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这是咋地了? - 天域苍穹

第118章 这是咋地了?

接下来几天,叶笑勤于修炼,自然没机会出去惹祸,但这个世界不会因为某个人消停就停止运转,事情同样发生了很多。 皇帝终于下旨,令华阳王整肃军队,准备驰援南疆。 而太子那边的人,貌似也沉默了下来,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很有耐心的款。 叶笑自然明白,太子的人,显然是在等待着自己死讯的传达。 自己中了化骨掌,迄今已经七八天了…… 但这七八天还不够! 这七八天的时间,化骨掌还未发作,潜而未发。 所以叶大少依然是龙精虎猛,天天都露露面,当然,这些露面,都是在练功之余,强行挤出来的闲暇时间,叶笑真心感到自己的时间不够用,偏偏还得做做样子给某些有心人看!。 关正文有一次暗中前来查看叶笑的情况,回去之后说道:“叶笑现在脸色红润,但,眼皮已经隐隐地有些发青了,以老夫的经验……那化骨掌力已经将要发作了。” 听到关老夫子的这番话,太子和太子妃齐齐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甚至太子还说了一句话。 “这个叶笑……其实也挺可惜的。” 这句语气中颇有几分惋惜意味的话让太子妃又大发了一顿脾气。 但不管如何,叶笑总归是快要死了,死在化骨掌之下,死症将惨不堪言,死无全尸。 所以,太子妃虽然发作了一番,却也并没有太过分。 而慕氏家族方面的人,这段时间里也并没有来到京城,而是想尽了一切办法,托关系找门路,想要向翻云覆雨楼的白公子道歉解释赔罪。 只是…… 翻云覆雨楼的存在实在是太神秘,竟是无论如何都找不到,更遑论联络。 这段时间里,左无忌左大少爷一直没有露面,据说在家里苦苦攻读,在拼老命一般地吸收各方面的学识……只是派人给叶笑送来了几瓶天阳辉光酒。 嗯,天阳辉光酒,名字很阳光,其实……就是传说中的壮阳药。现在的左大少爷寡人有疾,用不到这个,所以很干脆地全部都送给了叶笑和兰浪浪。 兰浪浪那边自然是来者不拒;收到就是一副如获至宝的款。 但叶笑可就不一样了。 因为叶大少很纯洁! 咳,叶大少真的很纯洁,而且纯洁得真心得有点过了,这个两世老处男,哪知道这玩意儿?完全不明白这酒是干啥用的;只觉得这酒的名字很是伟正光,正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所以让厨房备了美味佳肴,邀请管家,嗯,宋叔前来一道饮酒。 朋友送了好酒来,邀请宋叔喝上一杯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叶笑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听说叶笑请客,还有好酒奉上,宋绝兴冲冲的就来了。 因为金脉掌的缘故,原本嗜酒如命的宋绝,可是十好几年没有痛痛快快的饮酒了,今天侄子请酒,肯定要一醉方休,便是真个一场大醉酩酊,也无所谓。 等到菜上齐了,叶笑神秘兮兮的将天阳辉光酒拿了出来献宝。 “宋叔你看,好酒!” 宋绝当场就愣住了。 侄子弄了一桌子的好菜,盛意拳拳的请叔叔吃饭,可怎地还要请了叔叔来喝壮阳酒呢? 某叔叔虽然嗜酒,可是无论怎么嗜酒,那啥酒也不能嗜啊! 宋绝抽搐着脸,很想说:我用不到喝这个…… 但终究还是没说,黑着脸瞪着叶笑。 叶笑一脸的诧异:“宋叔,您这是咋了?您不是最喜欢喝好酒么?咋还抓着酒杯不放?来来来,给我酒杯,我给您满上。” 宋绝紧紧的抱着酒杯,脸上神情很精彩:“笑笑,你就请叔……喝这个酒?” 叶笑理所当然的说道:“是啊,据说这酒可是好东西,一般人都搞不到喝不着呢;左无忌也是仗着他爷爷的关系,才搞到了几瓶,这不马上送来了……幸亏这家伙还有点孝心,还知道给我送点,我知道叔叔您就喜欢喝这种好酒,怎能忘记与叔叔分甘同味,您老多喝点。” 宋绝嘴角肌肉抽搐着,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这话貌似都是好话,可是怎么听怎么别扭呢! 的确是好东西。 而且的确是一般人搞不到、喝不着的。 