑火拼,光芒闪烁的一瞬,“呼”的一下子急疾逸出; 然而,背后金刃劈空声音亦已越空而来,目标赫然就是逃逸而出的冰心月! 所有人尽都是默不作声,冷眼注视着这一击的结果! 此刻,双方只余生死搏杀,非敌死便己亡。 原本去势奇疾,身在半空的冰心月强行一拧身子,整个人几乎是贴着追袭而至刀锋飞出去,随着一道血光飞出,她的人已经凌空腾跃,踩上了一棵大树之巅。 就在冰心月刚刚登上树巅,立足还未稳的一瞬,又有三道宏大剑光来袭,却是另三人施展身剑合一的杀招,正前方一人拦截,左右包抄强势飞来! 这三人的剑光带着游离的电光,隐隐然有一道光圈包围在剑光之外。 这是所有力量能够完全操控的现象。 出手的三人,绝对都是道元境五品以上的高手! 否则,绝对不可能做到。 明明立足未稳的冰心月左脚貌似轻轻向下一顿,那棵参天大树却已随着这轻轻一顿而轰然倒下,她的身子轻盈的飞起,两只脚超乎所有人预料的分开。 竟然就在左右剑光到来的时刻,巧之又巧的踩在了两团剑光之上,随即那道窈窕的身影在夜空一闪,三股力量同时爆炸。 一股炽烈的白光闪过。 冰心月仰天喷出一大口鲜血,身子却是冲天而起,只是毫厘之差,避过了前方拦阻的势不可挡的一剑,从上空飞过。 再一闪,竟就此再无影踪了。 前方剑光收势不住,直接冲了出去。 所有人同时骇然。 三个道元境五品高手联手,各自动用近乎拼命地全部修为的一剑,竟然没有将这个女子留住? 虽然冰心月在三个人剑光中,为了脱身还是受了严重的内伤,但,毕竟是逃脱了! 这是一个绝对的意外。 三个人仗剑而立,眼中全是不可置信。 “是谁说……这个女子只有道元境二品修为?”其中一个老者郁闷之极的黑着脸骂道:“简直是乱弹琴!是哪怕是道元境五品巅峰,也绝对不可能脱身而出。这情报得荒谬到了什么地步?” 另一个老者也是一肚皮怨气,怒道:“不错,一群猪脑子!提供这样的错误情报,简直是罪无可赦!” 提供情报的人也是无奈。 因为他们能够清晰的感觉出来,一开始的冰心月,的确就是道元境二品,甚至不一定能到。若是真的道元境五品高手,那么,当时甚至就不会逃跑,甚至就可以将他们所有密谋的人当场一网打尽了…… 但,话虽这么说,现在摆在面前的这种三个道元境五品联手都无法留下的情况,却又怎么解释? “一群废物!” 几道人影如飞而来,略略查看现场,愤怒的喝骂一声,加速追了上去。 “已经接近了她!她已经逃不远了!” “剑光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踩上的?她已经受了致命重伤!” “且看她那燃烧生命潜力的秘术,又能够施展几次,燃烧多久!” “追!” …… 叶笑与寒冰雪两人好似闲庭信步一般重返天钓台;游目四顾,触目所见,满目尽是宛如血池地狱一般的景象。 所谓血池地狱一般,在平素只是一句形容词,然而在今朝,却是最契合的写照,因为诸如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赫然已经不足以形容眼前所见的惨烈! 身后,那个尾随的跟踪之人仍旧在,不即不离的远远跟着。 那人显然是想明白了,就算跟错了也只好跟下去了,现在天钓台惨况至此,想必另有势力强势介入,若是那些阴阳圣果不在这两人身上,就一定是被血洗此地的势力得去了,后悔无益,但若是这两小子另有蹊跷呢,也许事情还有其他变端! 叶笑触目所及,即时惊呼一声:“天哪,这…这是……” 瞬时脸色煞白,尽显其心境不够坚毅的江湖初哥形象! 便是寒冰雪的脸上肌肉也下意识地抽搐了一下。 这么多的尸体,不会是所有人都被后来的势力给屠灭了吧…… 叶笑的震惊表现固然是做作,但寒冰雪此际的震撼却也是货真价实,不存半点花假;毕竟,就算他是道元境九品高手,心性坚毅沉稳,然而一次性蓦然见到这么多尸体的时候,毕竟不多;一瞬间的由衷震撼亦属该然。 这会漫山遍野尽是浓烈至极的血腥气,连凛冽的山风一时间也吹之不散。 “这……” 寒冰雪眼白白地注视着满地尸体,半晌无语。 叶笑面上满眼惊骇,而一点惧意却是悄然上了眉山,心下更是暗叫不妙。 千算万算没有算到的是……这冲天的血腥气,意外激起了暗中觊觎那人的杀心; 此刻,那人已经在蠢蠢欲动了…… 还要再如何拖延呢!? 正在叶笑百般筹谋,急思对策的时候,蓦然叹了口气:来不及了。 因为……一道黑影,已经宛如青烟一般突然出现在天钓台之上。 那个人,终于现身了。 p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