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8.第1148章 久违的温暖 - 天域苍穹

1148.第1148章 久违的温暖

君应怜眼泪哗哗落下;良久之后,才又终于呻吟了一声:“叶笑……我恨你……我恨你……” 身子猛地一颤,整个人突地软软摔倒,再无动静。↖↖, “怜怜!”叶笑脸色大变,一跃而起,急忙扶住她的身躯,却见君应怜双目紧闭,脸上犹有泪痕;竟是已经晕了过去。 她就这么静静地晕倒在叶笑怀里,苍白的俏脸上,泪痕宛然;眼角,就算是在昏迷之中,也有眼泪在不断的涌出。 就像是一朵娇弱的小百花,惹人无限怜爱。 叶笑呆呆地望着怀中的佳人,一时间竟自痴了。 他静静地拥着陷入昏迷状态的君应怜,静静地坐着,心中思绪翻飞,千回百转。 为什么突然晕了? 叶笑一阵心痛。 怜怜她……她太累了! 自己没有死的时候,她将一片痴心倾付,万里追寻;但每次得到的,都是失望,都是伤心;都是失落。 她在岁月的无情流逝中不断尝试,为了自己,蹉跎了她自己的青春;飘零了她自己的绝世容颜…… “红尘有你,便是归宿。哪怕天各一方,毕竟,这红尘中,还有你。” 这是君应怜当年曾经说过的话。 这是何等卑微的自我安慰。 原本不在红尘中的她,为了置身红尘中的他,再三再度红尘! 只要你和我同在这片星空下,这处红尘中,我就满足了。 当时,说这句话的时候,君应怜眼中满是凄然的眼泪。 但是最终,连这样一个卑微的愿望,也一朝破碎,重圆无期。 笑君主身死道消的惊人消息,传到她的耳朵里的时候;天知道这位红颜是多么绝望。 整整三年,她守在他的衣冠冢前一动不动,寸步不离。 那三年,她所有的情,所有的爱,全都化作了空无,甚至没有化作复仇的动力。 他已经死了,就算为他复了仇,难道他就能复活吗?! 三年后,她仗剑出山; 其实世人的想法都是错的,她这次再履红尘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报仇。 而是为了……死! 她已经是生无可恋。 没有他的红尘,哪里还有眷恋的理由! 纵然红尘依然万丈,世间依旧多彩;但,在君应怜的眼中心里,却已经是没有了半点意义。 只是,就算是我死,那么,也要与你死在同样的敌人手下,那样,或许我们在另一个世界还能遇到。 只要跟你同在一处,哪里是哪里不重要,你在身边,才是重点! 或许死后,还有另一个红尘世界;哪怕到那时,你依然不接受我。但我始终又能和你处在了同一个世界。 但愿那时候,你便能真的许我四海八荒! 这三年下来,君应怜纵然修为深湛,乃是实打实的道元境顶峰强者,却仍难免心力交瘁;心神交瘁;整个人虽然还活着,但骨子里却早已经是一具行尸走肉。 若非还有最后一点,早已制定好的归途之路的念想硬撑着,只怕早就身死道消,魂走九泉了! 前来为月宫雪传话,便已经是她在这人世间做的最后一件有心之事。 再之后,就是归途,又或者是与赴笑君主所在冥途的起点! 可是就在这个万念俱灰、一心九泉的当口,意外得到了叶笑还活着的消息…… 甚至笑君主重生之身,凝然眼前! 这个极端惊爆的消息对于君应怜而言,固然是惊喜,但这惊喜又实在太大,大到了无法承受的地步;无法负荷的高度!就好像是天上掉下来大馅饼,这无疑是好事,但,一个饥饿了许久的人,却被这个突如其来的这个大馅饼给压倒了,生生的压倒了。 她的心弦迄今已然绷紧了三年;整整三年,这三年之中几乎每一刻都在不断收紧,越收越紧;但偏偏就在最紧的时候,竟然一下子全部放松了。 这情况就好像是已经绷到了极点的弹簧,突然释放,其间并无任何缓冲的余地,这一瞬间的冲击,岂同小可。 弹簧承受冲击的乃是它的本身,而君应怜负荷这股冲击的却是她的道心! 这一刻,她积攒了足足三年的庞大压力,积攒了三年的浓重情绪,突然间全部放下! 不是接收不了,而是……这一刻的“空”让她根本无法承受! 正是亲切感受到君应怜心境的叶笑,此际也不由得感伤得叹了口气。 这是君应怜,她以女人独有的韧性,生生支撑到了现在。 若是换做自己的话…… 叶笑没有勉强自己想下去,因为他很清楚自己,自己或者可以不顾性命的拔剑了断,快意恩仇,但要说到如君应怜这般将心事放在心中,沉淀三年,自己是万万做不到的,莫说三年,也许三个月都做不到!。 他就这么静静的拥着君应怜柔软的娇躯,眼神尽是迷茫,还有许多空洞的;却又时不时的萦绕着充满回忆的光彩。 是的,他正是在追忆,追忆当年与君应怜在一起的时候,经历的每一件事情,以及,两人之间每一次对话,每一刻的点点滴滴。 每一次,都感觉自己是那样的狼心狗肺,禽兽不如。 他就那么出神的想着,脸上,不知不觉的就挂满了苦涩难言的笑容。 这一瞬的相拥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叶笑不知道,昏迷中的君应怜更加不知,总之,这个唯有两人相处的氛围中,尽是温情,尽是祥和! 君应怜虽然一时间无法负荷,心境崩溃,但她修为何等深湛,且今日之事源头始终是惊喜,叶笑那边还沉醉在过往的追忆之中,君应怜自昏迷中醒来,却是即时恢复清明,而她恢复警觉的时候,首先感觉到的是,自己正处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这个怀抱很舒适。 这份感觉,让人如此的陶醉,如此的沉迷,竟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一份甘醇! 君应怜缓缓睁开眼睛,只见在自己上方,乃是一张俊秀明朗的面孔;对方似乎没有发现自己已经醒转。径自在想着事情,眼神变幻万千。 时而忧郁,时而愤慨,自责,愧疚,怜惜…… 君应怜静静地望着对方,她甚至能够完全理解面前人此刻脸上的诸般表情变化,每一次变换都是因为什么,源自什么。 每一次变化,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什么变故,所以才会流露出来这样的表情,这样的眼神。 也只有君应怜才能够这样了解,每一个眼神的变化,每一道脸上神色的变换。 ………… <还是先更新了再回家过年吧,欠着更新,回家过年也玩不痛快。 我立即回家去啦……老爸等一天了,再不回去,我就挨揍了…… 祝福大家小年快乐! 千万不要忘了给咱们天域苍穹投月票啊……>u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