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1章 气势逼人【第四更!】 - 天域苍穹

第1081章 气势逼人【第四更!】

叶树青老爷子深深叹了口气,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这就是自己的家族。 这些人,就是这样子逼迫自己。 自己孙子回到家族,一共就只过了一夜,就已经成为他们的目标。 “就算是没有武力,也要为家族出力,家族不能白养着他!天底下就没有白吃饭不干活这个道理!”这句话,真的是让叶树青老爷子心都凉了。 叶家虽然只是二流家族,亦是一方强梁,所谓白吃饭不干活的道理,怎么也不适用于叶家嫡系子孙身上,可是那人仍然出了这句话,个中隐含的狼子野心,可是昭然若揭,毫无掩饰。 显而易见,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将自己孙子整死整残,不达目的不会罢手? 另一人皱着眉头道:“叶成波,你怎么话呢?没有修为也要为家族出力,那么我就问问你,这个力要怎么?还有,什么叫家族不能白白养着?没有白吃饭不干活的道理?叶成波,你扪心自问,你自己的十几房妾,为家族出过什么力?除了被你…那啥之外,她们还干了啥?!按照你的法,你的那些个妾,是不』♀』♀』♀』♀,m.$.co︽m是更应该赶到擂台上去被人打死?” 话的这个人面容清癯,脸容枯瘦。 而随着他开口话,一群人也顿时鼓噪起来。 那个被质问的叶成波哼了一声,阴沉着脸道:“叶星辉,我刚才可没有过让他踏上擂台,你这样横插一杠子,强词夺理,是何用意?” “没有过吗?”那叶星辉仰天大笑:“是,你确实是没有出这几个字来而已;但其中的意思,大家又不是傻子,谁听不出来?你还好意思我强词夺理,这四个字岂非正是为你量身打造的词汇!” 旋即又有另一人站出来,一脸怒色:“人家失散多年的孩子昨天才回家,这才只过了一个晚上,你们就欺****来,还好意思什么同宗同源,同一根脉?如此咄咄逼人,难道你们就不怕被天下人耻笑?” “六叔这句话可是得错了。”一个少年站了出来:“就算是久别重逢,一个晚上的功夫也很足够了……有多少话一个晚上还不完?就算真不完,区区家事,却又能够与家族安危福祉相提并论吗?” 对面,叶良辰器宇轩昂站了出来:“你这话什么意思?真真好大的罪名?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南天叔的儿子已经可以与叶家的未来存亡画等号了?我就问你一句,如果把你扔掉十几年?你会怎么想,怎么做?大家都是同根同脉,怎么你们就能如此的不近人情?不留余地?” 然而这两个少年的话,却又即时引爆了另一个战端。 八大长老分成两波,泾渭分明的展开对吵;第一代老者们也分成两波;第二代也就是叶南天这一代同样是吵得不可开交;还有一辈叶良辰叶美景等人也是口沫四溅,彼此争锋。 总而言之一句话,整个大院之中,立场鲜明的两大集团,越吵越见激烈,火药味十足。 只是相助叶南天这一边的人手,人头数极少;满打满算就只得三十人不到,而对方却是**十人至多,占据了绝对优势! 彼此互不相让的争吵,渐次升级,越来越见火气蒸腾。 借着叶笑回家这个真心不是很好的由头,一向不和的两大派系,在今日居然走到了彻底决裂,见个真章的惨烈地步! 相信这个节骨眼,只要有那一方的随便一人的动个手,恐怕就能引起一场血腥厮杀。 此际幸亏没有叶家以外的人在场,要是真有个居心叵测的人,偷偷的放个招,哪里还需要外人覆灭叶家,叶家自己个就得把自己整个鸡毛鸭血,血流成河,最最保守估计,那也得是实力大损,元气大伤,伤筋动骨! 此际,就只有叶南天,叶树青,还有对面的一个老者没有动作。 叶树青眼色格外复杂地望着对面的那个清瘦老者,一言不发。 对面的老者正是叶家现任家主叶树新。 叶树青老爷子的堂弟。 在一片喧闹之中,兄弟二人彼此面面相对,四道眼神在空中展开无声的交锋。 良久,叶树青上前几步,走到叶树新对面。 “你一定要赶尽杀绝?”叶树青老爷子苦涩的问道。 叶树新淡淡的笑了笑:“大哥这句话却是错了,咱们是一家人,何来多严重的问题。竟然到了赶尽杀绝,实在是过了。” “我孙子才刚回来,一个晚上,就一个晚上。”叶树青深深吸了一口气,顿了顿,道:“我儿子,迄今为止也才回来半年多……” 叶树新沉默了一下,淡淡道:“可是就在这半年之中,我几个弟弟死了……” 叶树青:“你这话什么意思?” 叶树新眼帘垂下来,淡淡道:“还有我的长子,也死了。” 叶树青怒火腾地一声冲上来:“你究竟想要什么?想要什么?整个家族都已经在你手中,你还想要怎么样?” 叶树新眼中狰狞之色一闪而过:“我只是想……我的弟弟们,不能白死,我的儿子,也不能白死……” 叶树青愤怒的脱口而出:“难道我的儿子,就应该白死?” 叶树新闻言竟自怔了一下,旋即又复淡淡道:“你承认了?” “你承认了么?”叶树青眼中喷火的盯着自己这个堂弟。 “不管认不认也好,这件事,终究是要有一个了断。”叶树新眼帘半阖:“大哥,您这个孙子多少年都不在家,就跟没有这个人一般,若是以后也没有这个人,相信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吧?!” 叶树青浑身都起得颤抖起来::“你这话什么意思?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你们所有人的意思!” “老祖宗听你孙子回来了,想要看看,我想老祖宗的意思是,若你孙子的资质尚可的话,那么他就会重新回到家族重培养的地位。”叶树新清癯的脸上闪过一丝阴狠:“大哥,如果你是我,你会不会允许?” “为什么不允许?凭什么不允许?”叶树青大声道:“他越有出息,岂不不就代表我们叶家越来越兴盛?这一难道还要有什么可斟酌犹豫的么!?” 叶树新冷笑起来:“所以,大哥,你是真的不适合做家主;你的心,从来都不够狠,一个心不够狠的人,如何杀伐果决,如何担当一家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