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5章 你说是吧? - 天域苍穹

第1145章 你说是吧?

君应怜做梦也想不到当初两人无法在一起厮守的理由竟是这个原因,不由得惊叫一声。 她原本还曾猜想,叶笑虽然看起来道貌岸然,好似道学先生一般的守礼,也许家里早已经是妻妾成群,所以才不肯接受自己。 为了这个猜测,君应怜到了最后,甚至都已经打算要放下身段,说出只要能追寻君侧,此生已足,诸如此类不在乎名分的话语。 却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原因。 纯阳童子功…… 此刻一听到这个名字,君应怜顿时生出一种天旋地转,啼笑皆非的感觉。 怎么会如此? 再想想当初两人相处时候,彼此探讨修行法门时各自修行理念的点点滴滴,作为修行大行家的君应怜,果然想起来许多那时并不在意,实则却是早已说明叶笑修行法门确实是走得纯阳路子,而最顶级的纯阳玄功,亦确实需要修行者一直保持童子之身,一旦破戒,毕生功力尽数付诸流水,若是如此,确实难怪叶笑当年不接受自己,又或者根本就是无法接受自己! “哼,就算你说言不虚,可是你现在修炼的便不是纯阳童子功了?叶笑当年可是跟我提到过,他的师承来历,仅得一脉,并无其他传承,若是你不曾修炼纯阳童子功,却又如何有当前修为?!”君应怜问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已经开始发烧了。 连君应怜都没有意识到,她现在的说法,实则已经等同承认了,面前人就是她心心念念的叶笑本尊! “我已经误了你一世人,又怎么还坚持修炼那个只要练了,就得一辈子禽兽不如的纯阳童子功。”叶笑忙不迭的点头:“当日我大战行走极端,自爆残敌,形神俱灭,不意元神散而复聚,更莫名地去到了寒阳大陆,进入到了叶南天儿子的刚刚魂灭的躯体之中,有了再来一次的机会,我哪里还会练那个纯阳童子功,自然是改练别的功法……” 君应怜眯着眼睛盯着他。 叶笑急忙表功:“怜怜,你要明白,更要知道,我这么做全是为了你,才不练童子功的,你也是修行大行家,于我而言,世间又有什么功法,能够比修炼纯阳童子功来得更加驾轻就熟……” 君应怜顿时脸红过耳! 一瞬间,直接生出一种一脚踢死他的莫名冲动。 就为了我……才不练那不能破身的纯阳童子功……他说这话什么意思? 其实在听到秘洞疗伤的那会,君应怜就已经基本可以确定,眼前这个人,真的就是叶笑! 也就是笑君主本尊! 因为,那么多只有两人经历的事情,他都能如数家珍毫无犹豫地说出来。 若是换了另一个人,就算知道个中往事,绝对不可能了解得丝毫无遗 但确认了归确认了,君应怜却总有一种类似羞愤那样的感觉。 若是叶笑真的死了,她这么做,自称遗孀为他报仇,谁也说不出什么。 偏偏冤家竟然没死…… 更重要的是,人家叶笑从来没有接受过她、更遑论承认…… 自己从头到尾只是一厢情愿! 这就比较尴尬了。 君应怜现在心中固然狂喜,却又满是忐忑…… 自己不顾身份,盗用一个死人的名头,虽然是因为,满腔的情意,可是,骨子里始终是名不正言不顺,现在的情况还要更加恶劣,原本已经确认陨灭的当事人,其实没死,自己真正要尴尬死了,什么立场也不足以说事啊! 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自己如何说点什么,做点什么才好了,更有一种女儿家独有的矜持娇嗔涌上心头……刹那间心乱如麻。 “我想知道你为何没有死?诸如莫名,不知所以这类字眼我不相信,我想知道所有的状况!”君应怜声音越来越是冷淡,这是她极力控制自己的感情之后,刻意营造之下发出来的声音。 若是不加以控制,恐怕此刻就要哭了出来。 “哎,这个中状况,我也不知道……”叶笑喃喃道:“你也知道……当时我被围攻,深陷绝境,我不想最终为人所杀,更不想被俘,遭受更多的耻辱,但决意自爆肉身和元神,拉更多的敌人一道上路……本自以为必死无疑,但却万万没想到……再度醒来的时候,却已经是依附一个少年的身上……” “甚至所处的地域,更已经是青云天域之下的下级位面寒阳大陆……对于这件事情,我至今也是解释不通,刚才所言元神散而复聚云云,亦不过推测,我当时情况,说是元神溃散都是最保守的说法,根本就是神魂俱灭,你岂不知所谓自爆肉身元神,行走极端,竟然还有重塑元神的可能,当真非是我不想解释,实在是……” 君应怜心中暗暗点头,心道,这话倒也有理,若是我,也是解释不通的。 却听对面这家伙又再嘻嘻笑着说道:“想必上一世的我,曾经拯救过诸多世界,今世该享福报,偏偏我一辈子童男之身,更辜负了你这样的绝代佳人,老天觉得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这才以莫大威能,让我有重新来一次的机会……让我还能够有机会与你重逢、相聚、厮守一生……” 君应怜登时满脸红霞,手足无措;才待要反驳,却听见这家伙沾沾自喜的说道:“我上辈子一定是功德无量,今世前半生命运多舛,辜负佳人,遭逢横祸,上天对我做出来的补偿,才有了这具新身……我的要求也不高,娶了你,再娶几个小老婆,那就是神仙日子了……” 君应怜眉头即时皱起,满头黑线! 啥米?小老婆…… 这个混蛋在说什么呢? 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现在还没怎么着呢,连老娘都没搞定呢!居然连小老婆的打算都有了…… 君应怜咬着嘴唇,似乎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问道:“不知道,你现在打算要几个小老婆呢?” 这句话问得语气淡然,极是轻描淡写,风轻云淡。 叶笑这会真的很开心,这位情场初哥看到君应怜如此的淡然,态度如此平和,大抵是已经承认了自己,心情大好之下,决定跟以往的红颜知己来一个推心置腹。 有诗云:书有未曾经我读,事无不可对人言。 更何况是对君应怜这等两辈子都是自己人的自己人,自然是开诚布公,推心置腹,坦诚相待,当下笑哈哈的说道:“其实吧,这只是我心里的一点构想雏形,但今天重遇怜怜你,自然是将心中想法道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你我要弥补前世的损失……是吧。而,男子汉大丈夫……你说是吧……” ………… <窝觉得夜宵的理由很强大,你说是吧?>u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