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1.第1121章 兴师问罪 - 天域苍穹

1121.第1121章 兴师问罪

两个小脑袋在叶笑怀里钻来钻去,翘着脚尖,几乎要将自己的整副身体完全拱进了叶笑怀里一般;眼泪鼻涕,全都一点不剩地抹在了叶笑衣服上…… 这情景,一如当年。 (w ) 当年三个小鬼头在一起相依为命,一个小乞丐,两个不能动的小丫头…… 每一次,小乞丐因为偷东西被人打了,两个小丫头就会心疼得五脏六腑都要碎了一般,眼泪汪汪。 良久良久,嚎啕大哭已经没了,就算两女早已非往昔可比,可是人一次性能够哭出来的泪水总有上限,就算是高深修行者也不例外,但两女心底的负面情绪显然仍旧没有宣泄彻底,身躯仍一抽一抽,抽抽噎噎;上气不接下气。 幸亏此地早已经被两女的道元境九品气场封闭;否则,但只是这一顿哭,便足以惊动整个叶家集! 虽然被人知道了也没什么,两女完全不会介意让人知道自己两人竟然有这么脆弱的一面,如此孱弱的时候,不过对于不知道个中缘由的人而言,总是不免浮想联翩,引人遐思! 什么情形能够令高冷淡然平静如斯的两女,如此失态呢? 真正是微妙至极的氛围啊! “我说,差不多的了,还没有哭够啊?多大的人了,还这样!”叶笑口吻很是强势霸道,可是语调却是柔和如水,。 “怎么就哭够了!不够!”两人一起抬头。向着某人凶巴巴的怒吼道。 旋即,之前貌似都已经干涸的眼泪真的又哗哗流将下来。 我靠,难道道元境九品高手竟然还有泪水储存量远超常人的特性,这是历史大发现啊! 当年,两个小丫头无论怎么哭;小乞丐也是从来都不会去劝慰滴,最多在看到两女哭到告一段落的时候,很欠揍的问一句:“差不多的了,还没有哭够啊?” 而两个小丫头那时候总是羞怒交加的吼一句:“怎么就哭够!不够!” 于是雨过天晴。 但,相隔了不知道多少岁月之后的此刻,突然间久别重逢,再一次听到这句最最熟悉的‘哭够了没有’;却瞬间打动了月霜月寒的追思情怀! 不仅没有如当年一样立即不哭了,反而哭得更加厉害了。 我们是多大的人?在哥哥面前,我们就是我们,能有多大? 就哭!就哭! 对两女反应大出意外的叶笑,无奈长叹。 “这次真的是差不多了,你说你们……一个个的都是绝世高手了……”叶笑无奈的说道:“怎地还能哭成这么一副小花猫的德行……这要是被人看到了……你们今后还混不混了?!” “被人看到又怎样?我们不怕!”月霜凶巴巴的道。 “哼,就是!被人看到怎么了?”月寒凶巴巴的说道:“我们就乐意哭!” 叶笑赶紧举手投降:“我知道了,我明白了,我晓得了,从小我就吵架吵不过你们,赶紧投降是正经,这下可以不哭了吧?!两个丫头!” 至此,两女终于破涕为笑。 随即却又不说话了,两具娇小身躯仍自挤在叶笑怀里,两女一脸幸福,安安静静的依偎着。 良久良久,谁都没有说话。 又过了半晌之后,叶笑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以满腹纳闷的语气道:“我去,你们该不会是跟小时候那般睡着了吧?” “你才睡着了呢。”月霜月寒同时开口反驳:“我们只是在想心事……” “也是……大丫和二丫都长大了,都成大姑娘……该有自己个的心事了。”叶笑呵呵一笑。两女感觉着他笑声中胸腔的震动,只觉得难以言喻的温馨踏实充盈身心,无比慰帖。 这一瞬的悸动,竟险些又哭了。 “哼!”勉强哼出一声娇嗔,强行抑制住了要哭的冲动。 “不过话说回来,现在的你们可真的都是大姑娘了……这么挤在我怀里,被人看到了,像什么样子?”叶笑突地沉着脸,教训两个妹妹。 “看到又如何,我们乐意!”月霜哼了一声:“谁管得着我们?” “反正我们这辈子也没打算找婆家,何必理会那些世俗人的眼光看法!”月寒皱了皱鼻子。 “咳咳……”叶笑揉揉鼻子,识趣的掠过这个话题不谈。 两女继续没有声音了,继续抱着他,继续贪婪地呼吸着叶笑身上的气味,鼻孔里,居然发出来宛如猫咪一般的满足哼哼。 又过了许久,宛如梦呓一般的声音悠悠响起。 “怪不得呢……我们用绝食的方法逼着师傅回去找你却没有找到。” “原来那时候哥哥也已经被哥哥的师父带走了……” “怪不得呢……我们这么多年找不到你,你也有你的机缘……” “原来哥哥也已经成了风云人物,不愧是我们的哥哥,我们的哥哥岂会差了……” “怪不得呢,从来不会理会自家人之外任何红尘是非的笑君主竟会无缘无故的出手帮我们……” “原来那就是哥哥……” “怪不得呢……” “原来……” 月霜月寒两个人一个不断的说‘怪不得呢……’另一个则跟着做出解释:“原来……” 梦呓一般的一个疑惑,一个回答,居然就将这么多年一直萦绕心头的疑问自己给自己解释了一遍。 另一个当事人,又或者说是聆听着叶笑听得都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觉了。 “坏哥哥!”月霜突然怨恨起来:“当年你既然那么危险,你怎么不说?” “就是,你凭什么不说?”月寒两眼圆瞪,气势暴增。 叶笑啊啊两声,随即又没有声响,这事没法解释,怎么解释貌似都不对。 “难道我们就怕了三大宗门?” “就是!我们不怕!” “你这么做,还不是看不起我们!” “就是!你就是看不起我们!” “你就是还是将我们当小女孩!” “就是!你的做法实在是太过分了!太自私了!” “哼,宁可自己去死,也不想连累我们……真是好哥哥啊!难道我们会怕你连累吗?真真是太自私了!” “就是!” “居然到死也不肯告诉我们真相……真是过分!” “太过分了!” 越说,两女越是义愤填膺、满腔愤慨。 居然很成功的自己将自己的怒气值完全的引发了起来,同时抬起头,凶巴巴的看着叶笑:“你说,你什么意思?你又要怎么给我们解释!” “对!你需要给我们一个解释!” “我们要一个交代!” “对!一个交代!” “不然就不原谅你!” “对!不原谅!” “你说!” “快说!” 两根白生生的手指头,齐齐指着叶笑的鼻子。 p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