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5章 这咋回事? - 天域苍穹

第1085章 这咋回事?

所有人都在叹息。 叶笑这孩子,实在是太悲剧了。 在外十几年,才刚刚回到家、聚天伦一个晚上,就要被人生生打死? 只听场中咔嚓一声脆响,随即,又有咔嚓咔嚓咔嚓,一连串的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 那令人牙酸的声音,充满了残酷血腥的味道。 众人尽都一惊:这就结束了? 一招终结?! 那几个闭眼睛的,及至睁开眼睛一看,竟也都呆了。 只见场中,叶笑仍旧站着,仍旧一脸的迷惘,好像还有不知所措的意思…… 对面……对面叶子枫已经不见了,唯有地上多出了一滩烂肉…… 是的,就是烂肉。 因为,一记毫无花假的对拼之余,叶子枫不但死得不能再死,而且**彻底崩坏,半不复人形,就只剩下一滩烂肉。 跟那些闭上眼的人不同,一直睁着眼睛的众人可是清楚地看到整个过程,就在两人手掌接触的那一那啥,叶子枫的手掌直接就碎了,按此时就已经可以判定胜负了,可是叶6∟6∟6∟6∟,m.▽.c≠om笑那边却似乎收不住自己的力气,仍旧按照着原本的轨迹,手掌持续落将下去。 于是乎,叶子枫不但手掌碎了,胳膊也跟着就碎了,还有肩膀也碎了,这还远远没完,去势尤自未尽的手掌,仍旧势如破竹的去到了胸膛位置,胸膛不出意外的也塌了…… 再然后,随着咔嚓的一声,掌力威势以胸膛为原向四肢百骸蔓延,叶子枫从头到脚,全身所有骨头瞬时间粉碎如泥! 而亲眼见证这一幕的一百多人,同时愣住,呆住,全然无法置信,更加不敢置信。 这……这什么情况? 半晌之后,突然间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骤起:“畜生!你你你……你敢杀我孙子……” 对面,叶笑兀自满脸惶恐的道:“这,这是怎么回事……我没怎么用力啊,我看他扑过来风声大作,声势惊人,就以为很厉害……我刚才是闭着眼睛随手挡了一下……咦,他怎么死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一脸迷惘,似乎全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回事。 一边的叶南天却几乎要笑出声来。 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自己儿子居然还有如此演戏的天赋! 若是宋绝在此,对此只会嗤之以鼻,你没发现那是你少见多怪,你可没见你儿子戏演得有多好,不光能把人演成一滩烂肉,连自己假装一滩烂肉那都是惟妙惟肖…… 关于某人假装烂肉的桥段,事祥……多少章来着呢…… “来人,给我杀了他!”叶树新已经失去了理智。 “嗯?你啥?!你要杀我?为啥啊?!”叶笑大叫道:“刚才分明都好了,比武难免有个错手什么?出了意外,哪怕是杀了也没关系的,怎么你现在却又这么?你不是叶家家主么,你怎么能出尔反尔呢?你的家主风范呢?你你你……” 叶笑愤怒的满脸通红,指着叶树新:“……你还讲不讲道理?你无耻,你卑鄙,你话不算话……” 众人险些被雷翻。 你都将人家孙子给直接打成了一团烂泥了,貌似连一根完整的骨头都找不出来了,居然义正言辞的翻身指责人家不讲理,还卑鄙无耻话不算数…… 但问题关键却在于这话之前真的过。 叶树新咬牙切齿:“来人,给我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啊啊啊……” 但,吼了半天,却始终没有人动,墙头上的一干弓箭手仍旧一动不动的老实呆着,全然没有丝毫动作。 蓦然回过味来的众人一起转头,望向墙头上的高手,全都是满心诧异,这是怎么了? 咋就突然不听指挥了? 叶笑也是一脸纳闷的转头望去,看着强头上的人,突然一纵身,已然跳上了墙头。 “心!” “下来!” 叶南天和叶树青一起大叫。 一两个弓箭手对于修行中人而言,不算什么,但若是面对一群训练有数的弓箭手,即便是有梦元境实力在身的修者,却也未必就能讨好,所以就一般意义而言,叶笑这个举动是十分冒险,更是极端不智的 可是叶笑仍旧充耳不闻,径自来到墙头上一个弓箭手身边,伸出手指捅了捅对方的身体,纳闷的问道:“你们头子让你动手射杀我,你咋不动呢?是真没听到,还是装没听到,你傻了?!” 就一指头的一捅之下,这个弓箭手突然整个身子直挺挺的摔了下来,“噗”地一声,整个人掉落在院子里,随即,一颗脑袋很干脆地从脖颈上离家出走。 骨碌碌的滚了出去。 好似皮球一般在地上滚动。一直滚出去了五六丈。 这一幕虽然已经很震撼了,但对于在场众人而言,想深一层才觉出可怕,因为,脖颈之中满目平滑,竟然连一鲜血都没有冒出来,似乎……那直接就是个蜡像一般。 想明白个中蹊跷的众人同时石化,浑身只感觉一阵毛骨悚然:这……这是怎么回事? 今天所见的一幕幕怎地都这般的不可思议,匪夷所思呢?! 先是那个叶笑信手一掌,将叶家字辈的领军人物叶子枫直接拍成肉泥,然后又见已然屹立多时的弓箭手全无动静,动辄身首两分,偌大伤口,竟无血迹飙出,简直太……太那啥了! 真心的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了! 墙头上的叶笑貌似受了惊吓一般的一声惊叫:“呀!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邪乎?!” 众人本来还处在极度诧异纳闷震惊乃至毛骨悚然,但,一听叶笑的这声咋呼,却顿时生出了一股子想要吐血的冲动:这怎么回事恐怕没有人比你更清楚吧,你在那里咋咋呼呼的问我们?那我们又要问谁去…… 墙头上叶笑继续往前凑合,伸手依样画葫芦的捅另一个:“你咋也不动?也玩完了?!” 噗! 又一个人同前一个一般的摔下来,脑袋骨碌碌的滚了出去。 这才是真正名副其实的依样画葫芦! 嗯,是滚葫芦?! 噗! 又有一个摔了下去! 又一个…… 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