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5章 一定是做梦 - 天域苍穹

第1125章 一定是做梦

一片寂静之中,朱九天这一声突如其来的怒吼,倍显嘹亮震撼,声震四野。 众人僵硬的脖子不由自主的转了过来,循声看向两人。 甚至有人因为转得太急,居然听到颈骨咔嚓一声,顿时呲牙咧嘴。 “咳咳……”月霜咳嗽几声,脸上刹那间又恢复了冰冷清高,淡淡的说道:“刚才在里面,我们跟叶公子深入地探讨了一下事情的始末,又评论了一番彼此的立场,然后进行了一番谈判。” “时间确实是耗得久了些,不过委实是要谈的东西比较多,总要细细探讨,才不会挂一漏万,以偏概全。”月寒急忙补充一句。 可是她还不如不补充,怎么听怎么觉得是画蛇添足,狗尾续貂,越添越错呢! “噗……咳咳咳咳咳……”展云飞一口气直接呛住了,连连咳嗽。 朱九天也是一脸见了鬼一般的德行,两个眼珠子猛往外凸…… 叶南天彻底的木然呆住了,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深入的讨论了一下……评论了一番,然后进行了一番谈判…… 要谈的东西非常多…… 还有诸如挂一漏万,以偏概全这类的修饰形容词,这他么的都是什么情况?! 这些话…… 但凡换个人说,倒也没啥问题。 但问题是……你们是谁啊? 你们可是月宫霜寒啊! 你们刚来的时候早就明明白白的说了:我们从来不讲理,拳头大就是道理大。 现在,你们又这么说了,敢不敢再儿戏一点…… 仿佛听到了叶南天的心声一般—— “其实我认为,做人,还是应该讲理的。”月霜严肃地说道。 “是的!公道自在人心,不讲理的都不是好人!”月寒继续补充。 “所以我们也要讲理,黑白不容混淆!”月霜保持着清冷的声音。 “我们也要做好人。”月寒平静的宣布。 叶南天双眼发直,现在的他,只感觉自己是否也是在做梦呢? 眼前种种实在是……完全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了! 展云飞径自蹲在地上,咳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单瞅他的德行,简直就好像是能咳到地老天荒、海枯石烂! 这套形容词绝非夸张,而是写实,半点做作都没有,这会的展云飞算是彻底的反应不过来,直接被呛住了,然后一句接一句的强势冲击,让他根本上不来气,不咳到相当的高度怎么能道情此刻的心境! 没看都咳得眼泪要出来了么。 朱九天的情形也不比展云飞好多少,好似呆头鸟一般伸着脖子瞪着眼睛张着嘴巴——他保持这个姿势已经很久。 若是别人,也许还能以为:月宫霜寒其实也是性情中人。 讲理,其实还是很正常的,所谓公道自在人心,黑白岂容混淆,这说得多有道理啊…… 但是,到了展云飞和朱九天这等身份地位,如何不知道这两个女子有多么可怕。 他们比其他人的认知,无疑要多得太多了! 这两个恐怖的女人,什么时候理会过道理,拳头大就是道理,实力强就是公义! 还有一直在暗处隐藏的寒冰雪也吃惊得张大了嘴,及至下意识闭合的时候,几乎没将自己的舌头给咬了下来。 这……这他么的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寒冰雪可以说是青云天域少数几个敢说对叶笑很了解,而且很知道叶笑真正身份的人;但就算是他,现在也是彻底的懵逼了! 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 别人因为不知道叶笑的真实身份,懵逼还情有可原,可我明明知道很多事情,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事情,可我对这见事,怎么还是完全摸不到头绪呢?! 为什么会这样呢?! 当然,所有人还是有一项共识的,那就是一切事情,肯定都与叶笑进去之后谈的东西,或者做的事情有关!——这一点,所有人都是心知肚明。 但就是不知道叶笑究竟说了什么,又或者是做了什么,居然能够让月宫霜寒产生出这样的惊人、诡异、玄幻的转变。 即便是对叶笑最了解的寒冰雪想疼了脑袋,能够想到的可能顶多也就只有一个。 而且是……寒冰雪唯一能够想象出来,比较合乎情理的理由:难道……老大进去这么长时间……竟然是在里面大发神威,以自己的特长,将月宫霜寒都强、暴了不成么? 把她们变成了老大自己的女人? 除了这个绝对狗血、绝对烧脑的猜测之外,寒冰雪当真再也想不出其他的可能了。 不过另一个新的疑问亦随之而来……以老大现在只得道元境一品的实力,如何能够做到这件难如登天的事情? 寒冰雪揪着头发,拼命地思考:老大究竟要如何行事,才能将这两个前一刻还是生死仇家的两个女人,变成自己的女人?又是出动何种手法才能够得手的呢? 要是不曾彻底搞定两女的话,无论如何不应该出现现在的局面啊…… 难道竟是因为老大这辈子的人样子过于出众的原因,那么以此推论的话,自己岂不是也有搞定两女的本钱…… 寒冰雪在歪曲的道路里,越猜测,思路就偏离得越远…… 不得不说,宇宙有多大,思想就有多远;这句话,竟是正确的! 而且这句话的哲理性,在寒冰雪现在的脑海中,得到最正确,最直观的体现…… “在我们了解了整件事的真相之后,我们感觉……非常惭愧。”月霜一本正经,用她那高冷的声音,继续诉说着令人崩溃,匪夷所思的措辞。 惭愧! 众人现在已经处在全面崩溃,浑然没有意识的特异状态之中。 是的,我们都在做梦! 一定是在做梦! 我们所有人,集体在做同一个荒诞离奇、光怪陆离的噩梦之中! 叶南天下意识的“嘶”了一声,却是倒抽了一口冷气,满脸尽是不可置信的瞪着月霜月寒。 货真价实的目瞪口呆。 月霜月寒似乎千百年都没有改变过的高冷表情此际被叶南天看得显得局促起来;借几声咳嗽掩饰自己心虚之余,月寒慎重的点了点头:“不错,是很惭愧。” 得到进一步确认的叶南天,持续石化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