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2章 叶笑出现【第五更】 - 天域苍穹

第1082章 叶笑出现【第五更】

“我叶树新在这个位置上,已经苦心经营了十几年,为了我,也为了我的子嗣。但若是因为你孙子回来,就葬送了我子孙的前途……” “那也没什么话好,这样的可能性,一丝一毫都不能有,不该有!” “只要大哥你同意交出那个孽种,自然什么都好商量。当初,咱们叶家衰落,最初的根源,岂不就是因为这个孽种?” 叶树新咬牙切齿:“我还可再让一步,让他上擂台,去为家族夺来沉疴墨莲,如果大哥执意不肯的话,不得我今天就得废了他,消除家族将来内乱的隐患,这才是真正为了叶家的兴盛考量。” “再进一步,这才是对大家所有人都好的选择。”叶树新认真地道:“我保证,一定不伤害他的性命,我会将他的丹田轻轻破,让他一个一世光吃饭不用干活的闲人,悠哉一世,这条件优厚吧?!” 叶树青气的笑了起来:“果然是优厚!不伤害性命?只将丹田轻轻破?叶树新,你这的还是人话吗?” “这真的已经是最优厚的条件了,眼前只有这一条路了。大哥,这条路你走也c■c■c■c■,m.√.c★om得走,不走只好由我逼你走了!”叶树新无奈的叹口气:“今天的形势,你也有眼看到了,当真要动起手来,你们不仅不是对手,必败无疑,最重要的是,叶家内斗的结果,只会令叶家元气大伤,实力大损!你也曾经当过家主,最是宅心仁厚,事事皆以家族利益为先,难道就只为一己私利,忍心眼睁睁地看着叶家继续因为自相残杀而衰落下去?” 叶树青气的睚眦欲裂:“好一个宅心仁厚,好一个事事皆以家族利益为先,当年你就是这么,利用形势逼我卸下家主之位!今天,你居然还要用同样的手段,来逼迫我残害我自己的孙子?到底是谁只为一己私利……” 他怆然一笑,才有续道:“叶树新,你问我忍心?!我且问你,你的心,真的还是人心吗?” 叶树新道:“大哥,我这么选择的初衷是为了家族好,我心无愧!” “放屁!如此丧尽天良,居然还自言我心无愧?”叶树青怒喝道:“今日你想要伤害我孙子,除非先杀了我!” “大哥,你既已选择,事情就再无转圜余地,弟这次可就真的要得罪了。”叶树新淡淡的笑了笑,突然猛地一挥手。 旋即墙头上“刷”的一声,蓦然出现了一排排的弓箭手。 箭簇闪着寒光,对准了院子彼端,叶树青一方人等。 正在争吵之中的众人见状齐齐骇然一惊,尽都停止了争吵,都是愕然转头看来。 事实上,无论是家主叶树新一方还是亲近叶树青的一方,心底谁都没有真正动杀心,自家兄弟因为彼此意见分歧吵几句而已,没道理真正大动干戈吧? 如这等争绕以往也出现过很多次,基本每次都是势弱的三六支退让。 然而此际变生肘腋,瞬时刀兵显现,锋芒所向,竟是兵凶战危,杀伐将见之格局! 叶树新一方的人自然人人趾高气扬,大生扬眉吐气之感;而叶树青一方的人却是个个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在场众人没人是傻子,单只是从这一件事就可以看出来,看来……叶树新乃是早有准备,甚至是蓄谋已久!。 甚至于,就是打算要借着这个由头,将敌对一方的势力全部赶出叶家,又或者干脆直接歼灭了,斩草除根,不留祸患。 “叶树青,叶南天,涉嫌谋反,与敌对家族勾结,图谋不轨,欲置叶家于死地……”叶树新缓缓的念着一些莫须有的罪名,眼中杀气越来越盛。 众人都知道,只等他念完所谓的罪名,一场屠杀,就要开始了。 “准备战斗!”叶树青老爷子长长一叹,一挥手。 显而易见,老爷子对自己的家族终于彻底绝望。 叶南天面上冷笑一声,心底却是更多兴奋,缓缓提气,将待出手。 叶树青这边其他人也是如此,迅速聚成一个半圆形的防御阵型,人人刀剑在手,准备厮杀。 两大利益团队的明争暗斗,早已经明里暗里的进行了十几二十多年,走到今天,终于到了图穷匕见的时候。 “叶树青丧心病狂,背叛家族,你们也要跟着同流合污?有迷途知返,愿意为家族出力之人,只要斩杀了叶树青,就可以将功折罪!”叶树新背负双手,一派威严,以居高临下的态势注视着面前的一干人等。 眼中全是得意。 大局已定! 今天之后,叶家,就再也不会有什么威胁! 纵然外间仍有众多敌人觊觎又如何,攘外必先安内,古有名言! “放你娘的屁!”那边,叶南天身边一个汉子鄙夷的吐了口唾沫:“叶树新,枉老子还叫你一声二叔,你现在这是想要做什么,全家人谁人不知,不外就是铲除异己,党同伐异,到了现在还在假惺惺的妖言惑众,老子宁可死,也不在你这样的狗东西手下当奴才!” 众人怒骂声一片,并无一人屈服于叶树新的淫威。 叶树新眼见自己的最后一手分化伎俩全无有效,眸子中杀气升腾,杀机尽显,缓缓头:“很好,很好,很好!” 罢,大喝道:“动……” “慢着慢着,我这个直接当事人还没出场呢,着什么急……”一个清朗的声音笑嘻嘻的响了起来:“哎哎,要我,这多大事儿,不就是让我为了家族出力么?这也值当的闹到这个地步吗?是该大伙大惊怪,还是少见多怪,何妨见怪不怪,岂不其怪自败!” 随着声音,一个白衣少年一路跑,气喘吁吁地从偏房方向跑过来:“我来了我来了,我这个直接当事人来了,大家可别真打起来……多大事儿……能有啥事啊……” 众人不管敌我,见到这个突如其来的少年人,一个个的都是嘴角抽搐。 这就是叶南天的儿子? 怎么只是听这话,就像个缺心眼一般? 虽然你确实是名义上的当事人,可是这源头根本就跟您没有一毛线的关系,好不好!? 有没有! “你就是那……”看到这家伙出现,叶树新不由得心下不仅一笑:若是能够只解决这子就将家族危机彻底解决,何必要兴师动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