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5章 叶笑的消息 - 天域苍穹

第1105章 叶笑的消息

<今天两章合一> 君应怜瞬时了然,这些人应该是发现了自己的踪迹在这一带出现,所以,才出现了这样的一个巧合。 一旦自己忍不住出手救助,就会顺势落入这些人隐伏的陷阱之中。 按照那个西贝货演绎“笑君主”惟妙惟肖的模仿度,对方隐伏陷阱的严密程度,便可见一斑,在对方有心算无心的布局之下,自己能够逃过一劫的机会微乎其微。 尤其是设想到当那位‘笑君主叶笑’骤施反戈一击的时候,自己意图拯救的对象,竟是发动对自己致命一击的陷阱核心在那个时候的自己,却又无能抵御! 幸亏自己没有出手,更加没有露面! 天道有凭,常佑善人! 平心而论,君应怜初初之时真不是不想出手。 事实上,她在看到那个人的第一刻,或者说,在看到那个人面孔的一瞬间,她就已经方寸大乱了。 叶笑…叶笑竟然没死吗?! 听及双方对战中的交流,在在表明,那个面容与叶笑雷同的人就是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她当场就想要冲上去,仔细地看一看,确认一下,但她却又强行遏制住了自己。 纵观整个青云天域,若说最了解笑君主叶笑臭脾气的人,君应怜若说是第二,第一貌似真没谁敢领,无论是寒冰雪又或者厉无量,在这方面总要差君应怜一截。 君应怜心底有一份明悟,如果这个人当真的是笑君主叶笑本人的话,那么,以叶笑的心高气傲,是绝对不会想让自己看到他如斯狼狈一面的。 更何况,叶笑从来也没说过会接纳自己。 以他老兄极端大男人主义的脾性,真要是在他最狼狈的时候被自己一个小女子给搭救了,最最保守估计,也得躲自己一阵子! 正是有鉴于此,君应怜心中在忐忑,始终没敢贸然出手相助,尤其是在确认了“叶笑”并不曾真正面临生死危机;然而除了这个原因之外,君应怜还有另一个不能算是常规理由的理由, 就在惊见第一波伏击的时候,就在这位笑君主突然陷入重围,险象环生的瞬间,君应怜已经决定要出手的一刻…… 君应怜赫然发现,在那一刻,自己心中竟然没有担心。 完全没有任何的忧心! 虽然眼前战局显得激烈无比,时刻黄泉路口去又返,随时可能血溅五步,但自己心中,却偏偏就是没有担心。 这是为什么? 这怎么可能?! 君应怜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点,她瞬间了一个在事后完全无法释怀的决定—— 暂不出手! 再过片刻,局面持续恶化,那位笑君主渐渐步入死局,似乎是再也无力脱困,险象环生…… 可是那个时候,君应怜的第一感官竟然不是出不出手,而是被一股莫名寒意侵袭。对于自己前面正在搏命厮杀的那个人,升起了一丝寒意。 为什么? 怎么会这样!? 君应怜知道自己的内心,仍旧是无比深爱着笑君主,就算是当真用自己的命去换其生机,也不存疑虑,但,此际为什么自己不出手相助也不会难过,甚至全然没有往昔那份牵肠挂肚的感觉?明明眼见他生死顷刻,半点也不担心?为什么面对自己深爱的那人,却只感觉到一种源自心底的毛骨悚然? 综合种种不对劲,君应怜下意识的地感到,这其中会不会有问题? 如果,如果不是君应怜身上带着一颗天涯冰宫的镇宫至宝回天神丹;纵然这个笑君主真的被打成重伤,乃至奄奄一息,这颗回天神丹,仍旧能够将他救回来。 这亦是君应怜始终没有出手的最大前提。 所以君应怜一直在等待,即便已经感到其个中可能有问题,却仍旧希望那人真的就是叶笑! 但,最终等来的结果却是这位‘笑君主’突然在围攻中大发神威,强势反扑,杀出重围,扬长而去。虽然对方死了多人,但君应怜依然感觉……这个结果未免太轻易、太突兀了一些。 然而这个结果却又不是重点! 重点是那人到底是不是叶笑本尊! 对方既然已经没有危险,那我又何妨多跟一段时间,确认其身份!。 这个决定做出来的时候,连君应怜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决定。 