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3章 我名字不错吧? - 天域苍穹

第1103章 我名字不错吧?

所以叶南天在简单的应酬了一下之后,就以干脆的态势离开。 回家招待寒月天阁两人与飘渺云宫的众人。 当然,叶南天亦很懂得穷寇莫追,做人留一线的道理,早已四下里暗示叶家别支长老,出面招待其他世家的家主们;众家主对此全无芥蒂,更加没有离去,大势明朗,现在赶紧探查情况以及跟叶家拉拉近乎才是当前关键。 即便是如李家者,之前曾经跟叶家做对的,也厚着脸皮留了下来。 毕竟人人都知道,从今以后,神谕区域的天,变了! 再敢跟叶家为敌为仇,那就是自寻死路,离死不远了! …… 叶家盛情款待了寒月天阁的展云飞与朱九天,当然,还有飘渺云宫的人。 无论飘渺云宫来人表现得如何谦恭,人家的真正实力在哪里摆着呢,妄自尊大就是自己找不自在,还有寒月天阁方面,就算自称只是叶笑的师兄,叶家那些名义上的长辈,敢摆谱么? 对于叶家人而言,这些人随便一个也都是传说中的超级高手,顶尖强者,岂敢有丝毫轻慢! 所幸飘渺云宫众人以及展朱两人还是很给面子的,就是说无限客气也差不多,一时间可谓宾主尽欢,其乐融融。 自己儿子天赋异禀,能够入得寒月天阁太上长老法眼之事,虽然出人意表,但对于叶南天而言,倒是不难接受,自己儿子如此优秀,高人本就该哭着喊着求着来收入门下——这就是叶南天的心底真实想法。 但只是对于飘渺云宫为何要帮助叶家、而且态度还放得如此之低的事情,叶南天却是大惑不解;席间隐晦的探问了几句。 但对于此事,李云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连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都算不上。就只知道是玄冰大长老所辖的死命令,除此之外,别的一概不知。 什么原因,什么内情,更是一问三不知。 不过,对于云宫上下而言,玄冰大长老下的命令,那就是金科玉律,不需要质疑,只需要执行,百分百绝无偏差的执行就好! 云宫中人可以不质疑而尽心执行,但其他人仍旧迷惘。 就算是知道一些所谓‘内情’的叶笑,此际也是一头雾水。 纵然是有相当程度的帮助,也不值得玄冰这样做啊…… 这也太大手笔了吧?! 至于另一位比较知道“内情”寒冰雪,却早已在展云飞和朱九天普一现身的伊始,就早已经遁迹无踪,谁也不知道他躲到了哪里。 他不得不躲。 因为不光他知道展朱两人的身份来历,人家展朱两人也很知道他的身份来历。 若是在展云飞和朱九天面前,叫叶笑一声老大……后果简直是不堪设想! 就算叶笑、寒冰雪如何的胆大包天,这样的冲动还是不会有滴! …… 其实这份大手笔的诚意,不光是叶笑不明白,貌似就连已经身在万里之外的玄冰,对此也是有些迷惘的;同样的想不明白,自己那时怎么就会下那样的命令? 就算是爱屋及乌……但那作法……貌似也委实是过了些。 真真分析起来,倒像是有一种……讨好的味道? 只是才刚想到这两个字,玄冰大长老便不禁羞恼的在自己脸上拍了一下。 此刻的玄大长老就只能感觉面上一阵阵的发烫…… 这事儿真真是…… …… 酒足饭饱、宾主尽兴之后,展云飞与朱九天迫不及待的将叶笑拉到了一边,严刑审问。 “你这小子,到底真名字叫什么?现在还不打算说实话么?”展云飞虎起了脸,瞪着眼睛,熠熠发光。 “就是就是,赶紧从实招来!”朱九天也瞪着眼。 “我就叫叶笑啊。”叶笑瞪着眼睛一脸无辜:“这个还有假么?之前隐姓埋名,现在我都到家了,还能用假名么?用来骗谁?糊弄自己老子,还是糊弄自己?!” “……”两人闻言登时气得几乎晕厥过去:“可是你不是说……你叫叶冲霄?你小子……你你你……” 两人此际神情诡异万状,满是愤怒之余,却又时不时的流溢出对过往经历的恐慌畏惧。 叶笑。 这个名字,实在是给这两人留下了太过不堪回首的往事,以及刻骨铭心的仇恨! 还有,每每午夜梦回难以排遣的惊心动魄、灰心丧志! 以致于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总会忍不住打个哆嗦。 但现在……自己的小师弟居然就叫这个名字! 这岂不是说,以后不可避免的天天要提到,被提到,总提到?! 这份别扭腻歪可就甭提了。 “说起我的这个名字啊……是在我上来的时候,我父亲告诉我,这个名字一定要隐姓埋名,等闲不可提及……”叶笑很老实的摊摊手:“总而言之一句话,就是让我无论如何别暴露自己的真实名字……你说我能有啥办法……” 展云飞和朱九天同时晕了一下。 卧槽! 亲爹发话?! 这么强大的理由……我辈竟然无言以对。 “也就是说,你的真实名字……其实是叶笑?”展云飞绝望的说道:“木叶的叶?开心的笑?” 叶笑万二分诚恳地点点头:“展师兄你解释的非常到位,我就不再重复了。” 展云飞下意识地呻吟了一声,面如死灰。 朱九天亦是呆若木鸡,久久无语。 真真是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小师弟居然有这样一个霸气到了整个青云天域都要为之侧目的名字! 叶笑兀自一脸纯洁的问道:“怎么?这个名字有问题吗?开心的笑,很喜感吧?!” 展云飞垂头丧气:“没问题,哪里有什么问题,太有喜感了。” 叶笑得意地笑道:“原本我其实不是很喜欢,不过后来想想事事开心,笑口常开,心境疏阔,岂不正是我辈修者最理想的修行状态,不但如此,貌似还很好听,是吧?!” 展云飞此刻的表情,简直就活像是被人刚刚轮过一*米也似,哼哼唧唧的说道:“嗯,挺好听的……” 虽然他的心声其实:我一听到这个名字就是心脏狂跳,一身冷汗,目光发直,头皮发炸,双腿发抖,后庭紧缩…… 但却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丢人还在其次,关键是这个问题难以解决,毕竟人家就叫这个名字,难道你还能让人家改名字不成? 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