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7章 叶笑的矛盾 - 天域苍穹

第1067章 叶笑的矛盾

叶笑一步踏出房门,正看到在自己门口踱来踱去的寒冰雪:“老大你又醒了?怎么样?没事吧?还困不困了?” 叶笑摸摸头,一头雾水的道:“我能什么事?困什么困?你什么呢?” “真没事?真不困了?”寒冰雪瞪着眼睛。 “你子有病啊……我睡个好觉,做个好梦,就得老困哪!?”叶笑脸一红,大怒道:“我不就是做了一个春梦而已,至于这么大惊怪?” “春梦!”寒冰雪眼珠子几乎凸了出来:“啥米?你你做了一个春梦?可我一直都在屋外,咋一动静都没听到呢?不应该啊!” 叶笑恼羞成怒:“你丫有完没完?行不行老子奸了你丫的白脸?!” 寒冰雪的法也无疑证明了自己昨夜就是一场春梦,要是真有另外一人,动静绝对不了,守在屋外的寒冰雪不可能不知道,但这个鼎证却也彻底摧毁了叶笑仅余不多的希望,外加恼羞成怒,一时间口不择言,胡八道起来。 “打住,打住吧您,我可没那嗜好,您这重新来过,竟多了这嗜好,这……”寒冰雪举手★★★★,m.☆.co■m投降,满眼审视地盯着叶笑,旋即就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猛地瞪圆了眼睛。 叶笑也知道自己刚才口不择言,倒也怪不得寒冰雪顺势而为,可是寒冰雪这么看着自己,心底怎么也是腻歪的,冷冷道:“你丫的看够没有?再看,老子就真的扒了你丫的衣服,让所有人看个过瘾!” “不是,老大你误会了,我不是在看你的脸,我是……”貌似是又再确认了一下,寒冰雪一崩三丈高,眼珠子突突的鼓出来:“卧槽!老大你竟然一晚上就跨越了两个大品阶?!难道是吃了春药了?!” 叶笑此际自然知道自己又误会了,可是更气恼某人还是啥话都瞎,皮笑肉不笑的道:“怎么?不行?” 寒冰雪如同做梦一般晃了晃身子:“我靠……竟然是真的吃春药了……我这不会是做梦吧……照这个速度,岂不是没多久就能赶上我了……” “我呸,老子的是修为跨越两个大品阶,跟他么的吃春药有什么关系,老子用得着吃那玩意么?就你那修为,赶上你……还不是跟吃豆芽菜似得?”叶笑撇撇嘴。 终于算是摆脱了春梦的话题,可尴尬死老子我了…… 原本还以为这子听到了什么,可是老子明明感觉自己整出老大动静了,怎么寒冰雪这丫的一没听到,还有老子刚才明明都感到腰疼了……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贱,明明盼望着别人不知道自己的私密事,可是确认了别人真的不知道,还要讶异于别人不知道自己的某某壮举,个中翘楚,非叶大少爷莫属! 直到两人吃完早饭,在寒冰雪的屡屡瞩目之下,某人总算没睡。 “老大,咱们今天走不走?”寒冰雪问道。 “我还得再想想。”叶笑苦笑一声。 “老大,我其实也知道你的心思,更加知道你还难以接受当前的现状。”寒冰雪很认真的道:“不过,这件事其实也好解决。” “哦,你要怎么解决?”叶笑问道。 “这是要我,不管怎么也是你占据了人家儿子的身体。”寒冰雪认真的道:“就算是灵魂不同,但,身体还是那个身体,血脉还是那道血脉,你就是人家的儿子!这一,总是无法否认。” “换言之,那位还没蒙面的叶伯父就是你老子,叶家,也就是你的家。” “这份亲情血缘的牵绊已然确立,不管你成就了什么地位,晋升到了什么高度,那也是注定无法抹杀!” “真要刨根究底,就算是为了武道前途,你也必须要认,你若是不认,便是忘本忘根,这等心魔反噬,你也承受不起,修者若是做不到问心无愧,怎能一意前行。” “这份亲情,无论如何也是需要偿还的。”寒冰雪下了结论:“所以,老大,正面面对吧。” 叶笑苦笑一声,淡淡道:“这个道理我何尝不知,你的这些我难道会不懂。我现在真正纠结的,并不是这些,又或者,从来也不是这些。” 他顿了顿,眼中闪出一丝苦涩,道:“大家都自己兄弟,你也知道前世的笑君主,就是一个孤儿。又或者是弃婴,无根无缘,无名无姓之人……” “虽然我心中也曾有过怨言,也曾有过不平;但是……冰雪,若是有一天,我又找到了前世的亲生父母,却又当如何面对?两世父母,谁才是我的父母,是彼是此?如何抉择?!” “这……”寒冰雪瞠目结舌。 这个问题,他还真没想过。 “两对父母,都是亲生父母?”叶笑苦恼地道:“这个结果,就算是他们,也不能接受吧?自己的亲生儿子,还是别人的亲生儿子?这等荒谬的事情……” 叶笑叹了口气,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下去了。 寒冰雪瞪着眼睛,同样也是一片风中凌乱。 对于这等复杂诡异的情况,他也感觉到没有丝毫头绪可言。 “也许……你前世的父母……早就死了呢……”寒冰雪良久之后,才挣出这么一句话来。 “……”叶笑瞪着眼睛一片无语。 “大哥,你仔细想想,你前世可是从一个流浪儿一直修炼到道元境九品巅峰,一共花了多少岁月?”寒冰雪居然振振有词起来:“那可是一个相当漫长的岁月!你前世的父母,十有**不是什么大人物,大人物,超级高手,要真是那个级数的人物,哪有需要抛弃自己孩子?事后又从来不曾寻觅过你的下落!既然不是,那么……他们多半已经不在了?” 寒冰雪越越见顺畅,最后总结道:“所以,这个问题你根本就不用纠结。” 叶笑见某人诅咒自己的父母,有心想发火,却又发不出,良久长长叹了一口气,道:“我何尝不知道你所的这层道理,我也认可你的理由,但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只要一想起来他们的时候,就总是有一种感觉滋生,而且很清晰的。” “那就是……他们还没有死!”叶笑眼中射出复杂难明的神色:“这是一种非常笃定的念头,无法磨灭,从未动摇,我自己甚至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理心态。” ………… <叶笑的矛盾,由来已久。但是我一直不知道怎么写这一段……> <明天会爆发,请大家把保底月票投给天域苍穹,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