明明已经分别了这么久,挂念了这么久,整个人都要被折磨得疯了,为何会还要再等等? 等什么呢? 她暂时放弃了相认的打算,一路跟随,仔细观察着那个人一举一动,包括走路的时候,两条手臂甩动的频率,幅度。 前一步跟后一步之间的间距大小。 于是她逐渐感觉到了不对劲。 叶笑的自我控制力,在整个青云天域,至少可以排进前五之列的;这个人的动作举止,固然很像叶笑本尊,但若是细究起来,实则却又与其有极大的不同。 错非熟悉叶笑如君应怜者,断断难以察觉 然而心中纵然有了这份感觉,乃至许多的不对劲,但君应怜仍旧抱了万一的希望。 万一他是因为受伤而造成了本身修为大幅度倒退,无法维持固有的习惯呢? 万一他是因为某些缘故,而有了改变呢! 对于君应怜而言,纵然明知不对劲,此人会是叶笑本尊的机会渺茫,她却仍希冀有奇迹出现,他真的没死! 只要笑君主叶笑真的没死,其他的云云,真的不重要! 可惜,就只过不了多长时间,就又出现了针对这位‘笑君主’的第二次截杀! 君应怜就是在这一次确认,这一切,根本就是一个陷阱! 刹那间,浑身冰凉。 君应怜心中,只余一片绝望。 原来终究只是陷阱,终究只是假货;不是真的。 一朝梦碎,历历在目的现实昭示了一个事实! 原来……叶笑终究是早已经死了。 之所以会有这一幕的出现,不过就是有人打算利用他来欺骗自己,对自己布置陷阱,置自己于死地,仅此而已! 可是君应怜仍旧纵然这个陷阱一次又一次的延续下去,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 之所以一直忍到现在没有出手将这个家伙干掉的唯一原因就只有……君应怜还想多看一眼,还想跟着,感受一下,曾经那个人的面貌。 曾经的那个人的存在感。 哪怕明知道眼前这个是假的,随着跟踪愈久,就能发现更多的差异,但总是那个人的样子,或者只要我不露面,不现身,只是远远地看着…… 不在意你们的演戏,不在意你们的死而复活,不在意你们布置对付我的陷阱。 那些都不重要! 我唯一真正想看的,就只有那个背影。 那张脸。 时至今日,已经是第五次了。 君应怜很清楚的认识到:预谋算计自己的这帮人早已确定,自己就在这一片地域活动。但,他们却无法锁定自己的真切方位。 所以才一次次的上演类似的闹剧。 七八个黑衣人,对那个西贝货笑君主大打出手;气势惊天动地;唯恐制造得声势不大;唯恐叫喊的声音不够响亮,别人听不到。 君应怜嘴角含着一丝充满嘲讽的笑意。 终于,对方又打了一场,打完了;那位“笑君主叶笑”扬长而去,地下躺满黑衣“死人”;君应怜仍旧静静地呆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一次,就只过了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那些已经被笑君主‘打死’的黑衣人,就一个个再度爬了起来,凑在了一起。 到现在为止,这几个人,已经被打死了五次了! 五次大戏,自然要被打死五次,亦随之复活五次,要不第六次岂不就没有演员了! 只是这一次这伙人似乎多了一重戏份,貌似在商议着什么。 商量新戏码?! 其实对于君应怜而言,有没有新戏真心没啥,她之所以会继续看下去,不外就是因为某人的颜,其他的不重要! 不过君应怜仍是无声无息的前进了一些,送出神识窃听他们说的什么内容,毕竟是攸关陷阱的事情,做到知己知彼还是有必要的。 “怎地完全没效果呢……”一人压低着声音:“会不会……那个女人根本不在这一带?” “这个绝对不可能,上峰的命令,从来没有出过差错,那女人一定在左近。”另一人沉重道。 “那怎地连续五次都没有出现,以那女人的本身修为而论,我们整得动静那么大,怎么也该发现了才是啊……”另一人皱着眉头。 “目标一定会出现的。只要我们不露马脚。”为首的黑衣蒙面人说道。 只是说完之际,自己也忍不住叹了口气。 显然,他对自己所说的这句话,也没有什么信心,更多的是自己安慰自己。 “这会增援的埋伏已然到达,我们再加把劲,把动静整得更大一些,不行就引不来那人。” “是。” “对了,这段时间江湖上可是很热闹的。据说,飘渺云宫与琼华月宫正面干了起来?”一个黑衣人突然改变了话题。 “不能吧?”另一个黑衣人严重质疑:“这两大天宫若是当真干起来……那么,整个天下只怕再无安宁之日?” “这话说得在理,既然到现在也没出现什么大动静,那就说明那两家没有真正干起来。” 众人七嘴八舌。 “这个你们就有所不知了?”先前开口的黑衣人得意洋洋,压低了声音:“这件事情,内里有个天大的八卦在其中……而且,这个八卦的底蕴有如一团迷雾,并没有人当真知道到底是什么底蕴……虽然那两家现在还没有打起来,但未来却必然会打起来的,此役已然不可避免。” “这么玄乎?你既然这么说了,肯定是知道那什么底蕴的,赶紧给咱们说说。”众人顿时来了兴趣。 “据说啊……这件事起因乃是在神谕区域。”那黑衣人压低了声音,一副‘你们都是孤陋寡闻,唯有我是消息灵通的’高高在上感,居高临下高姿态道:“当年,琼华月宫圣女的事情你们都知道吧?” “是啊,这个谁不知道,那有怎么了?” “怎么了?还不就是因为那个……” “事情就是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据说琼华月宫突然出现放对,正面怒斥叶家,并且要对那什么叶南天和叶南天与琼华月宫圣女月宫雪的儿子下杀手……就在这个时候,飘渺云宫突然出现,力挺叶家,更是正式扬称,玄冰大长老有指示,若是有必要,只要叶家一句话,飘渺云宫就会与琼华月宫全面开战,不死不休!” “嘶……怎么会这样?这也太夸张了吧?……那什么,这不是你自己yy出来的吧?!” “这就震惊了?后面还有更劲爆的呢……”那人得意道:“就在两大天宫中人,正面对峙,剑拔弩张之际,寒月天阁顶级高手展云飞与朱九天突然现身当场,同样的力挺叶家,正面对上了琼华月宫……” “啥?这还有没有点谱了,咋还越来越玄乎了呢,到底咋回事呢?”众人更迷惑了:“寒月天阁贸然介入,这又是凑得哪一门子热闹?” “这其中自然有原因的;而且还是重大原因,据说那位新晋叶家大公子,也就是叶南天与琼华月宫圣女的儿子;大名叶笑,与三大宗门当年的死敌笑君主同名同姓,这事儿有趣吧?!” “啊?这么吊?确实够吊……那叶南天也真大胆了,竟然敢给儿子取这么霸气的名字……不对啊,他要是真叫叶笑,寒月天阁怎么会反过来相助叶家呢,与之对立还差不多吧!” “呵呵,因为后边还有更有趣的事情呢。”那人眉飞色舞:“这位叶笑叶公子虽然年方十*岁,但,因为其天赋异禀,居然是寒月天阁三位太上长老共同的关门弟子……” “啊?这太扯了吧?!”其余六七个人同时压抑不住的惊呼一声。 “还记得前段时间三大宗门搞得分崩离析的事情吧?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位叶大公子……只不过,那时候他在寒月天阁的名字,叫做叶冲霄。而不是叶笑,所谓叶笑,乃是这位叶公子归宗之后,才恢复的本名,不过这也太情理之中,若是他一直以叶笑的本名行道江湖,无论他天赋之高,寒月天阁三大太上长老也是断断没可能收其入门墙的,三大宗门与笑君主的过节在那摆着呢,总是禁忌,这委实是时也命也运也……” “嘶……” “原来竟是如此……” “居然是这样子……这事情可真是曲折离奇,真真是有趣得很……” “据说,现在神谕区域已经成了众矢之的,各方焦点了……” …… 不仅是这几个人听得目瞪口呆,就连君应怜也是听得有些目不暇接。 竟然还有这等变故。 不过,一听到这件消息之后,君应怜并无讶异,毕竟有关叶笑的名字之事,她早已自月宫雪哪里得知,却因而想起了另一件事,月宫雪当日对自己的托付! 看来自己有必要过去神谕区域一趟了。 一想到这里,君应怜眼中顿时冒出来腾腾杀气。 既然现在有事情要做,那么,我可就没空不陪你们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