但…… 你这小子不会也不知道吧?之前你也挺纨绔的,不会不知道吧?在我记忆之中,您没这么纯洁啊…… 我怎么就喜欢这种酒了,我什么时候喜欢了! 你小子是在骂人呢,还是在埋汰人呢?你丫的到底什么意思! 欠抽就吱个声! 宋绝犹豫了半晌,终究还是决定不喝。 某叔叔一直觉得自己脸皮还是挺厚的,但,现在却实在是做不出来跟侄子坐在一起爷儿俩一起喝壮阳酒这等妙事——若是大哥回来知道了,估计就算不打死自己,也得先打残了再说…… 光打残了那就还罢了,万一一个心情不好,因为这事把那啥都给打残了,那才真正悲催了呢! 为了让悲剧不上演,宋绝轻描淡写婉言谢绝只说道,自己现在这几天上火大大的……不能喝酒,侄儿的好意,唯有心领云云…… 叶笑很是惊讶了一下,难得见到这么一个酒鬼居然也有不喝酒的时候,于是就自己个满上了一杯…… 宋绝冷眼观望,心道,我倒要看看你小子是不是故意的作弄我?哼,你要是自己喝了,那倒也罢了,你小子要是敢不喝…那就证明你小子就是故意的要看我笑话! 瞧我不打死你小子的。 嗯,打不打得过另说,反正打一顿是跑不了的! 叶笑此刻哪里知道宋绝心中的小九九盘算? 说起来某君主前世也还是挺喜欢这种杯中之物,看着这酒色泽青碧,异常的诱人,酒味扑鼻,的确不俗;当真是想喝点,不说一醉方休,怎地也要小酌个三五七杯。 施施然地吃了两口菜,一仰脖子,就在宋绝瞪着眼睛的注视之中,将那杯酒一饮而尽。 宋绝顿时咧了咧嘴。 有些幸灾乐祸:难道这货……其实不行?还是真不知道这个中玄虚?但不管怎么样,这一杯酒下去,貌似可是够你小子受的…… 就算是真的啥也干不了的那种人,喝这种酒,也就是一小杯就足够了。 但你小子却是一口就干了三两! 我看看你小子等会儿该怎么办!反正我是不会让你出去**的!再说三两酒……满打满算也就是让你难受一夜而已。 哼,你小子刚才居然还劝老子喝这种酒? 活该你难受一夜! 叶笑一杯酒下肚,咂咂嘴,说道:“这酒香醇悠远,只是多少有些药味,不过滋味还是很可以的。宋叔,你真不喝点啊?” 宋绝黑着脸,再度肯定的摇头。 此际注视着叶笑的眼神,却是很有些奇怪的味道。 叶笑摇摇头,道:“宋叔你要是真不喝的话,我可就真的不客气了,这酒倒真不愧无忌那小子珍而重之,真是对我的胃口。” 话音未了,一只手已将一整坛子酒整个拎了起来,随即一仰脖子…… 咕嘟咕嘟…… 宋绝眼睛都直了! 一时间震惊得都来不及说话,浑然忽略了自己该阻止的事情。 等到终于回过神的时候,叶笑将这坛子足够五斤的酒,已经干下去了一大半。 “我去,笑小子,这酒不能喝,至少不能这么喝啊!”宋绝扭曲着脸,连连跺脚。 这下子可坏了,玩火玩出祸了。 看来这小子是真的不知道这酒的古怪…… 瞧他喝的这个豪爽…… 我去,这他么的叫什么事啊! 这要出大事啊! 叶笑放下酒坛,抹抹嘴,奇怪的反问道:“不能喝?不能这么喝?这是什么说法?为什么啊?是因为我一口气喝这么多,宋叔觉得了浪费了么?没事,无忌一共送了我不少呢,既然叔叔中意这酒,其余的我等会就送叔叔屋里去,任叔叔独享如何!” 宋绝怔住。 我了个去,任我独酌?我他么的怎么就中意这酒了,你小子胡说,等会你就知道厉害了! 可是这话怎么能明说? 咳嗽一声说道:“我对这酒真没兴趣,你也不用专门送我屋去,可是这酒……总之是不能喝,至少不能一口气喝那么多……你一会儿就知道了……” 叶笑不以为然的说道:“宋叔你这人哪都好,怎么就是有点小心眼呢,你今天火气大不能喝没关系,我那里还给你留了整整一坛子呢……” 仰起头,咕嘟咕嘟,三下两下就将剩下两斤来的酒灌了下去。 抹抹嘴,大赞道:“爽!” 目睹了某人饮酒整个过程的宋绝呆若木鸡,现在已经直接的没了言语! 心道,爽?一会儿你会感觉更爽…… 这混蛋小子一次性喝这么多壮阳酒,不会出事吧? 果然,不到一会儿功夫,叶笑脸色就奇怪了起来,越来越红,信口喃喃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胀得慌……这么不得劲呢……” 宋绝此际又想哭又想笑,无语的说道:“我说笑笑啊……” “不对劲啊……”叶笑骤然感觉到自己心中泛起一阵奇怪的冲动,随即下身猛然间就是坚硬如钢……使劲的夹着腿,深深吸气:“这是怎么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