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6章 各有心肠 - 天域苍穹

第1016章 各有心肠

叶良辰满心迷茫地走出好远之后,终于听到身后那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话。 …… “咱们什么时候可以动身?” “这个……自然是越快越好的。” “那……明天?” “明天早晨?” “好!没问题!” “一言为定!” “驷马难追!” “叶兄或者可以到我李家小聚,容李家招待一宿,明早大伙一起出发,岂不更好!” “不必麻烦了。说起来我真正不习惯高门大院的规矩,还是各行其是,明日在此会齐就是。” “额,叶兄你……” “明人不说暗话,我就是不放心。我可是怕去了之后,就再也出不来了;一句话,明早我在这里等你们就好;采完药我立即离开。离开神谕区域,听说你们这块的势力,很少出去是的!” “呵呵,叶兄执意如此,我也只好表示遗憾。不过说来我倒也能够理解叶兄的心思;那……咱们明天见。” “不见不散。” “告辞。” “保重。” 李轻舟等一行三人满脸兴奋而去。 现场,又再一次只剩下叶笑寒冰雪和玄冰等三人。 …… 李轻舟离去的方向。 距离与叶笑等人分手的位置已经走出了数百丈,纵然是回头遥望也已经看不到叶笑三人的踪迹;李轻舟的脸上,那份极致的阴狠狰狞刻毒再一次闪现。 “公子,难道明天,真的要任由这个家伙将墨莲之外的灵药拿走一半?重天宝山第三层亘古以降罕有人至,灵药必然数目庞大,这未免……”一个护卫压低了声音。 “哈哈哈……”李轻舟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显得一副志得意满,意气风发。 “属下明白了。”那护卫并不续言,反而一副心领神会的样子 “嗯,明白就好,总算还不是太蠢。明天,一旦采药完毕,就等同此事告一段落,这世事又岂能尽如人意,总得有一方更满意不是!下手的事情……你们多找几个人,务求稳妥。” “属下等明白。只是跟在那少年人身边的另外两人,难窥深浅,只怕有些实力,是以……”另一名护卫道。 另一名护卫显然老道许多,并没有盲目乐观,叶笑以“藏真”秘法掩饰自身实力,将梦元境七品修为掩饰至梦元境以下,这个手段很是成功,无论是李轻舟与两个梦元境三品修者都自以为看清楚了叶笑的实力,不过玄冰寒冰雪两人的真实修为实在太高,就算如何掩饰,那份返璞归真的气度,总是呈现出高手的氛围,是以那个较细心的护卫,虽然并不清楚两人实力高低如何,总觉得比诸自己只怕还要略高,这也是他们刚才没有即时对叶笑等三人出手的根本原因所在! 千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握的道理,李轻舟还是明白的,不过居安思危的道理,李轻舟显然更明白! “对于这点我早有谱,我自会回禀父亲,让他多派高手协助;务必万无一失。” “是,还是少爷思虑周详,属下佩服。” “哈哈哈……”李轻舟舒心的笑着:“真想不到,这一次一时兴起出来采药,其实就只是为了散散心,却遇到了一个超级宝贝,可见叶家果然是灾星照命,再无翻身余地。” “那是公子福大运大造化大,洪福齐天反衬的。” “嘿嘿,只不过这个姓叶的家伙,表面上看起来很是精明,不过,骨子里却是个猪脑子;居然还想要在我的手里面将许多灵药拿走?真是疯了。他根本就不知道他所拥有的极品沉珂墨莲有什么价值?如果他直接与飘渺云宫的人接触、交易,那才是真正的交易呢!只不过,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将全部归我所有了!”李轻舟狠毒的笑着:“你们说,这样的冤大头,又要到哪里找去?每天就是给我送来十个八个,那也是不嫌多的!” “哈哈哈,公子说的是……” “说到底他就是眼光短浅,完全不知道咱们这的底蕴,若是他能够自行找到路,那么,他自己也许早就进去了;他也的确需要我们这种引路人,可是不同的引路人,不过会指引进山的路,还会指引他步入鬼门关的路!” “公子说的太是了。” “所以……这一次除了是上天给我们李家的机会,更给我李轻舟安排的天赐良机!” “公子只要做成了这件事,在家族之中必然一枝独秀。家主继承人之位,那是断断跑不了的。到时候,还望公子不要忘记我们两兄弟。” “那是自然,你们两个好好干,本公子绝对不会亏待自己的亲信!” “多谢公子栽培!属下必当为公子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一片志得意满得意洋洋的笑声中,三人快马加鞭,消失在大路尽头。 斜谷前。 玄冰神情很有些复杂的望着叶笑。 “你终于还是决定要进去看看。”玄冰这句话的口气,无可奈何的叹息意味显而易见。 “是的,我现在几乎可以去顶,整个神谕区域的关键问题所在,就是这座山。”叶笑微笑着说道:“一旦解开了这座山的秘密,也就顺带知道了神谕区域的灵气之谜。” “所以不管怎么样,我都想要进去看看的,原本求入无门,现在有了当地的土著引路,自然是乐不得的。”叶笑哈哈一笑。 “然而此山中的危险只怕莫测。”玄冰提醒了一下。 “所以我才找了一个向导,土著自然有土著的用处。”叶笑嘿嘿一笑。 “这个选择果然是高招,最高段的地方还在于……这个向导,并不是叶家众人。”玄冰哼了一声:“纵然遇到了危险,不但不需要有所顾忌,甚至还有许多替死鬼,是吗?” “不错不错,玄冰姑娘深知我心。”叶笑哈哈大笑。 “老大,我有几个问题不解,请您指点。”寒冰雪挠着头,一脸的大惑不得其解,求回答求解读的德行。 “你问。”两人都是用一种极为有趣的口气望着寒冰雪。似乎已经知道了他是问什么。 “据我所知,老大你大抵也是第一次来到这万药山吧?”寒冰雪道。 “这个倒是不错,我之前确实没有来过此地。”叶笑承认,这点不用隐晦。 “但你又如何知道,这座山的道路存在诡异变化?”寒冰雪皱着眉头,这件事他实实在在的想不通:“这是我的第一个疑问所在。” “笨蛋!”叶笑和玄冰同时骂了一声。 异口同声!u