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1章 追! - 天域苍穹

第1141章 追!

她何尝想,不想要早一点看到自己的儿子;何尝不想要与家人团聚,但却又怕儿子因为这件事而遭到危险,或者有什么冲动的行为…… 与其让儿子陷入危机,倒不如违心的虚构假象,说出诸如你不要挂念我这般的谎言。, 这其中,蕴含了多少心酸无奈…… 大爱如斯,莫可言状! 叶南天一声长叹,满脸尽是颓然。 叶笑也是无限黯然,失落情绪溢于言表。 “我此行的目的便是如此,话已带到,我这便告辞了。”君应怜淡淡地说了一句,随即,身子决然转过,踏步而行。 “仙子既临叶家,怎不进来坐坐?”叶南天愕然道:“有劳仙子长途跋涉带来拙荆信息,还千万请进来,驻足歇息片刻,让叶某略尽地主之谊,感激之心!” “不必了。”君应怜此际只觉得心底尽是说不出特异感觉,尽是心烦意乱,淡淡道:“大家后会无期,无谓多做兜缠。” 窈窕的身影刷的一声,已经到了几十丈之外。 再一闪,已经消失了踪影。 来得突如其来,去得更加突兀。 就君应怜而言,无论是叶南天还是叶笑,都非可交之人,自己来到叶家许久,叶南天迟迟不出,其子叶笑竟然对自己满目注视,满眼尽是自己,显然是对自己泛起了觊觎之心,更是纨绔一名,当真是有爹养,没娘教,教育失败之极,这样的父子两人,有何资格跟自己论交,在此多停留片刻,都觉得不堪! 甚至心底都泛起了自己压根就不该来,这样的想法! 世事缘法,各有因缘,无巧不成书,立场不同之际,不足道也! 叶南天叹了口气:“君宫主为人古道热肠,长途跋涉,万里而来,竟然……” 一转头,却发现儿子也已经不在了。 一声长啸,自院子里蓦然响起。 金鹰“呼”的一声急疾落下,月霜月寒惊讶万状地望着叶笑:“发生了什么事?” “我这边有急事,需要金鹰载我一程!” “你们两个在家里,不要乱跑,也不要闹事。” 叶笑来不及多说更多,径自跃上金鹰的背脊,一声叱喝之余,金鹰闪电一般离地飞起,“嗖”的一声,在空中留下一串残影,恍如瞬移一般,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金鹰此刻现在表现出来的速度,比之刚才竟还要高了太多太多了! 月霜月寒大眼瞪小眼,纷纷嘟起了嘴,叹了口气,跺跺脚说道:“真讨厌,什么急事这么着急,连话也不交代明白……” “就是……”月寒翻着白眼。 “他不会又出去偷东西去了吧?庆祝外加回味咱们的温馨岁月?!”月霜异想天开道。 “这个……不会吧。”月寒咬着手指头,有些拿捏不定道:“现在咱们日子都好了,不用偷了,当年偷东西是无可奈何,现在再偷东西,连忆苦思甜都算不上吧……” 月霜想了想,郑重点头:“有道理。” “那哥哥是干嘛去了呢?”两女蹲在门阶上,两手托腮,一起冥思苦想,浮想联翩。 …… 叶笑心急如焚,乘鹰而去;一路上兀自不断地催促金鹰加速。 他自然很知道君应怜的修为和速度,一旦有所耽搁下来,恐怕即便是金鹰的速度,也未必能追得上,找得到。 君应怜心下不悦,全速疾驰,一路上如同一道白色流光,绝尘而去。 只是在飞速疾驰之中,心下的不快渐渐平复,此事已了,再无牵挂,自己可以去干自己此生的最后一件事了! 脸上神色归于漠然,无悲无喜,无嗔无怒。 这一去,就是与此世幽冥陌路! 你的仇,我为你报! 无论最终能否将仇报得彻底,我都会去找你! 上穷碧落下黄泉,这一次,你休想再抛下我! 这一路的飞驰,当真如同风驰电掣,远远地,居然已经看到了万药山山巅缭绕的云雾! 君应怜长啸一声,速度竟是再一次加快。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身后出来了一声尖锐至极的鹰鸣,响彻了天空! 似乎满天云霞,都在这一声鹰鸣之余,片片破落,不复存在。 君应怜下意识的转头循声看去,只见在自己身后,遥远的天际彼端,一头金鹰闪烁着金光万道,急疾追赶而来! 这头金鹰的速度实在是快到了难以形容,双方远远距离甚远,可是君应怜这边才一停步,不过一个弹指的瞬间,那头金鹰就已经来到了君应怜的头顶上! “好快的速度!”君应怜淡淡的赞了一句,便待继续自己的行程。 纵然如何值得赞美的物事,也已经不放在君应怜早已死寂的心田之上,更加无法令其心湖产生波动! 君应怜正待施展御空飞行之术,兼程赶路,却乍只那头金鹰飞过自己上空之际,竟然就此顿了一顿。 下一刻,“呼”的一声,竟然就此俯冲下来! 赫然是向着自己的位置俯冲下来。 君应怜目光一闪,尚来不及惊讶的瞬间,却已经看到了……那头神骏之际的金鹰的背上,竟然另有他人! 飓风霍霍,吹动金鹰背上之人衣袂纷飞,发丝飞扬,唯有那一双眼睛,却似乎恒定一般的死盯着自己,竟是不肯稍移。 “是叶南天的那个儿子!?”君应怜立即就认出了对方的身份,心下疑窦之余,刚刚才平复下来的怒意再度滋生,这小子追上来能做什么,不外就是垂涎自己,刚才他便大是无礼的死盯着自己,被叶南天一眼带过,现在居然更过了,衔尾猛追自己,真以为我君应怜是好欺负的么? 此念一生之余,君应怜心下不禁更为鄙视这个叶家大少的为人,我可是对你们一家三口有过救命之恩的大恩人,甚至若非我和他联袂向琼华月宫施压,你的父母根本就不可能获得破镜重圆的机会,此时此刻,你竟然对救命恩人起了不轨之心,岂非混账至极,简直就是愧对了“叶笑”这个名字! 金鹰一路下降,速度奇快,来势奇猛,可是,鹰背上那人的眼睛却是一眨不眨的注视着君应怜。 君应怜能够清晰感觉到,那双眼睛里面,蕴含着满满的,难以言喻的复杂情感。 她的心中,竟然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 <身体好了,连续打了二十一天针;我得抓紧时间码字;存点稿子过年哇,哭死了……这还有几天就过年乐啊啊啊啊……>u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