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4章 君应怜的发现 - 天域苍穹

第1104章 君应怜的发现

一听到这个名字,展云飞就要忍不住想起来三年前的那个大事件。 自己躲藏着,偷袭…… 但,就在得手的那一瞬,那位笑君主霍然转身,眼神凌厉万端地盯着自己。自己亡魂皆冒的飞速后退,但,那位笑君主却突如其来的一声厉啸,震动四野。 风雷呼啸而起,九天同震,笑君主浑身浴血,夹杂着漫天的雷霆闪电,只是须臾之间就到了自己身前。 当时自己旁边明明全是人,全都是针对笑君主的人,但自己却只有孤独无依的无助感觉。 满满的尽是死意! 随即,那夺命一掌便如是雷霆震怒般来袭。 自己竭力对抗死亡一击,出剑,挡;挡不住,剑断;出掌,手臂断折,肩头粉碎;那掌劲还未真正击实,自己的胸口,却已经有几条肋骨先一步不堪重压的先一步折断了…… 如果不是在最后关键时刻,自己的爱宠奋不顾身的空降而下,舍命相护,自己一掌败亡的结局无可改写。 而亦是在那一瞬间,无能的自己眼睁睁地看着与自己相护扶持一路走来的爱宠就在自己面前被那沛然一掌化作了漫天翎羽血肉,血,滴在自己脸上,随后出现的,是笑君主叶笑那冷漠的眼睛。 那屠戮天下仍旧冰霜如雪的恐怖眼神。 就是那一刻的眼神,成为了自己的永恒梦魇,让自己终此一生,都无能或忘! 若不是周围的高手适时的发动了攻击,若不是朱九天奋不顾身前来相助,那一次,自己仍旧难以逃脱骨化飞灰肉化泥的惨淡下场! 饶是如此,一直到了今天,自己当初身负的伤势仍旧没有完全恢复! 笑君主! 那就是一个魔神一般的人物! 幸亏他死了。 只是,无论笑君主有没有死,展云飞这一辈子都不想再次对上那么可怕的敌人了! 他不仅能摧毁一个人的生命,更能摧毁一个人的勇气! 乃至那个人的所有一切! 即便是在他死后的数年时间里,太多太多次噩梦中,每每浮现当初笑君主看着自己的那冰霜清雪一般的眼神。 没有怨恨,没有仇视,没有愤怒,没有…… 只有一片漠然! 展云飞甚至曾经想过,人这一生,若是能做到如笑君主叶笑那样的地步,纵然是被人围攻而死,也应该能够含笑九泉了吧。 “这个名字……挺不错的。”展云飞轻轻地叹息一声,似是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情绪更显低落,随即又沉声道:“不过,以后行走江湖的时候……你还是按照令尊的吩咐,不要以本名示人,仍叫叶冲霄吧。叶笑这个名字……除非你的本身实力到了可以俯瞰天下无需顾忌一切的地步,能不露,还是尽量不要露的好。” 他说完这句话,朱九天也是默然良久,这才深有感触的点了点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我记住了。”叶笑轻轻吸了口气,慎重的说道。 展朱两人的态度,尽是好意善意,叶笑如何不知,不懂,可是…… “只可惜现在这个名字……多半已经无法隐藏了。”叶笑轻轻续道。 展云飞与朱九天一起叹气。 是啊,这个名头的再度响亮,却是已经无从抑制了! 叶家突然一朝崛起。 飘渺云宫强势出面力挺叶家;还有寒月天阁展云飞朱九天突然现身,宣称叶家现任家主之子乃是寒月天阁太上长老的衣钵传人。 原本摆明利场意欲与叶家为敌的琼华月宫无奈退避! 这次事件的轰动程度足以震动整个青云天域! 而这次变故的核心因素却是,叶家公子叶笑,竟然就是寒月天阁三大太上长老的关门弟子叶冲霄! 如此震撼的消息,势必如风一般迅速传播出去,何能抑制。 事实上,亦确实如叶笑所言,展朱两人所想! 最先得知消息的人无可避免尽都是神色震动,这么戏剧性的东西,竟然真的在这世界上发生了?大家都是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什么情况,但越是不知道,却就越是好奇。 传言的传播速度,超乎了任何人的想象。 短短数日之间,就演变成了天域无人不知,那个不晓的超级新闻! …… 山巅。 君应怜一身胜雪白衣,冷目注视着前方。 满目尽是一片冰雪。 彼端,那个神色身材相貌都与笑君主一模一样的人,正在遭遇一场狙杀! 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一群黑衣蒙面人,正对着这位酷似笑君主的人痛下杀手。 “叶笑,没想到你这个死剩种竟然真的没有死!倒是命大得很!”一人在冷喝:“不过你现在修为大损,却又有什么资格在江湖中横行?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既然战,那就战!废话什么!”那位‘笑君主叶笑’满脸淡然的微笑,从容不迫的展开反击,甚至连神态气质,都与当年的笑君主叶笑一模一样,殊无二致。 君应怜冰冷的注视着这一切。 却没有任何动作。 这已经是她所见的第五次厮杀! 无数黑衣蒙面人对这位‘笑君主叶笑’展开的第五次围攻。 在此之前,类似的情形已经发生过四次。 第一次的时候,君应怜几乎要出手相助了。 但时至今日,她却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出手了。 第一次的围攻结果,这位笑君主拼命反扑,在击杀了不少黑衣人之余,成功突出重围,遁入山林;看起来应是受了重伤的样子;但君应怜却因为隐隐感觉似乎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最终,她没露面,更加没出手,更加没有继续追踪那个重伤的叶笑。 反而是在交战原地附近逗留了三天三夜,更用神念彻底锁定了该地点的全部动静。 三昼夜之后,她赫然发现,那些已经被这位‘笑君主’击杀的敌人,在地上已经‘死’了三天之后,居然又一个不少的爬了起来。 一个个的叹气之余,迅速消失在山林之中,遁走方向竟也与那个笑君主叶笑并无二致。 那一刻,君应怜只觉浑身冰凉。 陷阱! 卑劣至极的陷阱! 这个‘笑君主叶笑’,毋庸置疑的就是一个西贝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